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章 张大斗何在?

第六章 张大斗何在?

    第六章张大斗何在?

    张斗的话引起了秦石的注意,他觉得这家酒楼的羊肉味道已经是很不错了,怎么会不一般般呢?

    “大哥还会做羊肉不成?”秦石大着舌头说道。

    “这羊肉啊!炖的时候需要一种最重要的辅料,这家店里没有放,当然不一般般了。”张斗轻松的说道。

    炖羊肉的秘诀说穿了一文不值,羊肉都有一种膻味,而且很难去掉。而张斗就在他那回族的战友那里学到去除膻味的办法~~就是在炖羊肉的时候加入一段松木棒子。

    没错!你没看错!加入的就是松木棒子,最好是刚砍下来的,树皮都不用去掉,连同羊肉一起下锅炖就行。

    “大哥刚才说的多好啊!择日不如撞日,等下咱们买几只羊,到小弟那里炖熟继续吃酒便是。”

    买羊?辽阳城里还有骡马市场吗?

    不一会,秦石开始跟张斗吐槽起来。“大哥你不知道啊!小弟当时只是想试一下大哥的胆量。谁知大哥不但胆识过人,就连牙口比我那宝刀还要硬三分。可怜我那把宝刀啊!那可是我15岁生日的礼物啊!就这样缺了一节,可惜!可惜!!”

    有人说喝多的男人就像小孩一样,絮絮叨叨粘人的厉害,简称耍酒疯!!此时的秦石就是这样的状态他已经喝大了,竟然开始为他的宝刀伤心起来。

    张斗听得也是一阵的头大,看得出来这把宝刀对他一定非常重要。张斗当即就说:“我当是什么啊!不就是一把宝刀吗!等找到合适的矿料,哥哥给你打造一把更好的。”

    秦石觉得自己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张斗却没有丝毫的醉意。再看向一旁的张二狗已经趴在桌子上不动了,他立刻招呼手下轮番来向他新认的大哥敬酒。

    接下来的酒喝得那叫个快,张斗基本上是酒到碗干。等到他们走出酒楼的时候,唯一保持清醒的反而是张二狗。这小子一看情形不对,干净利索的装醉了。

    这顿酒一直喝到晌午才结束,此时的二人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他们两个勾肩搭背的向着骡马市场走去,都喝到这个份上,秦石还是没有忘记张斗说的正宗羊肉。

    他们一到骡马市场就看见外面围了一群人,还不停的有人叫好。二人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他们挤开人群就走了进去。

    等到了里面才看见只有一个老者站在一个木架子旁在杀羊,这老者手中的尖刀上下飞舞,不一会一只羊就只剩下了一副骨架。

    那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引得众人连连叫好。

    张斗在外看了一会,只见这名老者随手就拿起一根绳子,只是一下就套在了羊的脖子上。再往木架上上一搭一档就把羊给吊了起来。

    随后老者不顾羊的挣扎,用手中的尖刀在羊的脖子上轻轻的一划就割开了羊皮。然后又在羊的身上几处在划几下,伸手抓住羊皮往下一扯,整张羊皮就完好无缺的被剥了下来。

    整个过程也不过是几个呼吸间就已经造成,此时的那个被吊在木架上的羊还没有断气,在那不停的蹬腿。

    老者在剥下羊皮后,就开始肢解这只羊。还不到一柱香的时间,这只羊就只剩下了羊头和一副骨架,羊肉已经被完全的剃下。

    张斗看到这里,笑嘻嘻的走上前去,问道:“老人家!你会杀羊吗?”

    这句话听得老者满头的黑线,他看了看手中的尖刀,又回头看了眼架子上的羊骨架,才不确定的说道:“会吧!”

    他们的对话听得周围的人群一愣,然后就是爆发出一阵轰然的笑声。

    如果地下有个缝隙,秦石钻进去的心都有。自己这刚认的大哥也太那啥了吧,直接就刷爆了张斗在秦石心中的下限。

    这简直就是逗比无极限,刚看着人家手艺惊艳的表演,回头就问人家会不会杀羊,世上还有这么丢人的事情吗?

    秦石赶紧把自己的头看向别处,一副自己不认识张斗的表情。

    张斗自己却毫不在意,“老人家,你再杀一只羊,这次我要一张完整的羊皮。记住是完整的羊皮,要求是装上水都不能漏的那种,能做到吗?”

    张斗说完,老者沉思了下说道:“小老儿尽力而为!”

