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一百二十章 当世无敌(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章 当世无敌(求订阅求月票)

    楚家餐厅的餐桌上。

    “对了,小芸他人呢,怎么还不下来吃饭啊?”众人刚一坐定,楚爸见到女儿的座位空缺着,不由很是奇怪地问道。

    宁夜连忙开口,编了个借口道::“小芸她身体有些不舒服,现在已经先休息了,所以今天就不下来吃饭了。”

    说起这件事,他就很是尴尬。

    先前在楚然从昏迷中醒来后,告诉了他事实的真相后,宁夜便曾去找过楚芸。

    可房门紧闭,被从里面反锁着,无论他怎么在外面呼唤,都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只隐约听到房内传来的伤心哭泣声。

    看来这次,这丫头的心确实是被伤到了。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宁夜也只能先行离开了,要不是楚然这小子坚持,等自己恢复真身后,自己去和妹妹解释,不然宁夜都想直接告诉楚芸关于她老哥变身美少女的事情了。

    在这个借口下,楚芸缺席午餐的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

    “雨萌啊,你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么,怎么从刚才到现在,一直笑得合不拢嘴啊?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也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开心开心嘛!”

    楚妈见到下楼后,自己这所认定的未来儿媳妇陆雨萌,就一直坐在那里傻笑,嘴里还一直在念叨着什么奇怪的“还在还在”,不由让楚妈觉得很是疑惑。

    不过这也是好事,在楚妈看来,自己这未来儿媳妇,什么地方都好,和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实在太有夫妻相了,不管是性格还是平常的一言一行,简直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唯一的问题,就是这陆雨萌实在显得有些太忧郁了,在先前的这些天里,宛若红楼梦里面的林黛玉,总是愁眉不展的模样,无论做什么都提不起劲,一副对未来人生了无生趣的忧郁模样。

    那么问题来了,刚刚自己女儿小芸领着宁夜去楼上找她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竟然让自己这未来儿媳妇,短短半个小时内,重新焕发出了对人生的激情和热情?

    正坐在餐桌上傻笑的楚然,听到老妈的问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接随口实话实说道:“没什么,只是刚刚在我房间里,宁夜帮我检查了下身体!”

    “噗!”

    正在喝果汁的宁夜,听到楚然的这番话,直接一口全都喷了出来,淋了坐在对面,还是美少女陆雨萌形象的楚然一脸。

    坑人也不是这么坑人的啊!

    宁夜的内心是崩溃的,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这饭还能不能好好吃了?

    他心里有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

    而随着楚然的这句话说出,整个餐桌霎时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听到这番话的楚妈,望向面前的宁夜和未来儿媳妇陆雨萌,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什么叫检查身体?

    楚妈认识宁夜这么多年,可没有听说小夜什么时候自学了医术,拥有替人看病的技能啊!

    难道说……

    楚妈陷入了沉思,可是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将宁夜视若己出,也很是清楚他的人品,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呢?

    之前口无遮拦的楚然,被果汁淋了一脸后,也彻底清醒了过来,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从昏迷醒来后的他,从宁夜口中得知了真相,自己的小丁丁还在,现在这副美少女的模样只是一层幻术而已,因此重新焕发了对生活的热情和希望。

    这也是他,先前一直在那里傻笑,嘴里念叨着“还在还在”的原因。

    “爸爸,你帮雨萌姐姐检查身体,是不穿衣服的那种检查嘛?那些电视剧里面的坏人怪叔叔,可都是这样说的呢!”

    求知欲旺盛的女儿,丝毫没有察觉到餐桌上的尴尬气氛,很是天真地拉着宁夜的衣袖问道。

    所以说啊,关于祖国未来花朵的教育,是有多么的重要!

    宁夜此时真是欲哭无泪,他真的只是想好好吃一顿饭而已啊!

    “咳咳!”

    此时身为一家之主的楚爸,咳嗽了两声,然后缓缓开口道:“小夜前段时间,一直在跟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学习医护知识,并且进步神速,所以帮陆雨萌检查身体,也很是正常,只是平常的把脉治疗而已,大家不要想太多,还是先吃饭吧。”

    楚爸知晓的事情,比楚妈要多很多,比如现在宁夜已经加入了道盟,成为了一名修真者。

    在楚爸看来,小夜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品性什么的自己很是了解,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禽兽之事的。所以只可能是,宁夜修行小有所成,于是在陆雨萌房中用道术帮她调理了下身子。

    听到楚爸来为自己解围,宁夜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是这样的,我刚刚见到楚……楚然的女友陆雨萌时,见她面色很是差劲,于是便把脉为她检查了一番。后来发现,原来陆雨萌妹子是忧虑成疾,因为担心至今不知所踪的楚然的下落,正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于是我便陪她聊了会儿天,给她讲了很多有关于楚然的趣事,并且安慰她楚然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了,这才解开了她的心结。”

    这一番合情合理的解释,宁夜说得和真的一样,自己差点都信了。

    而楚妈听到丈夫和宁夜的解释,顿时有些对自己先前的不良想法感到尴尬。

    也是的啊,自己从小看大的宁夜是什么人,自己应该很是清楚才对,怎么能够去怀疑他呢?

