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宁夜你来肉偿吧(明天上架,求首定!)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宁夜你来肉偿吧(明天上架,求首定!)

    听到东方青月要离开的消息,宁夜一脸悲痛。

    “那个……”

    他扰了扰头,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我最近……那啥,手头有些紧,所以那些欠东方姑娘你的钱,可能要晚点偿还了。”

    嗯没错,他之前之所以如此悲痛,就是误以为东方青月这时候来特意和自己道别,就是在暗示欠债的事情了。

    可是他现在,真的是一穷二白,彻彻底底的穷逼,就连吃饭都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没关系的,楚然叔叔曾经说过,有种东西叫肉偿,爸爸你如果没钱,可以去给青月姐姐肉偿啊!”女儿很是贴心的提示道。

    此时的小萝莉很是庆幸,还好自己跟随楚然叔叔的前段时间里,有好好听讲认真做笔记呢!

    果然这时候派上了用场,爸爸真笨啊,这么简单的还钱方法都想不到,看来还是离不开聪明机智又可爱的自己啊!

    “肉偿?什么叫做肉偿?”

    一旁的东方青月,听到“肉偿”这如此新奇的词汇,如同好奇宝宝般一脸好奇地望着宁夜问道。

    宁夜此刻的内心是崩溃,这毫无节操的楚然,到底每天都在和自己女儿聊些什么蛇皮怪啊!

    他打定主意,等找到至今行踪不明的楚然,一定要把这家伙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一顿,方可解心头只恨!

    嗯,明天正好去见说是这家伙女朋友的陆雨萌了,到时候好好问问看,有没有这魂淡的消息。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如今的窘境。

    嗯,肉偿……

    可肉偿这种事情,又该怎么去解释啊魂淡!

    感受到东方青月充满求知欲的好奇目光,宁夜决定发挥出自己的成名绝技——瞎几把扯淡骗人大法!

    “咳咳……”

    宁夜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道:“其实这个肉偿呢,也很是简单,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用比如鸡肉啊、羊肉啊、猪肉啊等等肉类,来请对方吃一堆丰盛大餐,作为偿还!嗯嗯,没错,所谓的肉偿就是这样子的!”

    怀中的女儿听到爸爸的解释,附和着点了点头,露出一副我其实也知道,但是之前只是没来得及说的样子。

    但其实,小萝莉也只是听楚然这没节操的魂淡,提到过“肉偿”这个词汇而已,但其实根本不知道具体的肉偿到底是什么意思。此时听到爸爸的解释,也就信以为真了。

    而一旁的东方青月,也和小萝莉一样,彻底信以为真了,以为所谓的肉偿真的只是这个意思。

    毕竟在被人骗这种事情上,她可是有着很深的经验,非常之单纯好骗。

    “既然如此,那宁夜你就直接肉偿给我好了。”

    东方青月很是贴心地微笑道,毕竟从一开始起,她就未曾想要过身为自己救命恩人的宁夜还钱。

    现在有肉偿这种办法,反而更好!

    “额……这个……”

    面对着东方青月纯真无邪的目光,宁夜此时真有种搬了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支支吾吾说不出任何的回答。

    东方青月见他这副模样,以为他是因为最近囊中实在太羞涩吗,连肉偿的钱都没了,于是很是善解人意地宽慰道:“没关系的,宁夜你也不用着急,反正我现在都要走了,等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肉偿给我吧。”

    “唔……这个肉偿的事情,还是以后……以后再看吧。”宁夜一脸尴尬,支支吾吾地低声道。

    “那就这么说定啦,我等你来肉偿!”

    在东方青月看来,若是宁夜真的用欠债还钱的方式来还钱,那么以后的日子里很定会过得很是艰苦,自己心里也实在过意不去。

    但倘若只是肉偿的话,就简单多了,只是请客吃一顿饭而已,应该花不了多少钱的。

    因此,她直接把“肉偿”这种事情给敲定了,生怕宁夜到时候脸皮薄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会反悔。

    只是东方青月内心也有些疑惑,为何只要肉偿了,就可以偿还所欠的钱了呢,这种风俗还真是奇怪无比呢。

    正在这是,她像是感知到了什么异常,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部电话来。

    至于为什么用电话,而不是用手机来形容,则是因为东方青月掏出来的东西,又大又粗又黑又硬……嗯,没错,就是那种七八十年代的老式大哥大电话。

    宁夜整个人都看懵了,那种巨大的违和感,一位身穿青色古代长裙的女子,腰间悬佩着长剑,然后手里拿着一部板砖般大小的老式大哥大电话。

    “父亲大人!”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东方青月很是恭敬地称呼道。

    因为这老式大哥大电话,通话功能实在太过于强悍,所以站在一旁的宁夜,也可以听到电话那头男子的声音。

    “青月,你那边净真禅师的诛杀任务既然早已处理完毕,怎么还不速速动身回来?数日之前,南宫世家的宾客已经来访,就连你未来夫君的南宫少主,也已经过来了!各位长辈已经在商议大婚事宜了,并让决定你们两位小辈在大婚前多多接触解除,相处相处!”

    听到父亲的话,东方青月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望了面前的宁夜一眼。

    然后低下头去,声音比先前稍稍弱了一些,对着电话另一端的父亲回复道:

    “女儿知道了,现在已经准备即刻动身回家族了。”

    话刚落音,她腰间的无上道器青月神剑,此刻却自行出鞘,悬浮在东方青月面前。

    “青月徒儿,为师已经出关了。”

    剑中传来一道男子的淡漠声音,缥缈如仙音。

    这操作,看得一旁的宁夜一怔一怔的,以剑传音这种骚操作,他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

    这岂不是说,以后连电话都不用带了么,这些修真者还真的会玩。

    “剑主叔叔!”

    一旁的小萝莉,听到剑中传来的声音,很是高兴地叫囔道。

    “小怜?”

    听到小萝莉的声音,那剑中原本淡漠如冰雪的男子声音,此刻顿时变得热切起来,冰雪瞬间被消融,无比温柔:“小怜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不止是小怜,爸爸也在这里呢!小怜终于找到爸爸啦!”

    “爸……爸?”

    听到这个称呼,剑那边的传来这样的一声低呼,似乎难掩内心深处的惊诧和喜悦。

    之后便是一阵巨响,仿若什么建筑坍塌了一般。

    小萝莉望了望爸爸,然后又用可怜兮兮的声音接着道:“剑主叔叔,你可要帮小怜和爸爸出头啊,之前有好多坏人要欺负我们,好可怜的,嘤嘤嘤。爸爸被那些坏人,欺负得都哭啦!”

    宁夜:“???”

    自己什么时候,被欺负得都哭啦?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撒谎骗人可是一种很可耻很不好的行为啊,以后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女儿才行!

    此时为女儿而思想教育而深深忧心的宁夜,却浑然忘记了,自己就是个骗人很是熟练的骗子,不久之前才刚刚就“肉偿”这个话题,一本正经进行了胡说八道。

    emmmm……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上梁不正下梁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