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剑来(第二更,求首定!今日保底四更!)

第一百一十四章 剑来(第二更,求首定!今日保底四更!)

    剑峰之顶。

    不仅原本整齐的石舍,已然崩塌成为一片废墟,就连峰顶脚下的地面,也充满着纵横交错的深深裂缝,似要分崩塌陷。

    剑主站在废墟的中央,皓洁月光流淌在他俊美绝世的面庞上,晚风将他披散于身后苍白如雪的长发拂起。

    所谓的如玉少年,大抵就是如此了吧。

    “果然……还是有些控制不住这力量。”

    他望着自己的手掌,低声沉吟自语着。

    身边的这狼藉景象,正是因为先前他听到小怜口中有关于宁夜也在的话语,一时没能控制住自身情绪,太过于激动而泄露了自身的一丝气机。

    当初闻这则消息时,剑主真想不顾一切地,现在就立马赶到那人的身边。

    想让他看看,在没有他陪伴的这些年里,自己的成长和如今模样;想告诉他,自己真的有好好听话,变得很坚强很厉害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总是躲在他身后的爱哭鬼了;但还是更想像是从前那样,依偎在他的怀中,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因为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有哥哥在身边就什么不怕了。

    若是可以,真的一点都不想变强啊,像从前那样多好!

    哪怕当初的自己不能修行,寿命也不过转瞬百年,但却远比现在身为天下剑主的自己要来得幸福。

    这样以哥哥性命换来的长生,又有什么意义?

    他时常回忆起,那段自己和哥哥相依为命四处流亡的时光,虽然每天都吃不饱,冬天只能睡在四处漏风的破庙里,还经常会被各种各样的人当做脏兮兮的小乞丐驱赶,但那却是他一生中,最为幸福快乐的时光。

    因为那时候,哥哥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

    虽然生活很是艰苦,但哥哥却极尽所能地,将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留给年幼的自己,拼尽全力保护着自己不受到伤害,哪怕他身上早已遍体鳞伤。

    可这也同样也是,再也回不去的时光。

    自从那夜过后,支撑着他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便是复仇!

    努力活下去,拼尽全力地活下去,变得强大起来,向所有夺走他最爱的哥哥的人复仇!

    这样的杀戮日子,一直到那日,他被那身为神州真龙的女人救下,在昆吾圣山之上,遇到了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那是自己哥哥,千年前的前世,与那叫龙流昔的神州真龙所生下的女儿。

    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芷怜。

    此后的他,活下去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那种如获珍宝的喜悦!

    与血腥复仇的负面情绪,完全相反的珍视守护,就像是照进冰冷黑暗生命中的一束温暖阳光!

    同时,他也从与哥哥前世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龙流昔口中,得知了关于哥哥的身份真相,以及在哥哥身上所背负的命运枷锁。

    会有再相逢的一日。

    他永远都记得,那也猩红的血月下,被火光包裹的焦黑城池中,站在长街上面前的哥哥,那带着血污和泪水的面庞,还有嘴角那抹如同注定的宿命般,无可奈何的微笑。

    “反正哥哥我,生来注定的命运,就是要被人给吃掉的啊!”

    现在的他也终于明白,当日哥哥这句话语内深藏的沉重悲伤,就像是无法逃脱的宿命。

    因此,他成长为了如今的剑主,就是为了当再相逢的一日,能够有能力为哥哥斩断身上的悲伤枷锁,给予对方自由。

    站在剑峰之顶月光下的剑主,目光穿过无边夜色,望向那些藏蕴剑峰之上的无数柄成名剑器。

    所谓的剑峰,便是万剑所汇之峰,所有剑修心目中的圣地。

    和先前身为神州真龙的龙流昔上山时不同,当时这些剑器是畏惧,而现在在感知到剑主的目光之时,却是万剑齐鸣,那种彻彻底底的臣服。

    “我就要离开了。”

    面对着这万剑齐鸣的场面,剑主轻声道。

    刹那间,所有的剑器都停住了颤鸣,场面一片寂静。

    “愿意和我离开的,可以过来。”他再次开口。

    话刚落音,那些有本身灵性的名剑,俱疯狂颤鸣起来,比之先前的场面还要浩大。

    无数柄名剑,主动自原先所在的位置脱离,争先恐后地朝着站在峰顶的剑主飞去。

    这些剑器腾空,浩浩荡荡如同洪流,黑压压组成一片剑幕,连月光都给尽数遮蔽住,数之不尽。

    随后,这片浩浩荡荡的剑幕,如同江水灌流一般,朝着下方的剑主疾飞而去。

    令人诧异的是,这些数以万记的剑器,在触碰到剑主的身体时,便直接突兀消失不见,像是被他的身体给吞噬吸收一般。

    剑峰之所以为所有剑修心目中的圣地,便是因为在此中可以寻到合适的佩剑,人则剑,剑亦择主。

    可是现在,所有的名剑都择了同一主人,简直令人无法想象。

    因为名剑都有各自的傲气,很少会有两剑共侍一主的情况,这不是说只要修为高便可强行征服的,很多名剑就如同先前主人的气节般,宁折不弯,宁可自毁也不会屈服。

    可以说,以后剑峰便不复存在了。

    因为整座剑峰,都被剑主给搬空了,剩下的寥寥数柄剑器,都是最为差劲连一点灵性都没有。

    哪怕有一点灵性的剑器,都选择了跟随着剑主离开,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强大而神秘的感召般。

    体内藏蕴着万柄名剑的剑主,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脚踏月光,飘然自剑峰离开。

    待他离开后,先前早已布满裂纹的剑峰,此刻四分五裂轰然倒塌。

    化为一段只能追悼的历史。

    剑主之所以没有选择立马去小怜那里,是因为有一些重要事情要做。

    而这重要之事,便是为这次的重逢筹备一些礼物,就这样两手空空过去,实在有些不好。

    此时的剑主正在思虑着,该先去哪个世家的藏宝库看看,看有没有比较不错的宝物,可以拿过来当做这次重逢的见面礼。

    嗯,这所谓的“拿”,其实就是和明抢没有区别。

    但他是剑主,谁敢说他是在抢,所以便是拿!

    若是遇到识相一点的世家,估计为了面子上好过些,还会说出“送”这个字眼。

    接下来,便可以预见到,各大世家迫于剑主的淫威,瑟瑟发抖敢怒不敢言地场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