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悲伤幻梦(第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六章 悲伤幻梦(第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宁夜在江城分盟墟界内的住所,是一座环境清幽雅致的小别院。

    窗外是成片连绵的苍翠竹海,空气清新花香漫长,宛若世外桃源仙境,住在其中真有种隐世贤者之感。

    不得不说,加入道盟还是有好处的,就比如在如今房价日益紧张的江城,像是这样的一套别院可以说是天价了,并且想买还买不到,至少在工业化污染日益严重的今天,很少会有这般的青山绿水了。

    而只要入了道盟,便可以在墟界内,免费得到一处住所。

    当然,宁夜所不知道的是,他自己其实是属于走后门的那种类型,一般分盟的成员,虽然确实可以在墟界内有安身之所,但绝对没有像他现在这般拥有一座小别院这么奢侈。

    身为江城分盟堂主的守寂真人,可是有着老狐狸之称,很是懂得察言观色为人处世,他见这宁夜不仅是这执剑长老东方青月的姘头,而且还和神州真龙的女儿关系非常之好,最为可怕的是,就连突然来到江城的道盟盟主,似乎也对这小子崇拜有加!

    没有,就是那种崇拜!

    守寂真人先前有一日,去往盟主所在的住所汇报事务,结果进屋却见到盟主正在桌案前焚香,而被摆放在上面的不是什么圣贤画像,而是那宁夜的签名。

    并且盟主还一脸虔诚地在那里念叨着什么,好像和什么求子有关。

    见到这一幕的守寂真人,直接心态崩了,真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什么求子要去拜那宁夜的签名呢,难不成这宁夜其实是某位专治不孕不育得妇科圣手,亦或者像是传说中的那名叫做松鼠航的神秘强者,拥有怀孕凝视的神技,可以一眼便瞪得人怀孕?

    守寂真人内心受到了巨大的震撼,选择了默默望天。

    而此时,宁夜也带着女儿,来到了所居住的小别院内。

    他先是到溪涧处打了些泉水,然后砍了些柴火,把水烧开倒入大木桶之中,在测好了水温之后,为女儿好好洗了个澡,并在洗完自后,用毛毯将她严严实实包裹起来,以防感冒。

    忙活完这一切的宁夜,在简单的梳洗之后,也准备回房休息了。

    虽说以他现在的身体,就算数天不睡也不成问题,但是女儿小怜可并不像自己,还是需要休息的,并且早睡早起身体好,自己这个做爸爸的当然要做个好榜样。

    “爸爸!这件衣服好好看好漂亮啊,小怜也好想要一件!”

    刚一走进屋的宁夜,衣角便被拉扯主,耳边传来女儿撒娇般的声音。

    他循着声音望去,原来女儿所指的漂亮,正是放置在屋内的那件白色婚纱。

    当日,深爱的恋爱如羽蝶纷飞散去,只留下这件代表着两人过往,充满着甜蜜回忆的婚纱。

    而宁夜,便将这件婚纱带了回来,放置在了屋内,只要一看到它,就能够回忆起当初,她身着这无暇婚纱站在自己面前的模样。

    “这件衣服,有些特殊呢,必须等小怜你长大了才能穿。”他蹲下身去,爱怜地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柔声道。

    “为什么啊?”

    小萝莉很是不解,衣服不都是穿的么,为什么要等到长大之后呢。

    “因为这件衣服是婚纱啊,等小怜你长大了,要离开爸爸和另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的时候,爸爸就会将穿着这样漂亮衣服的你,交到那个你喜欢的男生手中。”

    虽然现在小怜的年龄还很小,距离情窦初开遇到喜欢的男生,然后在最美好的年纪里,和所喜欢之人不如婚姻殿堂成婚日子还很远很远,但是在说些这些的时候,宁夜鼻子却不禁有些泛酸。

    他是真正把小怜当做女儿来看待,在她面前也真的像是父亲一般,所以也终于能够微微体会感受到,那种自己养了很多年的心头宝贝,被另一个陌生男子抢走的时候,是怎样感觉。

    “那小怜不要了!”