    楚妈是完全信了宁夜的说法。

    同时心里,也对于陆雨萌这个未来儿媳妇,越发喜爱了。

    原先先前她的忧虑,竟然是因为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足以证明着未来儿媳对于自己那儿子的喜爱,毕竟先前那么多天中,她所表现出的忧郁情绪可是做不得假的。

    经过这一小段插曲,这一场午宴,继续在欢快温馨的气氛下进行了。

    不过因为宁夜先前一口喷出了果汁之事,桌上的菜肴自然要重新撤换了,并且被淋了一脸的楚然,也只得先回房间清洗一下,换一身衣服才行。

    总之,虽有波折,但总得来说还是挺好的。

    而就在这边正在大快朵颐之时,远方的剑主那里。

    手持有着天下第一剑之称,平平无奇的木剑的剑主,一剑劈碎南宫世家的珍宝阁防护法阵,连同珍宝阁的大门也轰然斩碎。

    剑主收起木剑,踏着满地的残渣,缓缓朝内走去,神色淡然。

    在他身边,横七竖八躺着近百名南宫世家的精锐成员,在地面上哀嚎着。

    “剑主,你如此放肆,当真不怕我南宫世家的怒火么?”一名躺在地上衣着华贵的中男男子,忍着伤势怒斥道。

    一炷香之前,这剑主单人只剑闯入南宫世家,尽管他们极力阻拦,但依旧于事无补。

    这剑主,果真如传言那般,恐怖如斯!

    “怕?这世间,我还从未有怕过之物。”

    剑主停下脚步,想起了那张记忆中带着微笑和泪水的男子面庞,话语顿了顿:“我所怕的只是失去,而绝不包括你南宫世家。”

    “你这样做,一定会遭受天谴!”南宫世家的中年男子,无比愤恨地诅咒道、

    “天谴?我连天都斩过,区区天谴又有何惧。”

    剑主神色一片淡漠,丝毫没有将所谓的天谴放在心上。

    而此时,数道人影自远方疾驰而来,为首的是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是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永安。

    南宫永安落在地面,望着脚下躺着的成片南宫世家的子弟,神情终于稍稍放松了一丝。

    他拱手对着剑主行礼道:“多谢剑主手下留情,没有伤及我南宫家这些不成器的弟子性命。”

    “南宫永安,你也要阻我?”

    剑主身后背负的木剑微微颤鸣,似随时准备一饮南宫家主的鲜血。

    “自然不是。”

    南宫永安强忍着内心的愤怒,装作云淡风轻地道:“剑主如今出关,修为更上一层楼,我自然不敢阻拦。今日我南宫家的珍宝阁,愿为剑主而开,请剑主入内随意挑选,作为恭贺出关的贺礼!”

    听到对方不愿与自己为敌,剑主继续朝大门碎裂的珍宝阁走去,身影隐没其内。

    “家主,我南宫家有诛仙大阵在,如今这剑主自投罗网,何不趁此机会,直接将他灭杀于此?”见到家主的决定,身旁一位南宫家的长老很是不解地提议道,

    在这长老看来,这剑主是在欺人太甚了,南宫世家传承千万年,岂是可以如此辱没的!

    身为家主的南宫永安摇了摇头:“外面那些世家,巴不得我们南宫世家出手呢,于这剑主玉石俱焚,好接受我南宫家的一切。”

    “玉石俱焚?”那长老震惊道:“可这剑主不过区区一人而已,怎可撼动我南宫世家,又有何资本和我南宫家玉石俱焚?”

    望着那走入珍宝阁内的身影,南宫永安长叹了一口气道:

    “这次出关后的剑主,早已不是以前的他了。这世间,也再无任何势力能够压制地住他,当世已无敌!”

    而此时外面,这则消息也如同长了翅膀般疯传——

    剑主单人只剑入南宫世家,以一剑镇压南宫世家,家主南宫永安退避三舍,主动服软敞开珍宝阁,任剑主所取。

    自此,举世皆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