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九章 快点把食盒装满

第九章 快点把食盒装满

    第九章快点把食盒装满

    张斗基本上是把武备库的陈年火药给一扫而空,足足装了三大车才拉回军营。3000千多斤的火药几乎让张斗笑歪了嘴,有了这些火药张斗在接下来的浑河血战中活下来的信心更足了。

    回到前锋营的第一件事就是召来所有的22名伙兵来到库房,即可开始搅拌火药,并且按照纪效新书上面记载的制造颗粒火药。

    这事可是关系到整个前锋营的生死存亡,可半点马虎不得。张斗带着他的10名亲兵也加入其中,忙到很晚才把这些火药搅拌完毕。

    好不容易忙完了搅拌之后,二狗子才靠近张斗说道:“将军!这些火药小的可是听说了,都是一些陈年火药,根本打不响。咱们费这么大的劲弄回来搅拌,万一还打不响怎么办?”

    张斗还没有回答,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哎呦!不就是陈年火药嘛!以把总大人的能耐打响这些火药还不是轻而易举嘛!”这声音听着就让人心烦,看见声音的主人就更加让人讨厌。

    只见白文轩带着他的亲兵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边走边说着风凉话。

    “瞧瞧!这不是把总大人的亲兵嘛!怎么一个个弄得跟个黑炭头似的,太给咱们浙兵丢脸了。要我说啊!这样的士兵就该清除浙兵,省的在这丢人现眼!”

    白文轩边说边装作才看见张斗的样子。

    “哎呦!这不是张大把总嘛!对不住了!兄弟刚才没看见你在这,不然肯定不会越俎代庖的,你说是吧!”

    二狗子听到白文轩的话忍不住就要站起来,被张斗一把拉住了。

    “白副把总的兄弟,我张大斗可高攀不起。这里可是库房,闲杂人等禁止入内。不知白副把总可有手令啊?”张斗的话听得白文轩脸色一变。

    张斗这话太打脸了,他刚才还嘲笑张斗满脸火药给浙兵丢脸。回头就被张斗说成没有手令擅闯库房,这一比较自己不是成了连库房也进不得那种可有可无的角色了嘛!

    当即他就不干了,“张把总说笑了,我可是前锋营的把总,区区库房我又有何进不得?”

    “副的!”二狗子再后面小声的给了白文轩完美的一刀。

    白文轩听到这声,脸色立刻涨得通红。他上前一步,抬腿就踹向二狗子的胸口。他恨透了二狗子,这个副把总就是他的逆鳞。谁提他就跟谁急!

    张斗说也就罢了,现在就连这个小小的亲兵也敢欺负到他的头上,这让他白文轩的脸往哪放。

    二狗子看见白文轩一脚踹过来,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有心要反击,却又顾忌白文轩副把总的身份。如果他伤到白文轩,那就是以下犯上,告到陈策那里谁都救不了他。

    所以他把眼一闭,憋住一口气打算硬抗白文轩的这一脚。

    白文轩看到二狗子的举动他心理可是乐开了花,想当初他也是武举人出身。不说是从无敌手,那也是身手不凡。

    虽不能单腿碎碑,但也能踢断寸许厚的木板。所以他对自己的这一脚非常的有信心,肯定能让二狗子在床上躺一个月。

    二狗子闭目准备硬接这一脚,却没有感到疼痛。反倒是耳边传来了白文轩的一声惨叫,他睁开眼睛一看,不由得乐了。

    只见张斗不知何时伸出一支手竟然在电光火石间抓住了白文轩的脚脖子,而且看着白文轩龇牙咧嘴的惨叫,就知道张斗用的力气还不小。

    白文轩信心满满的一脚没有踹到人,反而被张斗抓住了脚脖子。他心中惊怒交加,最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他竟然感觉自己的脚脖子好像被捕兽夹夹住一样,疼痛瞬间就传递到了他的大脑。

    他觉得自己的脚脖子要断了,这时候他顾不得丢人了。扯开嗓子惨叫,边叫边求饶。

    “疼!啊~轻点~疼!松手~求你了,松手~~”这货边叫边求饶,已经顾不得脸面了。

    张斗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文轩,却没有马上松开手。

    “我张大斗的亲兵还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教训的,不知道白副把总可有异议?”