    听到宁夜解释的女儿,似乎被吓着了,再也不敢去看这件婚纱了,一副如同看到什么可怕怪物,远远躲开敬而远之的模样:“小怜要一辈子永永远远都陪在爸爸的身边,才不会离开呢!就算这叫做婚纱的衣服,再漂亮再好看,也打死都不穿!”

    在小萝莉看来,如果穿上这件衣服便要失去爸爸,那才不会穿呢!

    爸爸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其他的男生,哪会有爸爸这样对自己好!

    宁夜捏了捏女儿的小鼻子,微笑着道:“我的女儿,还真是个小傻瓜呢。”

    “小怜见到妈妈的房间里,也有一件这样很漂亮很漂亮的衣服,比这件叫婚纱的衣服还要漂亮很多倍。只不过那件衣服颜色是很鲜艳漂亮的红色,听说好像是叫什么嫁衣呢!可是嫁衣又是什么衣服啊,爸爸你知道么?”

    想起了这件事的女儿,皱着小眉头很是疑惑地继续说道:“很是奇怪呢,好久好久之前,小怜就见到妈妈常常将这件红色的漂亮衣服拿出来,翻来覆去地仔细看,可明明这么漂亮好看的衣服,这么多年来妈妈却只是光看着,却一次都没有穿过。还有前几天啊,就是和爸爸你分开的那一天,半夜小怜睡醒的时候,看到妈妈又把那件红色的衣服拿出来看了,并且嘴里还念叨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像是说什么爸爸你是个无情无义的渣男,还有自己的这件嫁衣是全天下最好看最漂亮的之类的奇怪的话……”

    “额……这所谓的嫁衣,和婚纱一样,都是一个女生在遇到喜欢的男生后,想要和对方一辈子都在一起,在人生最重要的结婚场合穿得衣服。”

    宁夜开口解释道,同时也在心里想,小怜的母亲连嫁衣都有了,感觉这背后有很深的故事啊。

    不过这毕竟是别人的隐私,他也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想法。

    听到爸爸的解释,女儿点了点头,然后很是认真地询问道:“爸爸,你说妈妈最近变得这么奇怪,是不是独守空房空虚寂寞了太久,所以欲求不满了啊?楚然叔叔说过的,一个女儿要是太久没有男人陪在身边,会渐渐欲求不满变成变态的,要不爸爸你还是赶紧去睡服下妈妈吧!”

    “……咳咳!”

    宁夜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又尼玛是楚然这没节操的魂淡的锅!

    ……

    ……

    今夜无星无月,窗外传来长风穿过竹叶的静谧声响。

    依靠在床头,不知何时不知不觉睡着的宁夜,又做一个很是没头没尾的古怪短梦。

    梦境中,自己站在一座高山之上,脚下是十里红妆张灯结彩的喜庆祥和场面,看这模样,像是有人在……大婚?

    “你今日若是敢走,我定会恨你一辈子!”

    身后传来这样的话语,少女的声音如同黄莺初啼,清脆悦耳,可却带着一丝令人心疼的哽咽哭腔。

    宁夜刚想转过头去,想看看身后的少女到底是谁,可这时梦境突然崩塌消失,转瞬化为黑暗。

    最后的眼角余光中,只依稀望见一抹刺目惊心的绝美艳红。

    虽只是惊鸿一瞥,但那确实是宁夜生平所见,最美的古风嫁衣,宛若传说中的无缝天衣,美轮美奂巧夺天工。

    可不知为何,在这一瞥之下,宁夜却有种心碎的哀伤感觉。

    自这场短促梦境醒来之后的他,替女儿盖好被子,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下床去,给自己到了一杯凉白开,一饮而尽。

    转过头,身旁放置着那件恋人遗留的白色无暇婚纱。

    似乎正在和刚刚那场梦境中,所瞥见的绝美艳红遥相呼应,同样的悲伤感觉。

    宁夜摇了摇头,将脑内的这些哀伤情绪给甩出去,然后翻身上床,将女儿抱在怀里,什么都不去想得沉沉睡去。

    毕竟,他可是决定了,要认认真真做一个幸福的人!

    悲伤这种东西,实在要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