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法家高徒 > 第一千四十九章 世事难料

第一千四十九章 世事难料

    “陛下!”

    “息怒啊!”

    “龙体要紧,些许小事,不值得陛下大动肝火!”

    看着脸色铁青,双目紧闭,好似背过气的乾帝盘,李德福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急色。急忙上千,用手帮乾帝盘调理气息。

    好在,数息之后,乾帝盘的眼帘开始微微的颤动,并且一点点睁开。脸色也不像刚才那么枯黄难看。

    “陛下!”

    “您感觉怎么样?”

    “需不需要传御医?”

    看着脸色铁青,目光闪烁的乾帝盘,李德福急忙上前半步,满脸担心的问道。

    “气煞朕也!”

    “朕还没死呢?那些微末小官吏就敢如此欺辱朕的幼子!”

    “如果朕真的闭上眼睛,他们岂不是会更加的放肆?这天下还是大乾的天下么?”

    “长此以往,天家的威严何在?”

    “难道,最后真要和诚郡王说的那般,朕的子孙,竟然想要吃一口鱼都不能?”

    “如果真是那样,朕百年后,有什么颜面去见历代先皇,有何面目去见开国太祖……”

    看着脸色铁青,眼睛冰冷,好似择人而噬野兽一般的乾帝盘,李德福不由的默然。

    现在的乾帝盘不在是一个冷静的君王,而是一个被激怒的父亲。乾帝盘固然是一代雄主,但是他也是一个父亲。

    而且还是一个生病了,生命危在旦夕,异常脆弱,异常渴望亲情的父亲。

    这时候的乾帝盘心底是最柔软的,也是最注重亲情的……

    驿站作为,让这个父亲彻底的愤怒了……

    他好似一头护犊子的雄狮,恨不得将所有人撕成碎片。

    “传朕的旨意!”

    “让诚郡王即刻回宫。”

    “以前的圣旨作废!”

    “朕病了,需要他尽人子之孝!”

    过了半晌,乾帝盘慢慢的冷静下来,声音冰冷的说道。

    “陛下!”

    “这个和祖制不符,朝中大臣恐怕会多有非议,而且太子那边,恐怕也不会同意……”

    听到乾帝盘的话,李德福的眼睛中不由的闪过几分犹豫,脸色上也多了几分迟疑。

    按照大乾祖宗历法,皇子成年后,必须就藩。

    一则是为了稳固大乾的统治,毕竟在皇族认为,血缘亲情远比那些臣子来的可靠。

    另一方面,让众多的皇子远离神都,也能最大程度上避免兄弟阅墙,

    正是因为这样的优点,大乾立国三百年来,只要是成年的皇子,就会第一时间被派到藩国,替大乾坐镇一方。

    “哼!”

    “大臣们就算在怎么反对,也不能违背人伦……”

    “朕病重,子女在身边服侍,也是人之常情!“

    “也是天伦之情!”

    听着李德福的顾虑,乾帝盘不由的撇嘴,满脸不耐烦的说道:”至于太子!“”哼!“”此次之事,和他脱不了干系……“”朕还没有归天,他就如此凶狠的对待自己的同胞兄弟,想想就让朕感到心寒!“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乾帝盘不由重重的冷哼一声。”这!“

    看着满脸决绝的乾帝盘,李德福不敢在劝,只能走到龙案一侧,手持朱笔斟酌起来。

    不大一会,一片好似行云流水的圣旨就已经书写完毕。

    李德福的文采很好,而且简短扼要,短短的几句话,就将事情做了一个阐述。

    而且有理有据,合情合理……

    只等乾帝盘和三书省盖上印章,整个圣旨,就会具有效应……

    不过这次,乾帝盘是明摆着想要绕开三书省,竟然直接下了中旨。

    中旨是一种特殊的旨意,是皇宫中帝王直接下达。

    因为没有三书省的印章,中旨的效应不如圣旨那么大。朝臣有权利拒绝……

    不过中旨也有中旨的好处。

    因为绕开中书省,所以,速度比较快,而且完全体现了皇帝的意志。

    就在中旨书写完毕的瞬间,盖上帝王私章的时候,一道紫气陡然腾空而起,以常人难以理解的速度向远方电射。

    旨意未到,气运先到。

    就在乾帝盘圣旨刚刚装裱好,准备快马加鞭送达的时候。

    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诚郡王就有了感应,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向神都方向。仿佛有一股伟力正在从天而降。

    不过相对于他的茫然,青衣老道的表情就要精彩不少……

    一道赤色的好似蛟龙的气运从神都方向,浩浩荡荡的的飘来,绵延足足有数千里。

    也正是因为这股气运的存在,诚郡王头顶本来十分萎靡瘦小的蛟龙,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虽然还不如当年最强悍之时。

    但是,已经比刚才有了非常大的改变……

    青衣老道看着满天的赤色,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激动。”先生?“”可是有什么好消息传来?“

    看着青衣老道满脸的喜色,诚郡王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青衣老道也没有掩饰,见左右无人,急忙低声恭贺道:”恭喜郡王!“”贺喜郡王!“”刚才有紫气从神都方向飘来,而且绕在郡王身上,经久不散。“

    “王爷官复原职之日,不远矣!”

    听到青衣老道之言,诚郡王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欢喜,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真的么?“”这是自然!“”老道生恐看错,又仔细观察了半晌,郡王头顶的气运已经壮大了不少,等圣旨到达,必定能够恢复如初!“

    见诚郡王多少有些不信,青衣老道不由急声说道。

    听着青衣老道之言,诚郡王的眼睛中流露出难言的激动,双手抱拳,躬身行礼满脸感激的说道:

    “多谢先生!”

    “本王已经绝望……真是世事难料,谁能想到,本王还能有今日?”

    “全赖先生谋划之功!”

    “如果有幸能够重返神都,本王定然不会亏待先生!”

    青衣老道见满脸诚郡王满脸感激,眼睛中不由的闪过几分自得,不过他还是知道尊卑,急忙起身回礼,并且压低声音,用好似蝇鸣,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王爷!“”驿站那里的首尾,一定要干净!“”如果让乾帝盘知道,一切都是我们预谋的,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先生尽管放心!“”就在昨日,那个驿站已经人去楼空……“”就算有人想要彻查,也是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