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章 看来你们也很闲

第七章 看来你们也很闲

    第七章看来你们也很闲

    张斗没想到今个儿第一个被点名的就是他,还是这么红果果的报复!想到这里他的汗都下来了,正当他硬着头皮想要出列的时候,一旁的戚金副帅发话了。

    “大斗这孩子前几天还昏迷不醒,昨日才刚刚醒来。军中的郎中已经看过了,说大斗的头疾未愈,还得多静养两日。老夫就做主让大斗休暮两日,所以大斗昨日饮酒并不违背军规。”

    张斗听到戚金的话,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恨不得上前抱住戚金那张老脸猛亲几口。不愧是戚继光的子侄,说出的话就是有份量。

    陈策用心冷的目光看了张斗一会,又瞧了眼戚金,才说道:“休暮也不能再军中胡言乱语,咆哮军营。本次罚你三个月的军饷,你可服气?”

    张斗赶紧谢过陈帅开恩。下面的秦石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偷偷的向张斗竖了下大拇指,看得张斗直摇头。

    看着主位上的两帅之间的刀光剑影,张斗又开始为这次的浑河之行担忧起来。

    接着陈策开始了讲起来最近女真人的动向。

    “最近老奴的兵马调动频繁,很有可能最近就要攻击咱们辽东了。到时咱们这支军队就要跟老奴对上了,到时希望各位能够奋勇杀敌,报效朝廷。”

    陈策刚说完,下面的一个人就接过来了话头。

    “大帅说的极是!咱们千里迢迢来到辽东,就是为了打败老奴而来。此次出征定要杀得老奴望风而逃,让他知道咱们大明的厉害!”

    张斗看说话之人的样子,再结合二狗子给他的描述,大概可以猜得出此人就是周敦吉了。就是这个人贪功冒进,一心想要立功赎罪,执意要与后金女真决战。

    才有了浑河浙兵和白杆兵这支大明最后的敢战之兵全军覆没的下场,要是没有此人,也许他们就能撤回辽阳呢!没准还能为大明保留最后一丝的元气。

    但是历史没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半个月后所有人还会听从此人的建议与努尔哈赤决战。到时历史还会不会重演,张斗不知道。

    之后戚金副帅提出来了军需严重的不足,尤其是火药的存量太少,不足以维持一场高强度的作战。

    秦民屏也提出来了饷银欠缺的太多,如果要让士兵有敢战之心,还得补齐粮饷为好,不然就是出兵白杆兵们作战的情绪也不会高。

    陈策对各位将领提出来的意见都统统采纳,说是近期就会上报袁应泰总督,定会给各位一个圆满的解决芸芸。

    军事例会大概开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结束了,散会的时候张斗还想偷偷的混在人群中溜走。可谁知戚金的眼睛一直就在盯着他呢!

    他这边刚一有动作就被发现了,“大斗!你要去哪?还不跟我过来!”戚金一发话,张斗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赶紧跟在戚金的身后。

    二人来到戚金的住所,戚金回到屋内就径直坐下,回头对着张斗说道:“大斗啊!你跟了我已经有4年了吧!”

    张斗听得一个激灵,又不知该如何作答,只好低头的应了一声。

    “当年你父就是我的亲兵,在高丽打倭寇的时候,要不是你父替我挡下那一箭,恐怕我早死埋骨高丽了。”提起当年的往事,戚金不由得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张斗一听,原来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还和戚金有这样的渊源,怪不得21岁就能当上前锋营的把总,怪不得刚才替自己出头呢。

    “可是你小子也太胡闹了,和白杆兵打架也就算了。那是替自己兄弟出头,我不怪你。但是你昨天怎么还和那群人去吃酒,还喝成那个样子。成何体统!”戚金别看50多岁了,但是一发起火来还是满吓人的。

    张斗赶紧做俯首帖耳状,低着头辩解道:“大人!这不是马上就要和老奴开战了嘛!我琢磨着要是因为我和白杆兵打了一架,闹得两军不和,不利于咱们共同对敌。所以昨天我才主动去交好秦石,争取开战前缓和与白杆兵的矛盾。”

    戚金听完张斗怯怯的辩解,脸色不由得缓和了几分。当下说道:“日前听军中郎中说你头疾未愈,往事多有忘记可是真的?”

    张斗赶紧说道:“确有此事!我昨天醒来就已经把前事忘记了大半,所以……”

    戚金看了眼张斗叹了口气,“看来你真的是头疾未愈啊!连戚叔都不称呼了!”

    这话听得张斗心里就是一突突,看来也不能全信二狗子那小子。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跟自己说,自己还是得小心谨慎啊!

