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章 半个月

    第一章半个月

    张斗醒来就觉得自己的头痛欲裂,脑袋昏昏沉沉的,轻轻一动才知道身上更是痛的要命。

    自己这是怎么了?喝多了不是只有头痛才是正常的吗?浑身哪都痛是什么鬼?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这是多少次倒在酒桌上了!没办法,华夏就是酒桌文化!兄弟处的好得喝,同学聚会得喝,战友相聚得喝,谈个生意还是要喝。

    自己本以为在部队已经练得酒精考验了,但是到了求人办事的时候还是得跪啊!

    今年30岁的张斗出身在东北的盖州农村,18岁就入伍参军。多次获得训练尖子的称号,还在全军大比武中拿过个人第二名。

    由于父母只有小学文化,当初就盼望着能让儿子发财致富,日进斗金。所以这货就被起了张斗这样一个土掉渣的名字。

    24岁转业的他在战友的帮助下开了一家中型超市,日子过得还不错。唯一比较遗憾的是至今还没有找到他的另一半,还过着单身狗的生活。

    他记得昨天是请管消防的人吃饭,这顿酒喝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最后怎么回的家就只有老天知道了,他艰难的起身想要拿杯水来润一润干涩的喉咙。

    他刚一动,就听见身边一个声音说道:“将军醒了,将军醒了!”说着这个声音还快速的远去了。

    这样刚刚醒过来的张斗有点懵圈,将军?这哪跟哪啊?自己当初也不过是个小班长,提干了两次也没上去才转的业。

    这将军叫的也太撤了吧!还有自己一向是一个人住,家里怎么会有别人呢?带着疑惑的心情,他努力的睁开眼睛。

    入目的却是一间昏暗的矮房子,和他小时候的看房子有点像。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土坯房子,冬暖夏凉就是有点潮湿。

    他的身下是一铺土炕,下面烧着秸秆还比较暖和。身上盖了条棉被,不过一看这颜色就让人心烦,上面还有点霉味。

    正当他要下地看看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了两个人。打头的是一个17~18的小伙子,身上居然穿了一件鸳鸯战袄?

    啥情况?难道是在拍电影?

    后面跟着的是一名老者,这老者穿的竟然是影视剧里才有的文士长衫,手里还拿了一拎一个药箱子。

    那老者来到张斗面前,先让张斗躺好,又把手搭在张斗的腕子上开始闭目诊脉。这老者一手诊脉,另一只手还不停的撵着胡须,沉思不语。

    片刻后,老者才开口问道:“将军身上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张斗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却惊起了滔天巨浪。自己很可能是穿越了,人家穿越都是车撞、雷劈,而自己赶上醉酒这波了。

    看样子自己还穿在了明朝,还是一个将军。就是不知道是哪个皇帝,要和谁开战?

    张斗听见老郎中问他话,支支吾吾的说道:“老先生!我,额!本官,额!本将!”张斗一时也搞不清楚自己应该怎么称呼自己,当下就用上了影视剧里最流行的词语。

    “在下觉得头痛,浑身哪都疼,尤其是自打刚才醒来就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张斗说完就忐忑的看着老者,他现在是俩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只好使出了穿越者的第一招“失忆”。

    老者听完点了点头,“将军被多人重击,浑身淤伤在所难免。只是这头部被砸的有些重,一时可能想不起来从前的事也是正常。老朽再给将军写个方子,再吃上几副药,多休息几日就会痊愈。”

    说着老者就从药箱子里取出纸笔,刷刷点点的写下个方子交给那个年轻人就离开了。张斗看着离去的老者,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自己来到大明的第一关全是过了,有了老者的药方子,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装失忆人士了。

    以后再慢慢了解情况,再做打算吧!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弄清楚是什么年代,自己好决定下一步的计划。

    不多时,出去送老者的年轻人回来了。他来到张斗的近前就“噗通”一下跪倒,口中还说道:“都是属下保护不利,才让将军受伤,小的罪该万死!”

    说完还给张斗“咣咣”的磕起了响头,张斗连忙伸手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口中说道“停!”那货被张斗古怪的手势搞得有点懵圈,呆呆的看着张斗不知所措。

    “你先起来,我头疼的厉害,记……”张斗刚说到这,那货“嗖!”的一下站起来,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小的这就给将军抓药去!”说着那货就要往外跑。

    “回来!”张斗的语气中带了些无奈,自己眼前就这么一个可以打听的人,再让这小子跑了,自己一时半会上哪小人去问啊!