    “没有!完全没有!松手~我这就带人离开,快松手吧!”白文轩的话语都带着哭腔了,他已经感觉脚脖子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再这么下去就算脚脖子不断也的落下残疾。

    张斗瞧见白文轩那惨样,心中就是一阵的鄙夷。这货肯定是靠着溜须拍马才能当上把总,要是这货放到后世,妥妥的汉奸一个。

    自己现在还是要加紧训练部队才好,犯不上跟这样的小人死磕。想到这,他把手一松,白文轩单脚向后跳了几步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们都是死人啊!看不见我受伤了,还不赶快扶我起来!”坐在地上的白文轩对着他的亲兵们大声骂道。

    他的亲兵赶紧上前扶起白文轩,这时的白文轩才撩起裤腿,查看自己的脚脖子。只见上面清晰的显示出一个手掌的印记,印记已经乌黑发紫,肿起了老高一块。

    其他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他们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向张斗。以前一直以为张斗把总武艺高强,可没到强到这么离谱。

    看样子那天要不是被人偷袭,一桌子给打倒。不然还真的能打翻一片的白杆兵,没准那场斗殴他们还真有赢的可能。

    白文轩看见自己的伤处,对张斗的忌惮之心又多了几分。以前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是张斗的对手,但是也不会相差太多。

    没有个三五十招根本就分不出胜负,现在看来,张斗要胜他简直是不要太简单,分分钟就能爆他个七进七出。

    他再也不敢正面挑衅张斗了,让手下的亲兵扶起自己,狼狈的向仓库外走去。

    就在他们要出仓库大门的时候,张斗的声音传了过来。

    “仓库重地,闲人免进!从今天起,没有我的手令任何人想要出去仓库都要以破坏仓库的罪名抓起来,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白文轩听到张斗的这道命令,胸口的一口老血差点就喷了出来。泥煤的!太欺负人了,这是要彻底的把自己的脸打肿才算拉倒啊!

    而仓库里的伙兵和张斗的亲兵却是兴奋异常,他们齐声高呼“是!”,这声应答彻底让白文轩狼狈而逃,他是没脸再来仓库了。

    次日的太阳刚刚升起,辽阳浙兵驻地的前锋营就开始忙碌起来。所有的士兵已经穿戴整齐的来到校场上,开始了5里的晨跑。

    他们中最前排有个高大的身影格外显眼,这人在前面边跑边喊口号。

    “1!.2!.3!.4!”,“1234!”

    后面跟着的士兵也跟着喊,一开始所有人都能跟上脚步,到了后来就开始有人掉队了。等到了最后一圈,几乎所有人都气喘吁吁。

    有几个人竟然躺在了地上不起来了,张斗看向自己的士兵们,一阵的摇头。这才是5里地而已,要是让这群士兵跑武装5公里越野还不得累死几个啊!

    还得练啊!张斗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摇头。

    虽然练得很累,但是所有的士兵都完成了跑圈。不为别的,就是看他们的把总张斗一点都没有偷懒,全程陪同他们跑下来,这群士兵就得坚持下去。

    当官的都能做到,他们这些大头兵还有什么好说的。

    吃过了午饭士兵们又开始了队列训练,虽然士兵们不理解为啥要把队列走得那么整齐,但是他们还是照做了。

    就因为张斗也在一丝不苟的完成任何的动作,而且完成的比士兵还要标准,训练量还是普通士兵的两倍。

    就凭他这一点,前锋营的士兵都服。华夏的士兵是最优秀的士兵,有时他们需要的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带头作用,他们就能迸发出无穷的力量。

    很快晌午到了,所有的士兵都拿着一个粗瓷大碗开始排队打饭。看着堆的高高的饭桶,额!好像只能叫饭桶。

    还有那桶冒着热气香喷喷的羊肉,所有人的嘴里不由自主的留下了口水。鲜嫩可口的羊肉实在是太诱人,那种吃到嘴里的味道,能让人忍不住把舌头都吞下去。

    就在所有人准备打饭的时候,一队人挤到了最前面。这群人还非常嚣张的拿出来了三个大号的食盒,往伙兵的面前一放。

    “快点给白把总的食盒装满,再磨磨蹭蹭的小心吃军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