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八十四章 死棋(谢“二级分类”兄万赏!)

第八十四章 死棋(谢“二级分类”兄万赏!)

    之所以选择利诱,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现在的宁夜,空有一身蛮力存在,却并没有学会任何的道术。

    若是交起手来,尽管能够战胜,却难免会伤害到她,并且万一要是控制不好自身的力道,可能会酿成惨剧,这是宁夜绝不愿见到的。

    现在的他,就像是空有宝山,却不知如何使用,缺乏良师的指引。

    而刚刚吞服了宁夜鲜血的妖化江静怡,此刻体内气息暴涨,脊椎骨处似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

    毫无疑问,先前吞服的鲜血对她裨益量多,此刻正在朝着更高的层次进化。

    在听到宁夜的话语后,她的动作迟疑了片刻,似乎有些动心了。

    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罢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继续发动攻势。

    毕竟对于神智暂未完全开启,只拥有妖性本能的她而言,思考这种事,实在是太困难了。不如遵循本能而行动,将眼前诱人的食物吞入腹中。

    并且她也可以感觉到,现在面前这人类少年,已经变得很是虚弱了,不像是初始时那么强大。

    至于为何先前对方不仅没杀死自己,还将手臂送到自己嘴边之事,她不明白,也不需要去明白。

    见到她这样的决定,宁夜很是无奈轻叹了一口气,虽然不愿不忍,但也只得动用力量迎战了。

    无论如何,自己今夜是绝对不能死在这里的,不管是为了眼前妖化的恋人,还是为了家中等待自己归去的亲人好友。

    若是实在没有办法,也只能狠下心来,在不伤及恋人性命的情况下,将她打伤带回去了。

    虽然损失了一部分鲜血,但是凭借着坚硬如金石的强悍身躯,宁夜还是稳稳占据着上风。

    但也仅仅是占据着上风,维持着不败而已,对面妖化后的她,也并未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损伤。

    最主要还是他实在打得太束手束脚,大半部分时间都在被动防御,就算是偶尔的出击,也不敢动用太强的力量。

    随着时间的拖延,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就开始显现出来了,宁夜感知到自己动作开始慢慢迟缓,就连大脑也有了轻微的晕眩之感。

    知道如果在继续拖下去,实力此消彼长会发生什么的宁夜,也终于狠下了心来,真正出手了。

    一颗弥散着淡淡金芒的拳头,与妖化后恋人的攻击撞击在一起。

    寂静的夜色中,传来一声闷响。

    妖化后江静怡的身躯倒飞出去,摔出十余米之远,口鼻渗出鲜血,似乎受了不轻的内伤。

    说实在的,这一拳出手之后,宁夜便后悔了。

    “静怡,你没事吧!”

    他连忙跑了过去,想要去查探恋人的伤势。

    而此时,异变突生!

    原本漆黑的天幕之上,竟突兀浮现出一轮妖异的血色弯月,其中像是流动着粘稠的鲜血。

    淡淡的血色月芒,洒在重伤倒地的她身上,尽数渗透进去,像是被贪婪吞噬着。

    一瞬间,她原本身上的伤势便尽数恢复,并且后背的脊椎处的东西也彻底破体而出,那是一对泛着猩红血色的羽翼,其实密密麻麻布满着黑色的符文。

    妖异而强大!

    “果然还是忍不住出手了么?”

    望着那一轮突兀显现的血色弯月,隐匿于高空中的龙流昔自语道,脸庞没有任何的诧异之色,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切发生。

    只是,在面前这轮妖异血月时,身为神州真龙的她,也失去了一贯的冷静从容,似乎与之拥有不共戴天的刻骨仇恨,一双眼眸也转变为黄金竖瞳。

    “既然如此千辛万苦想要逼我入棋盘,那么……如你所愿!”