    “戚叔,小侄一想要记起从前的事就头痛欲裂,以至于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事,还请戚叔见谅!”说着张斗赶紧点头哈腰,一副狗腿的模样。

    “嗯!”戚金嗯了一声,继续说道:“你头疾未愈,再接下来的几日就要多休息。不要再胡闹了,这次的过错老夫这里先记下了。如若下次再犯,老夫定要替你死去的父亲好好的教训你。”

    张斗赶紧保证今后绝不再犯芸芸。

    “戚叔!昨日小侄昨日去视察前锋营,发现军中火药奇缺。以这样的武备去跟老奴开战,小侄这心里还真的是没有底啊!”

    “嗯!军中的火药一直就是五成的配给,这已经是军中常例了。不过看在你头疾未愈就关心军中事物的份上,待老夫写个条子。你明日拿着去武备库把剩余的火药补足吧!”

    张斗一听大喜过望,连忙感谢戚金。

    当他躬身告退时,转过身来不禁用衣袖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心中暗道:总算是过关了,这穿越也不是那么好玩的,真是步步惊心啊!

    他走到门口,抬脚刚要走出屋子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戚金的声音,

    “昨夜的曲子唱的不错,可是后面的鬼叫是什么玩意!!”

    张斗听到这句话心里一惊,脚下没有注意,一下子就绊倒门槛子上“噗通”一声就摔了个狗啃泥!

    接着屋内就传来了戚金那爽朗的笑声,“艹!”张斗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真是为老不尊啊!看着自己倒霉就那么开心?这都什么人呐!

    他一回到自己营中,就看见张二狗正坐在一群人的中间在绘声绘色的讲张斗昨天力降三马,又牙断宝刀的故事。

    这货背对着张斗,说的吐沫横飞。把他自己在中间起到的作用无限的放大,什么张斗是在他的重要提醒下才撞飞战马。又在他的帮助下,咬断秦石的宝刀。

    他正说的开心呢!猛然间发现周围的人都不说话了,一个个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他就觉得不妙。

    等他转过身来,就看见了张斗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这货的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他尴尬的干笑了几声才说道:“将军!您回来了。小的这就给您端药去,说着就想要溜走!”

    张斗一把就抓住了这小子,“喝药不急,既然你小子这么闲,那就围绕校场跑5圈吧!”

    张二狗听完当场就傻眼了,哆哆嗦嗦的说道:“5圈?”他的声音都变了,这个校场了不小,一圈足能有一里地。

    5圈下来还不要了他半条命啊!当他看到张斗一点都没有松口的意思,只好把牙一咬开始了长跑之旅。哎!谁让自己嘴贱呢!没事吹啥牛叉啊!

    看着张二狗跑动的背影,刚才围观的人都笑喷了。他们一个个没个正形的在那哈哈大笑,开心极了。

    张斗笑着看向他们,“看来你们也很闲啊!”

    他的话就像冬日的寒风刮过校场,那些士兵一个个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都是齐齐的摇头,还没等他们说话张斗的声音就给了他们一击重击。

    “每人也是5圈,跑不完中午的羊肉就没有了。本将可是提醒你们,那可是一大碗,不想吃的随意。”

    这下所有人都傻眼了,本来开心无比的他们瞬间就悲催了。一个个都是一副便秘的表情,跟在张二狗的身后开始了跑圈。

    跑在最前面的二狗心里一阵的暗爽:让你们这群小子使坏,看见将军来了都不提醒自己。还想看自己笑话,这下好了,一起跑圈。有人陪的感觉真好!!!

    当他们跑完的时候已经接近午时,这群士兵一个个都快累成狗了。每个人都张着大嘴喘气,一副随时都可能完蛋的样子。

    他们这样的表现看得张斗直摇头,这就是大明最精锐的力量。不过才跑了5里地而已就已经累成这个样子,难怪会被建奴给耗死。

    别的营头张斗管不着,也无力去管。但是他的这个前锋营必须要加强训练,多一分训练就能在接下来的大战中多一分活下来的本钱。

    他正在考虑要不要把后世自己在部队新兵营的那套拿出来操练这群士兵的时候,有人过来禀报,说是他要的羊被人送过来了。

    昨天忽然脑子里就有个想法,所以才让人送羊来军营。不过接下来又和秦石大喝了一顿酒,就把这事给忘记了。

    当下他带着人就来到了军营门口,到了这里他才看见昨日的那老者正站在一辆大车旁正焦急的看着军营方向。

    昨天他接下张斗的杀羊活计就后悔了,他发现张斗已经喝多了,万一自己要是把20只羊给送来。对方给他来个死不认账,那他还不得亏死。

    20只羊啊!还都杀死了,万一要是卖不出去那他的棺材本都得陪进去。可不杀羊送来还不行,万一那位军爷说的是真的,自己没有按时交货可是吃罪不起啊!

    他上午杀好羊,就带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军营。在往里面通报过后就在军营门口焦急的等待,好在时间不长就看见昨天那个军爷带着几个人出来了。

    他一见到张斗就迎了上来,先是跪下给张斗见礼,弄得张斗非常不习惯。等他起身就说道:“将军大人!小老儿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羊杀好带来了,您验看下。要是有一头羊的皮子破了不能装水,小老儿这些羊分文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