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大宋有毒 > 273 神火

    “……天空……还有雪花。”黄蜂使劲儿的仰起头,此时天空中又飘起了雪花。群山中就是这样,山脚下、半山腰和山顶往往有不同的气象表现,蕃人说这叫一山三季。

    “天空个屁,你在开封城里抬头也能看到天空。雪花倒是靠谱,山顶上是不是有很多积雪?”面对黄蜂这么一个既无情趣又没幽默感的家伙,洪涛终于失去了耐心。

    “那是自然,大人的踏雪板在积雪上很好用,可这和毁掉夏人的城有何关系?”黄蜂的脖子都快仰断了,依旧没觉得积雪和打仗有什么关系。

    “嗨,桑格,你来告诉黄大人,如果山顶的积雪滑落会发生什么事情?”

    要不说洪涛嘴碎呢,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你告诉黄蜂不就得了,他非不,还得假借前面那个蕃族士兵的嘴讲出来,就好像这么容易的答案不值得亲自说一般。

    “神佛在世,大人千万不要如此讲,积雪一旦滑落整座山上的积雪都会跟着一起崩塌。到时候这些大树会被连根拔起,箱车大的石头在雪浪中来回翻滚,谁也逃不掉的。”

    蕃族士兵不知道帅司大人问这个倒霉事儿做什么,一脸的紧张神情,绘声绘色的给黄蜂描述了一下雪崩的景象。

    “假如山下有一座城呢?”不等黄蜂发问,洪涛又抛出一个问题。

    “会被积雪冲毁,变成一片雪原。小人儿时见过一次大雪崩,山下的湖都被盖住了,从此再无露出过。”

    蕃人士兵的汉话学的不错,日常交流完全没问题。口音嘛,洪涛就不嫌弃了,因为他自己也是一嘴怪异的强调。

    “大人是说要用积雪……可是夏人明知道会有积雪掉落,为何还要在山下建城?”

    黄蜂终于有点明白了驸马的用意,可他没见过雪崩,更不知道雪崩的具体条件,只是觉得夏人不会那么傻,偏偏找个有积雪滑落的山谷里建城。

    “并不是所有山坡上的积雪都会自动滑落,蕃人懂得如何找寻积雪牢固的山谷过冬,夏人应该也知道这些窍门,但他们想不到本官会用霹雳弹人为制造雪崩。

    如果你画回来的地图正确,他们城池的北面就是个积雪很厚但冰盖也很厚的陡坡。这种地形很难会有积雪滑落,他们自以为很安全。可惜碰上了本官,再安全的地方也会变成地狱,天煞星可不是好惹的,以后恐怕还得加上呼风唤雨,你说呢?”

    谜底终于被揭开了,洪涛又该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呼风唤雨好像比天煞星听着高级一些,也更有技术含量。

    “就这么简单?十个霹雳弹换上千条人命和一座城?”黄蜂全听明白了,这位驸马是要用霹雳弹炸开积雪造成雪崩,然后掩埋夏人的城。

    虽然没见过雪崩啥摸样,但他见过洪水。既然连城市都能被毁掉,想来人也是没处跑的。这招太尼玛阴毒了,就和夏人到开封城外扒开黄河大堤差不多。

    “按照本官的估算,三两颗即可,十颗只是为了保险。万一冰盖太厚积雪不足以滑落,我们岂不是白忙了。所以做事情要留出余地,越紧要的事儿就越得向万无一失努力。”

    雪崩这玩意洪涛在加拿大见过,还玩过当地人专门主动制造雪崩的无后坐力炮。一般情况下一两炮就能解决问题,十颗霹雳弹确实打着富裕呢。

    “大郎说的没错,读书人杀人不用刀……”黄蜂已经有点陷入迷茫状态了,他很想不通,宋军每次和夏人打仗都把吃奶的劲儿使出来了还不一定能胜利,怎么到了驸马这里玩一样就赢了呢。

    “……谁在背后编排本官呢?是不是蒋大郎?好你个蒋拽子,回去我就打断你另一条胳膊,让你和大头一起去残联上班!”

