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八十五章 无法逾越的距离

第八十五章 无法逾越的距离

    是以杀破局,还是以救解局?

    道盟盟主将目光,望向身旁的龙流昔,一切问题的决断,都取决于她的意愿。

    但不管选择哪种,都会使得己方元气大伤,在那天地大劫降临时,降低几分胜算。

    “无论如何,他不能死。”

    龙流昔望着下方遍体鳞伤浑身鲜血,已是岌岌可危的宁夜,开口说道。

    朝赏月点了点头,虽然明知眼前是一盘死棋死局,但没得选择,只能入了。

    站在上空的他长袖一挥,数道由天地法则凝成的白色锁链,便朝着下方妖化后的江静怡疾驰而去。

    这些法则锁链,在接触到她周边弥漫出的猩红月光时,宛若初雪遇到朝阳,发出“滋滋”的消融声。

    这是属于天地法则见的碰撞,夜空这轮妖异血月,本就不属于人世间。

    而龙流昔此时也降落到了地面,来到了身受重伤的宁夜面前。

    “你是……小怜的妈妈?”

    见到来人,宁夜一脸诧异,没想到今日傍晚刚刚见过面,并且闹得有些小不愉快的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只是冷冷扫视了自己一眼,然后便背过身去望向天空那轮血月。

    通俗些说,就是宁夜被彻底无视了。

    先前血月中显现的妖异眼眸,此刻宛若活物般,缓缓转动,与地面上的龙流昔对视着。

    “既然先前不滚,那就留下别走了!”

    龙流昔黄金竖瞳中,两团蕴含着恐怖气息的金炎从中暴射而出,如同箭矢朝着这轮血月疾驰而去,瞬息之间便抵达。

    金炎抵达之际,那轮血月连同其中的巨大眼眸,直接被焚为虚无。

    血月中,传来一声闷哼,似乎那妖异眼眸的主人,在金炎下受了不轻的伤势。

    在完成了这一切后,那两团稍显黯淡的金炎,自半空飘然而回,重回到龙流昔的眼眸内。

    而另一边,盟主朝赏月也完成了任务,妖化后的江静怡被天地法则所化的锁链,紧紧束缚在地,痛苦挣扎着。

    随着她的挣扎,锁链则收束得越紧,鲜血淋漓。

    “你们,想要做什么?”

    见到恋人被捆缚在地,并且面前的龙流昔杀气凛然地缓缓朝她走去,身受重伤的宁夜,利用体内最后残存的力气,护在在地面痛苦挣扎的恋人身前。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为何今日黄昏刚拦住自己索要签名,这风度翩翩的儒雅中年男子,也会出现在这里。

    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保护好江静怡!

    “让开!”

    龙流昔冷声道,逼迫着宁夜让开。

    在黄金竖瞳的强大威压下,宁夜的身躯内的骨骼发出“咔咔”的声响,似承受着万斤重量,随时都会被碾为一摊肉泥。

    “宁死……不让!”

    他咬紧关牙道,唇齿间尽是鲜血,但眼眸中透露着一股疯狂。

    “宁死?”龙流昔冷哼一声:“谁给你的勇气,在我前面提这句话!别忘了,若不是我救你,你早已死了。”

    这个“早已”,并不是指刚刚发生之事,而是在更早之前。

    当日,若不是她以眉间精血想救,被妖化后恋人贯穿胸膛的他,早就死了。

    而今,他却说出“宁死”这句话作为威胁,简直可笑无比!

    “救命恩情,此生铭记!”

    宁夜话语顿了顿:“但这一次,我绝对不让!”

    “可是我要杀她,就凭连站立都如此艰难的你,又能够做些什么?”

    “我至少,还可以站在这里。”

    这是来自于宁夜的回答。

    沉默了数秒,龙流昔收回了自身威压,望着他冷声道:“这世间,谁都有资格恨我,但唯独你没有!”

    说完,她转身离去。

    而本就失血过多,身受重伤的宁夜,早已是到了意识崩溃的边缘,先前一直靠着胸中一口气强撑着,如今见到她收手,直接意识一黑晕了过去。

    ……

    ……

    宁夜做了一个无比漫长的梦。

    梦境中,他感知到后脑勺被轻轻敲了一记,疑惑抬起头来,迎上的是江静怡故意板着的面庞,她手里还卷着一本习题册,看来先前就是用书本敲了自己。

    “马上就要高考了,宁夜你可得打起精神来,不好好努力是不行的!要是在这样偷懒打瞌睡,我可真的要生气了,以后也再不给你补习了!”

    她一板一眼地教育道,颇有种为人师长的感觉。

    宁夜转头望去,发现自己坐在宽敞明亮的图书馆内,有明媚阳光洒落在桌前,窗外传来鸟鸣,一片岁月静好之感。

    “我刚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我好像……”

    宁夜扰了扰头,一副很不好意的模样。

    “梦里怎么了?”江静怡也探过头来,好奇问道。

    “……和静怡你成为了恋人。”他红着脸道。

    江静怡捂嘴窃笑道:“宁夜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我们不一直是恋人么?”

    “啊?”

    “你看,这可是你送我的定情信物呢!”

    说着,她扬了扬手腕上佩戴着的鲜艳红绳。

    宁夜刚想伸出去触碰,却蓦然感觉到心口一痛,低下头去,见到胸膛被破开了一个大口子,而做出这一切的,正是那串佩戴着红绳的手掌。

    而原本宽敞明亮的图书馆,也一瞬间陷入了黑暗,所有的建筑化为飞灰,被风给吹散。

    外面,没有太阳没有花香没有鸟鸣,有的只是无尽黑暗。

    “宁夜!”

    在黑暗中漫无目的前行的宁夜,突然听到前方传来熟悉的呼唤声。

    抬起头,身着一袭白裙的江静怡正站在黑暗通道尽头,面带着微笑,似乎在等待着自己。

    可无论他怎么拼尽全力奔跑,都无法接近她一丝一毫,依旧是那么远的距离,不增不减,宛若无法逾越的天堑。

    黑暗中不知过去了多久,时间在这里也显得没有任何意义。

    “……爸爸!爸爸,你醒一醒啊!”

    有温热的液体滴落面庞,耳边是熟悉的呼唤声,那是女儿小怜的声音。

    宁夜睁开了双眸。

    映入眼帘的,是女儿噙满泪水的悲伤面庞。

    “小怜……东方姑娘,你们……”

    自悲伤梦境中醒来的宁夜,坐起身来,随后也见到了站在一旁的东方青月。

    意识渐渐恢复清醒,他突然面色突变,想起了昏迷前发生的事情。

    “那位叫江静怡的姑娘,被囚禁关押在地牢内,性命……暂时无忧。”

    见到宁夜的反应,东方青月知道他是为何如此,于是缓缓开口道。

    不过想起曾在地牢内所见的场景,东方青月的面色很是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