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章 一碗肉

    第三章一碗肉

    随着一声响亮的号角,前锋营的士兵们都从各个营房中来到了校场上。

    张斗看着集合过来的士兵,他的怒火稍微的消减了一些。至少这些浙兵还是有一定的纪律性的,集合的虽然仓促,但还是能够快速的来到校场,说明他们平时训练的还不错。

    但是仅仅是不错还不够,他们半个月后要面对的是数万的女真人。到了那时候后悔可就晚了,所以张斗决定用后世华夏军队的方法来训练他们。

    至少得把他们的体能提升上来,不然他训练出来的前锋营没有被女真人杀死,反而因为砍女真人而累死了,那就太可笑了。

    张斗站在校场的台上,看着下面一张张还带着淤青的脸孔,他开口说道:“看看你们的样子,还是战无不胜的戚家军吗?戚家军这三个字都被你们丢光了,你们竟然会在打架中输给了一群山里的土人,我都替你们感到丢人!”

    只能拿前几天打架输了的事为借口了,总不能告诉他们半个月后所有人都会全军覆没吗?

    那样的话,张斗估计戚金副帅第一个就会以动摇军心的罪名砍了他的脑袋。

    看着台下的士兵一个个羞愧的地下了头,张斗刚要说话,一个声音打算了他。

    “张把总不能这么说,那天兄弟们实在是尽力了。白杆兵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他们平时练的就是近战肉搏,和咱们练的火器为主的车炮营并不一样,张把总这么说可是有点牵强了!”

    张斗听到这话不由的一皱眉头,他看向了说话之人。这人能有40多岁,面皮白净,似乎不想个武将,反而像个读书的文士。

    二狗悄悄的在张斗的身后说道:“他叫白文轩,是前锋营副把总,陈策大人的亲信。”张斗听到这里就明白了,这人是陈策的亲信,那就是陈策掺的沙子,是用来掌控前锋营的。

    张斗的脸上冷笑了一下,说道:“哦?那么白把总是说当年戚大帅的车炮营就没有近战肉搏能力了?”

    一顶大帽子一下子就把白文轩的气势给打了下去,就是借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说戚继光大帅的车炮营没有肉搏能力。

    “卑职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张斗根本就不给他辩驳的机会,抢先说道:“你是说咱们现在的兄弟不如当年在戚大帅手下的浙兵了?”

    这下所有的士兵都对这个白副把总怒目而视,张斗一下子就把白文轩放到所有士兵的对立面上,他这下可有点骑虎难下了。

    只好说道:“卑职不是这么想的,卑职~卑职~”一时间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反驳张斗好,只是吭哧了几声,就退回了人群里。

    张斗看着灰溜溜的退走的白文轩,心中一阵的暗爽!小样的,跟哥斗!哥专业这几年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也不是白混的。

    白文轩退到人群中心里不停的咒骂着张斗,本来这个把总就应该是他的,但是突然空降了这位戚金副帅的亲信,硬生生的抢走了他到手的位置。

    张斗又扫视了下士兵,发现再没有人敢同他对视,继续说道:“本将要重振当年戚大帅车炮营的雄风,让咱们的兄弟近战同样勇猛无敌,所以从今天开始每日都要加强训练。”

    他的话一说完,就引起了台下的士兵一阵的哗然。

    在大明普遍的都是半月一练,其目的不过是为了节省粮食。就是号称天下无敌的戚家军也不过是5日一练,这和当时的人们普遍的缺乏硬要有关。

    如果每天都进行大强度的训练,有很多人都坚持不下来,而倒在训练场上。

    张斗的这个决定让士兵们吃惊不小,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将军会做出这么不顾士兵死活的决定,这是要练废他们吗?

    人群中的白文轩听到张斗的话,心里不由得乐开了花。他扫了眼士兵们那一脸忐忑的表情,他的心里有底了。

    “把总大人!每日一练实在是强人所难啊!这么练容易出人命的,大人可不能因为一时之气而不顾兄弟们的伤亡!”白文轩的这几句话说得大义凛然,就连腰杆也拔高了几分。

    张斗没有看白文轩那得意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道:“每日一练本将并不强求,但是自愿参加训练并完成训练的士兵每天中午都可以吃上一大碗羊肉。”

    他的这句话如同炸弹一样在士兵们的耳边响起,士兵们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没人一大碗肉?还是羊肉?我没听错吧!”士兵甲小声的问士兵乙。