    血月重现世间,而想起自己女儿当年的遭遇,和这千年来所受的痛苦,身为母亲的她杀气凛然,不在压抑自身的气息,强大无匹的气势袭卷这片天地。

    宛若一代帝王,君临世间!

    而此时,下方的宁夜,却遭遇了巨大的危机。

    不知为何,在被这血色月光照耀后,长出血翼进化成功的妖化恋人,周围散发出的气息更加阴冷暴虐,实力更是呈几何数暴涨。

    原本能够轻松防御住她攻击的宁夜,此刻在利爪之下身躯脆如纸糊,手臂直接被撕去一大片血肉,露出其下的森森白骨。

    吃痛之下的他,脚下猛地一蹬地面,接着巨大的反冲力,朝后倒退出十多米的距离。

    而妖化后的恋人,则举着那块被撕下的血肉,大肆贪婪咀嚼吞噬起来。

    随着血肉被吞噬,背后血翼上的黑色符文,闪烁了几下,变得越发深邃幽暗起来,宛若吃了什么天材地宝灵丹妙药,气息再次暴涨。

    半空中的妖异血月之中,显现出一只巨大的血色眼眸,冷冷注视着下方的一切。

    空气中的血色月光越发浓郁,几乎快要凝成实质,如同雾气般将妖化后江静怡的身躯笼罩。

    “这是死局啊,真龙大人千万不要冲动!”盟主朝赏月在一旁劝阻道。

    正如他所言,这一盘死棋,只要进去那自然便是死局。

    已死的棋局,自然无法可解。

    “那盟主你觉得,此时还有更好的办法么?不管我们如何做,只要身在这里,哪怕是袖手旁观,也已是入局!”龙流昔反问。

    朝赏月静默,因为事实真是如此。

    只能说,“他们”真是好深的心计,故意安排了这一句死棋,来逼迫两人入局。

    若是袖手旁观,坐视这宁夜死在这里,剑峰之巅的那位剑主,绝对会发疯的!待他出关,对于见死不救的自己二人,一定不会饶恕,那将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到那时所谓的并肩作战,抵挡即将到来的乱世大劫,只会成为笑话!

    毕竟那剑主,从来不关心这天下苍生如何,唯一在意的,只有下方的那个人会如何。

    而这死棋的关键,便是下方这江静怡,一个原本应该平凡幸福过完一生的可怜少女。

    只怪她,喜欢上了一位不该去喜欢的人,因此被牵连,被“他们”选中成为棋盘上至关重要棋子。

    对于这枚死棋,有两种处理办法。

    一是杀了她,以最直白的方式破解这盘死局。

    可这样做的代价,会招来下方的宁夜怨恨,必然穷尽余生来复仇!

    现在实力弱如蝼蚁的他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只要不死,终究会一步步成长起来。

    况且,只要他轻轻一句话,那位剑主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成为他手中最为锋利的一柄剑,哪怕是于这人世间为敌,也在所不惜!

    剑之所指,荡平一切!

    而另一种办法,便是替她将身上的妖血逆转,令她恢复正常,将死棋变活,破局而出。

    这种方法看似简单,但却也是最困难。

    要想逆转妖血,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过巨大。

    若是一般的血觉妖化,倒也是好解决,若是身为道盟盟主的他出手,也不过只需付出一两层修为折损的代价罢了,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

    毕竟他的修为,已经到达了人间绝顶,不是盟内那些问道境界的太上长老可以比拟的,也自然不需要付出生命为代价。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江静怡身上的血觉妖化,并不是普通的血觉妖化,根本不可以常理度之。

    这是“他们”,针对于身为华夏真龙的龙流昔所设的局,因为只有体内流淌着真龙之血的她可以去解。

    而这代价,也实在太过沉重,至少是全身半数以上的修为,并且可能会因此神魂受到重创,沉睡百年之久。

    若是龙流昔真的去解了,毫无疑问在其后的天地大劫来至时,修为大跌的她已构不成威胁。

    死棋,既是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