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科幻小说 > 主神调查员 > 第二百一十章 引以为耻

第二百一十章 引以为耻

    自来也的讲话,先是令木叶忍族代表们松了口气,紧接着又促使他们开始了思考难点不在于战争,而在于战后如何建立新秩序,那么新的制度究竟是什么样的?

    破坏容易,建设才难,忍者们擅长破坏,但论起建设来,除了能使用木遁的大和队长,甚至都不如普通民众。

    忍界已经有数千年文明史,千年传承下来,却只有一种社会制度,那就是封建领主大名制。

    在木叶忍族代表想来,推翻了大名,那就该取而代之,自己来当大名,这已经算大逆不道了,更进一步建立新的社会制度,穷尽他们的想象力也根本想象不出来。

    就连当大名,这些忍族代表也都不明白该怎么当才能当好,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当火影的理想。

    有句话说得好,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但在奴性很重的忍界,拥有当火影理想的忍者都极为另类和稀少,那种理想说出口往往还要受旁人嘲笑和排挤。

    既然没有当火影的理想,也就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会从大局出发思考问题,至于说如何治理国家,很多忍者想都不曾想过。

    再者说,就算当了火影,职责也不过是守护一村,思想极为狭隘,根本跳不出小集体的圈子。

    因此木叶所有忍族的代表,包括最聪明的奈良鹿久和奈良鹿丸父子都对建立新制度毫无概念,如同鸭子听雷。

    看着身旁木叶忍族代表们茫然的眼神,自来也叹了口气,不能说这些人不聪明,是他们的思想却束缚住了,从来都只以小忍村角度考虑问题,问他们怎么建立大国家,等于问道于盲。

    自来也也没太失望,这个问题他虽然思考过,却连推翻大名这一步都没想到,和这些忍族代表相比,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收拾心情,自来也伸出手,五指并拢,颇为恭谨地做出了“请”的姿势,道:

    “接下来,就由少年队总队长漩涡鸣人阁下来简略说明一下,推翻大名之后,我们木少联盟将如何继续行事,建立起一个统一、富强、文明的民主国家。”

    鸣人微微一笑,当仁不让地站起身来,自信满满地扫视了一圈,目光一一从木叶忍族代表们的脸上划过。

    中山亥一、秋道丁座、奈良鹿久、猿飞阿斯玛、油女志微、日向日足、犬冢爪……

    这些人都是曾经的鸣人眼中的“大人物”,他们的子女才是自己的同龄人,然而阴差阳错之下,他们却变相地成了鸣人的属下,要听从鸣人的命令。

    鸣人不由得心中暗暗涌起一阵小小的得意之感,这就是布雷德罗先生所说的知识改变命运,如果不是拥有丰富的知识,他不知要等多少年才能对这些“大人物”们发号施令,就算实力远超他们,也会因为资历和经验太差而屈居人下,付出无数汗水才能当上他如今都不屑当的火影。

    “诸位木叶的叔叔阿姨们,你们应该也认识我,我就是当年总喊着‘我要当火影’的那个调皮小孩,大家都还记得我吧?我在火影岩上涂过鸦的哟。”

    鸣人笑眯眯地说道,这一番说辞,倒是令忍族代表们稍稍放下了警惕之心,拉近了几分距离。

    忍族代表们这才反应过来,漩涡鸣人也是出身于木叶,和他们的子女都是忍者学校的同学,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小孩。

    之所以产生了强烈陌生感和距离感,是因为鸣人的无形中散发出的查克拉压迫力太强,整个人显得十分成熟,气魄逼人,极有领袖风范,让他们也不敢小觑,不自觉地生出几分敬畏之意。

    猿飞阿斯玛抽了口烟,心中更是五味杂陈,就是这个笑起来很阳光的孩子,说掀翻志村团藏就果断出手,将团藏和根部这两个木叶村民闻之色变的存在直接抹去,要知道他父亲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斗了快一辈子,妥协了无数次也无可奈何。

    忍族代表们再一细看,才想起来就在两年前,鸣人佐助药师兜三人组还是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如今竟然都具备超影级实力,不由得感慨这都是别人家的孩子,自家的孩子可真是太不争气了。

    原剧情中,木叶60年的中忍考试里,除了主角鸣人佐助,究竟谁才是木叶,乃至忍界第一下忍?