    “我也听到将军是这么说的!可能是真的吧!”士兵乙回答道。

    “喂喂!每天一大碗羊肉不要说训练了,就是拿命去拼我也愿意。”士兵丙也说道。

    “就是!不就是训练嘛!还能把人累死不成?咬咬牙也就坚持过去了,没啥大不了的!”其他的士兵也纷纷的附和道。

    白文轩一看自己原本的大好局面一下子就被张斗的羊肉给砸没了,他不甘心的又跳了出来。

    “将军大人!每人一碗羊肉是多少你知道吗?咱们的前锋营可没有这么多的银子去买羊!”他酸溜溜的说道。

    “呵呵!银子的问题白副把总不必担心,本将还有一些积蓄,还够让兄弟们吃几顿的羊肉!”张斗把那个副字咬得极重,白文轩听得火冒三丈,但是他又不能发做,只能把一口老血憋在心里。

    在没有注意的角落,白文轩正用怨毒的目光看着张斗。

    不提高兴中的士兵,郁闷中的白文轩。张斗又去看了他们车炮营的偏厢车,车子很大,里面能放下两门佛郎机炮,和6名铳手同时射击。

    一旦开战就可以用偏厢车形成车阵来阻挡敌人的进攻,而车炮营的士兵们可以躲在偏厢车里向外射击,攻击敌人。

    张斗围绕车子转了几圈,又爬到地下看了下偏厢车的底部才让人给偏厢车的底部加上两层粗大的毛竹。

    而且毛竹要长处偏厢车左右两侧各二尺,至于需要的银钱找二狗要,他打算自己先掏腰包把银子垫上。

    在历史上明军的车阵就是多次被女真人的火炮击破阵型才开始败亡的,他看到自家的偏厢车虽然厚实,但也就是能挡住弓弩而已。

    如果女真人要是用大炮轰击明军的车阵,那么单薄的偏厢车肯定会分分钟被轰成渣渣,所以防炮就成为了张斗的第一要素。

    毛竹就是防炮的第一步。

    如果要是让女真人冲到偏厢车的近前,就凭那木制的车身肯定挡不住女真人的刀砍斧剁。要防备女真对偏厢车的破坏,手榴弹又是张斗不二的选择。

    当看到前锋营的库存火药的时候,张斗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他们前锋营的火药存量还不够两个时辰用的呢!

    就这么点火药连火铳和火炮都喂不饱,还拿什么去制造手榴弹啊。更不要说手榴弹可不是张斗一拍脑门就能想出来的,那得需要很多的东西,至少半个月内张斗是搞不出来。

    但是炸药包就比手榴弹容易制造的多,只需要用麻布把火药和铁钉、铁屑、碎石子混合包扎紧,再留出一根导火索就搞定了。

    而且制造简单,只要火药充足,分分钟就可以制造出好多。如要要做成5斤一个的炸药包丢到女真人群里,那威力足够女真人喝一壶的。

    可是在看到了火药的不足,他的心就凉了半截。他们可是全火器部队。没有火药的火炮和火铳还不如大刀长矛好使,怪不得历史记载浙兵被女真人那么快就耗光了火药,不得不跟女真人肉搏。

    自打从军营出来二狗的脸色就像吃了苦瓜一样,再也没有笑过。他发现他们家将军自从清醒过来就开始往败家的道路上越行越远,大有一条道跑到黑的趋势。

    走在去辽阳武备库的路上,二狗子的脸色越发的苦了。他不知道要喂饱那些武备库的人到底得需要多少银子?他有些搞不懂自家将军了,火药不够又不是他们一个营头这样。

    现在整个辽阳的明军都是火药短缺,又不是只有他们前锋营的火药不足,犯得着自己出银子去贿赂那些吸血鬼嘛!

    张斗边走边在心里琢磨如何才能做浑河血战中脱身之计。他正想着,忽然听见前面有人惊呼:“战马惊了,快闪开啊!”

    张斗抬头一瞧,只见从远处飞快的奔跑过来三匹战马。速度飞快,一路上将不少的行人都被刮得东倒西歪,引得这条街道上的人一阵鸡飞狗跳。

    三匹战马前后飞快的奔跑,几乎把整个街道都给搅乱了。只是眨眼间就来到了张斗百步左右的距离,张斗有心要闪到一旁躲开,却无意中瞟到了身后正站立了一个几岁大的孩童。

    这个小孩可能是和家人走散了,也许是被飞驰过来的战马给吓呆了,他一只手拿着冰糖葫芦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张斗来不及多想,他向身后的张二狗喊道:“把孩子带到一边去!”喊完,他就对着三匹战马飞快的冲了上去。

    他的举动引得路人的一阵惊呼!这下子可把身后的张二狗给急坏了,心里不由得暗自叫苦:将军呐!战马受惊了,大人你躲开就是了,为啥还要冲上去呢!

    更让他叫苦的是,将军大人还让他把那个小孩带到一边,这样他就不能保护大人了。万一大人要是再有什么闪失,那么他就只有以死谢罪了。

    张斗没有理会路人的惊呼和张二狗那埋怨的目光,此刻的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三匹战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