    给别人起外号是洪涛的专利,反过来,他是最烦别人在背后给自己起外号、传闲话的,尤其是有损自己高大形象的闲话。

    这次的山顶行军运气不太好,雪花越飘越大,刚走一半路前面十米就已经看不到人了,四周全是白茫茫一片。为了安全起见蒋二郎不得不下令原地休息,待风雪小一些再走。

    这下洪涛高兴了,他的背包已经挂在了黄蜂肩上,就这样还嫌前面走的太快呢。大雪算是挽救了他的脸皮,可以名正言顺的休息。如果大雪再晚来半个时辰,他就得主动要求停止前进了。

    在雪山上如何扎营呢?蕃人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在被风的地方用行军锹挖个雪洞,铺上牦牛皮,四五个人往上一坐就算休息了。

    渴了抓把雪塞嘴里嚼,饿了抓把炒米塞嘴里接着嚼,嚼肉干也成。但这玩意有点硬,扔脑袋上能当板砖用,没经过练习一般人的牙口还真啃不动。

    山上的雪应该很洁净,这时也不会有什么化学工业污染。但洪涛一想起可能有某个蕃人路过时尿了一泡,就不再想往嘴里塞雪了。

    他背包里还有一种新鲜玩意,只是试验品,正好拿出来用用,顺便也显摆显摆。和古人显摆现代事物,看着他们迷惑、惊讶、崇拜的表情,很容易把自己和神相提并论,也很容易让人上瘾。

    一个方形的小钢罐,罐口也是精致的手工螺纹,再用一层薄牛皮密封。打开之后,里面是一种说白不白、说透明不透明的块状物,有点像大块的冰糖,但又明显带着湿润状。

    “大头水冻上了?”蕃人的鼻子很灵,尤其是闻酒精的味道。你在城里喝酒,他们在城外都能闻着味找过来。

    “不像是冻上了,软的……苦的……”另一个蕃人胆子比较大,脱下手套伸手去罐子里捏了捏,还把手指放到嘴里嘬了嘬。

    “来来来,试试本官弄的神火……”在凛冽的山风下用火绒引火很难,但洪涛有混合油。先在积雪上挖个坑把钢罐放下去,然后把火绒毫不费力的点燃,伸到钢罐上面晃了晃。

    “嘶……好烫,这、这是鬼火!”黄蜂意识到这个钢罐可能是做什么用的,但没看到火焰,伸手试了试,立刻就从雪地上窜了起来,眼珠子瞪得老大,不住四下巡视。

    “除了神就是鬼,你是小时候听故事听多了吧。大白天的哪儿有鬼,去把本官的套锅拿过来,再去铲点干净雪,来杯热茶喝也不错嘛。”看到黄蜂的倒霉德性,洪涛由衷高兴,往背包上一坐,真觉得自己快成神了。

    在高原上烧开水是不太容易的,但烧热一点问题没有,所以沏杯茶喝真不是奢望。只可惜钢罐里没有多少燃料,烧了四锅水就消耗殆尽了。

    对于这个结果不光洪涛感到满意,特种部队的队员们也非常满意。钢罐比水壶还小,刨去罐体的重量,里面的燃料并没多重,单位重量下热值已经很高了。

    如果以后可以带上这种东西出行,在野外做饭真不是难事儿。最主要的是这东西烧起来不仅没有烟雾,连火苗都很难看到,不用再担心暴露行踪。真是杀人越货、隐蔽偷袭的不二之选。

    “别急,神火并不太难,回去之后本官多弄出来一些大家都能用上。”洪涛当然也是这么想的,这东西原本就是给特种部队设计的,现在看来很好用。

    神火是什么?吃过锅仔的人马上就能看出来,它很可能是固体酒精。没错,就是固体酒精,是洪涛用大头水、硬酸脂和火碱弄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