    看着那小子忐忑的站在那里,张斗把语气放的平缓了些说道:“我现在头疼,忘记了好多的事情,你帮我想想!”张斗又用出了第二招装傻。

    那小子疑惑的看着张斗说道:“小的可是将军的亲兵,将军忘记了什么尽管问小的便是!”这货一脸自己啥都知道的样子。

    “你叫啥?”张斗小心的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那货有些吃惊的看着张斗,他万万没想到张斗竟然把他的名字给忘记了。

    “小的是张二狗,是您表姑家儿子的姐夫家大姨的三舅家的二小子,三年前就跟着将军身边做亲兵,一直是小的在照顾您。”张二狗说道。

    原来这小子还是自己的亲戚,也难怪。在古代武将的亲兵大多都是将军的死士,关键时刻需要用自己去给将军挡箭的存在,和将军沾亲带故一点都不奇怪。

    “咳咳!那个……我是谁?”张斗觉得自己这个问题特别的傻,从古至今不知道自己是谁的还真不多。他犹豫了半天才问出了这个让他脸红的问题,好在他脸比较黑别人还看不出来。

    过了好久,张二狗已经出去给张斗抓药去了,只剩下张斗一个人在屋内低头沉思。他的心里在不停的问候老天爷的女性亲属,自己也太倒霉了。

    同样是穿越,人家都能好好的发展。没事秀个文采,抄点诗词,勾搭个妹子啥的。怎么弄轮到他这,倒霉催的就剩下半个月的性命了呢?

    最可气的是历史上记录的都是那些大人物,对他现在附身这个短命鬼根本就是一个张大斗等。

    没错!张斗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叫张大斗,是浙兵戚金麾下的一名前锋营把总。手下管着车炮营的420人,所以说别人叫他将军还是有一定根据的。

    他的父亲可是老戚家军的一员,张斗17岁就到了戚金手下做了一名亲兵。由于他武艺高强,作战勇敢,很快就被任命为车炮营的把总。

    天启元年朝廷紧急从浙兵中抽调了3000人由戚金亲自率领,同石柱的白杆兵4000人一起北上抗力建奴。

    建奴就是建州女真努尔哈赤率领的后金鞑子,他们上个月就到了辽阳。

    随后就在辽阳驻扎下来,由于浙兵源自威震天下的戚家军,而他们的统帅同样是戚继光的子侄,所以他们根本就瞧不起白杆兵。

    而白杆兵却是出自著名的明朝女将军秦良玉的麾下,本次是由秦良玉的哥哥秦民屏、秦邦屏率领,也是一支能征善战的劲旅。

    双方的人马都看对方不顺眼,就在酒楼因为一张桌子争吵了起来。随后的口交就升级成了斗殴。

    戚金率领的浙兵不是当年的那支戚家军了,他们擅长火器,对于近战已经有些生疏了。所以一交手,浙兵就吃了大亏。

    这些吃亏的人正是张大斗的部下,自古以来军人都是护短的。自己的兵,自己怎么收拾都没事,但要是让别人欺负了可不行。

    这个场子必须得找回来,不然哪还有人会为了长官卖命打仗。所以张大斗听完了这个消息,立刻集合了全部的人马直奔酒楼杀去。

    到了酒楼,张大斗二话不说直接就开干。由于他本身就是山东人,还有着一身的好武艺。人也长得身高体壮,只是几下就把那些白杆兵打得狼狈逃窜。

    他们这边占便宜了,白杆兵可不干了。他们回去找来了他们的将官秦石,带着千余的人马就杀了回去。

    张大斗一看对方人多,而且手里还拿着盾牌、木棒等武器。马上回去叫人,自己则是抄起一条板凳先带人先顶着。

    结果张大斗杯具了,虽然他打倒了十几个人,但是还是寡不敌众,被一群白杆兵打翻在地。

    他的头上还被人用木盾狠狠的来了一下,后面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据张二狗说,由于他的勇猛鼓舞了所有的人,他们终于坚持到了援军的抵达。就在他们要胜利的时刻,白杆兵的援军也到了。

    这一仗他们浙兵了吃了个血亏,自家的把总被人家打得昏迷不醒,生死不知。其他人也是鼻青脸肿,个个带伤。

    他们一怒之下回到军营,拉出来了作战用的偏厢车架上火炮,对着白杆兵的军营就是一阵的猛轰。这下可把事情闹大了,巡抚袁应泰赶忙出来调节。

    好在浙兵还保留了一丝的理智,没有真的轰击白杆兵的大营。他们把炮口调高了不少,但是把周围的民居给轰塌了不少。

    最后这件事以秦良玉上表请罪告终。

    别人不知道,张斗记得可是清清楚楚。再有半个月,盛京边上浑河那一战,他们这7000援军可是被数万女真人包围,激战一天最后全军覆没。

    不!绝不!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要活下去,绝不让悲剧再一次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