    是考试之后立刻晋升中忍的奈良鹿丸?还是两年之后晋升上忍日向宁次?又或者是努力的天才洛克李?

    其实都不是,忍界第一下忍,乃是如今和鸣人佐助坐在一起的药师兜!

    药师兜是众多木叶下忍中唯一一个没有任何优秀血脉,单纯依靠自身努力,不断丰富学识,在中忍考试过去两年后就拥有了超影级实力,能以一敌二和宇智波一族不世出的天才兄弟斗得旗鼓强档的平民天才。

    和药师兜这位孤儿学长相比,木叶十二小强就显得逊色很多了,佐助和鸣人也是靠着各自的血脉外挂和无数贵人相助才堆上了人生巅峰。

    药师兜则在大蛇丸死亡,几乎一无所有的情况下扭转乾坤,不但秽土转生出完美版宇智波斑,还将大蛇丸复活,差一点凭一己之力改写忍界历史。

    鸣人、佐助和药师兜,才是这一代年轻人中真正的佼佼者,第一梯队,其他所谓的天才和他们相比,根本就不属于同一层次。

    ……

    “我还是个懵懂小孩的时候,梦想是当火影,但后来读了很多书,才明白过来火影的职责是守护木叶,并不是改变世界。”

    鸣人也不急着讲解推翻大名后该建立什么新制度,而是侃侃而谈般和木叶忍族代表们闲聊般叙起了话。

    “于是,我的梦想就换成了要成为科学家,因为科学家能通过发明创造造福世界,改变世界,让人们的生活更加便捷和美好。”

    讲起了自己的心路历程,鸣人语气颇有些唏嘘:“但是渐渐地,我发现当一个安静的科学家也不容易,木叶村面临着巨大的潜在危机,战争的脚步逐渐逼近,为了创造一个能安心搞科研环境,我才提出了‘整军备战’的建议,后来发生了什么,大家也都知道了。”

    在座的忍族代表们微微颔首,当年鸣人提出“整军备战”无疑是正确的建议,结果却遭到了鸽派火影猿飞日斩的猜忌,才不得不叛出木叶。

    “离开木叶这些年,我曾花了一个月时间,乘飞机对忍界大陆各地进行了调研,想要弄清楚为什么忍界战乱不休,无法和平发展,以至于我当个安静的科学家的梦想都无法实现。”

    鸣人继续说道:“在进行了认真采样和大数据归纳之后,我才发现了症结所在,那就是忍界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严重不匹配,存在着巨大的矛盾,忍界的生产技术其实一点都不低,能生产各类工业品,但却十分诡异地实行封建领主制度这种适合农业化社会的陈旧制度。”

    鸣人的话已经有很多人听不懂了,什么经济基础、上层建筑、工业化、农业化之类的名词,对于不少忍者来说都很陌生。

    “究其根源,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鸣人皱眉道,问完这一句,他顿了一阵,等了片刻,才话锋猛地一转道:

    “问题就出在忍者身上!忍者凭超凡之力碾压了忍界的一切军事力量,并以此来捍卫腐朽落后的封建制度,普通民众根本无法利用工业化的优势武装自身推翻领主,因此社会才无法进步!”

    “民众造出枪械来,打不中身法敏捷的忍者,造出坦克军舰,油女一族的寄坏虫却能轻松啃掉,民间出了一两个有识之士提出新制度的设想,大名随便两个忍者去刺杀就宰掉了……”

    鸣人板着手指道:“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民众掌握着工业时代的生产技术,绝不会长期容忍封建制度政权的统治,但他们根本没有推翻忍者守护下的封建政权的能力。

    如果忍界从未出现过忍者这种具有超凡力量的职业,社会发展不会如此滞后,不用我们忍者出手,觉悟了的民众们早就自发地扛起枪,发动忍界革命推翻封建领主们了。”

    说到此处,鸣人叹口气道:“我们忍者啊,不但自相残杀、互相伤害,还严重影响生产力发展、阻碍社会进步,令亿万民众对领主敢怒而不敢革命,一心当反动势力的爪牙走狗,可谓忍界毒瘤!我们身为忍者,该引以为耻!”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