    那老者说完就又套起一只羊挂到架子上,开始了运刀如飞的表演。只是用了比刚才稍长的时间,又一只羊被这老者肢解完成。

    不过本次的肢解都是在羊的内部造成,这只羊的外皮没有一点的损坏。只是在羊的脖子出开出巴掌大的口子,堪称绝技,再一次引起围观的众人一片叫好。

    张斗再次醒来已经是深夜了,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涩极了。好像被人用锉刀划过一样的难受,嗓子眼都要冒烟了。

    他本想喊二狗给他拿杯水过来,结果只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而喉咙却是一阵的剧痛。

    张斗的心里郁闷极了,第一次醒来先是头疼全身疼,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第二次醒来嘛!就是嗓子疼的要命,一副要哑掉的模样。

    老天爷还能不能让自己再倒霉一点,还敢不敢让自己在倒霉一点。他郁闷的下了炕,来到了屋子里,抓住桌子上的茶壶就是一通的猛灌。

    清凉的茶水流过干涩的喉咙,张斗觉得自己好受多了。张嘴低吟了一声,发出了一点声音。

    还好!自己没有哑掉,嗓子发出的声音虽然不好听,只要能出声就行。武备库也没去成,火药还是没有弄到手,一天火药没有弄到手张斗的心里就不踏实。

    还好昨天成功的和白杆兵的秦石成为了朋友,还算是小有收获。不然就这么把一天的时间都浪费掉,他还不得心疼死。

    这时的门帘一挑,张二狗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见张斗站在地下发呆,就上前说道:“将军,昨天回营的时候您可出了大风头。

    您在白杆兵的营地跟5个人一起摔跤,结果把他们都撩躺下了。您炖的羊肉差点没引发白杆兵们的暴动,他们为了争抢一块羊肉差点没打起来。

    后来您回来就一个人站在校场的点将台上唱歌,把所有人都给惊到了!”

    张斗听完用手一捂脸,心道:完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全是交待在这大明了。不过他又想到了一条,当年的戚家军可是除了唱满江红之类的古代军歌外就不许再有任何的娱乐活动。

    如果违反轻则穿箭游营,重则直接砍头。自己在军营大唱歌曲不会啥都乱唱吧!这要是把小苹果那样的神曲整出来就算是装失忆也得被砍头吧!

    想到这张斗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穿越一回,就因为唱几首歌被砍头,那样死得也太冤枉了。

    想到这里的张斗战战兢兢的问道:“我都唱啥了?”

    “将军你唱的可好听了,有当兵的人、说句心里话,最好听的就是那首男儿当自强!”张二狗一边说,一边兴奋的说道。

    张斗听完才拍了下胸口,还好自己只唱了几首军旅歌曲,不然还真是得完蛋。

    接着二狗的下一句话就让张斗的心提了起来,“将军!你后来就一直在台上足足一个时辰一个劲的叽嗝、叽嗝的没完是在唱啥?我们都没听懂,不让你唱还不行,最后把副帅都给引来了,说是今天的点卯让你必须到场。”

    完了!这是张斗的真实想法,怪不得自己的嗓子这么疼呢!原来唱了半夜的神曲忐忑啊!这要是嗓子不疼都有鬼了,最让人无语的是还引出了戚金副帅。

    还让自己必须到场,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鼓声!点卯开始了!

    张斗在二狗子的帮助下,穿好铠甲来到了中军大营,开始点卯。所谓了点卯就跟后世大学里的点名答到差不多,因为是在卯时点名所以叫点卯。

    但是军营可不是大学里同学帮助答到就可以搞定的,三通鼓点名不到者一律斩首,这几乎是千古不变的军律。

    张斗进到中军大帐,就看见正中的书案后坐着一人。他心里暗想:这人应该就是本次出征的主帅陈策了吧!

    陈策头发已经花白,今年已经是69岁的高龄了。在大明已经算得上寿星了,但是就这样的一位花甲的老人最后还是战死在半月后的浑河边上。

    一想到这里,张斗就暗自悲伤。

    抬头左右瞧了几眼,就见大帐内经纬分明的站成了左右两排。左面的应该都是戚金手下的浙兵,而右面应该就是石柱的白杆兵了。

    因为在那群人里,他看见了秦石那货在对他挤眉弄眼的做鬼脸。张斗看着就是一阵的无语,心说:兄弟,你都多大了?还这么顽皮,这样做会没有朋友滴!

    坐在书案左侧的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者大概就是戚金副帅了,而他对面的那两位应该就是白杆兵的秦民屏和秦邦屏了。

    陈策见到人都到齐了,就开始讲话。

    “张大斗何在!你昨夜为何饮酒作乐,还咆哮校场!该当何罪?”陈策说完,双目中就射出两道精光,紧紧地盯着张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