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十一章 还请总兵大人为大斗做主!

第十一章 还请总兵大人为大斗做主!

    第十一章还请总兵大人为大斗做主!

    张斗听到陈策又向自己发难,心里就是一阵的郁闷。他只好出列,站到大账中央躬身施礼。

    “末将在!”说完张斗就低头不语。

    “张大斗你可知罪?”陈策的话语不善,听起来里面还带有少许的怒意。

    “末将不知?”张斗也郁闷啊!这大清早的自己刚到大帐,还没干啥呢!咋就又把总兵大人给得罪了?

    陈策一拍桌子,厉声喝到:“好你个张大斗,你在军中动用私刑打残10几个士兵。还对同僚动手,将副把总白文轩打伤,你还敢抵赖?”

    看着吹胡子瞪眼的陈策,张斗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白文轩在搞鬼,也是!白文轩可是陈策派下来掌控前锋营的棋子。

    现在被自己教训了一顿,这回打了小的,老的当然要出头了。

    想到这里他刚想出言辩驳,就见陈策把手一拍。对着帐外喊道:“来人!将张大斗与我拿下!”

    听到这里张斗心中一凉,这是要不给自己开口辩驳的机会,直接就要处罚的节奏啊!

    这时候,坐在一旁的戚金副总兵说话了。

    “咳咳!!”戚金先咳嗽两声,才说道:“陈总兵就这么决定是否有些不妥啊?”

    他一发话,帐内的众人都看向了戚金。连进来的那些陈策的亲兵也站在了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戚总兵对本帅的决定可是有异议不成?”陈策语气不善的问道。

    他知道戚金可是大明军神戚继光的亲侄子,就光凭这层身份他也是压制不住戚金的。而这支浙兵的实际控制权一直掌控在戚金的手中,他虽然名义上是这支军队的总兵。

    可是他可控制不了石柱的白杆兵和戚金手中的浙兵。本想着把自己的外甥放到前锋营里,好能一点点的消除戚金在浙兵中的影响力。

    进一步的掌控住浙兵,但是他那个侄子太不争气。以前还能在前锋营同张大斗分庭抗礼,但是自从上次斗殴之后,张大斗在前锋营的威望直线上升,已经把他侄子白文轩都给架空了。

    这次他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收拾下张大斗,好让自己的侄子白文轩从新掌控前锋营的大权。

    他就知道戚金肯定会跳出来反对,所以对于戚金的开口并不感到意外。

    果不其然,戚金说道:“总兵大人要处罚张大斗这无可厚非,但是用得要有个合理的理由吧!怎么的也得让大斗自辩一二吧!就这样不让张大斗辩驳,直接处罚,恐怕全军上下都会不服吧!”

    哼哼!陈策冷哼了两声,事情的经过白文轩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他可不认为白文轩会骗他,所以陈策用手一指张斗。

    “好!本帅就让你受罚得心服口服,你说说可是把十几名士兵打成残废。”

    张斗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还好啊!关键时刻还是戚金给力,几句话就给了自己一个辩驳的机会。

    是非曲直摆在那,只要把事情说清楚,到时陈策也不可能不讲理的惩罚自己,想到这他说道。

    “总兵大人容秉!几日前卑职发现前锋营的士兵缺乏近身肉搏能力,所以卑职就加强了士兵们的身体训练。

    为了能让士兵有体力每天都训练,卑职卖掉了家里的200亩祖田。每日都买20只羊来给士兵补身体。”张斗说道这里,激动得满脸通红。

    大帐内的其他军将听得都是脸色一变,这得多败家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张斗这么做不成了傻子了嘛!

    就连陈策听到这里心里也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自己今天这张老脸可能要丢人了。

    张斗平复了下激动的情绪接着说道:“可是,就在3天前。白副把总的亲兵十余人赶开了排队打饭的士兵,强行让伙兵给他们装50斤的羊肉。嗯!适当的夸张还是必要滴!

    伙兵只不过稍微一迟疑,就被他们打倒在地。还不依不饶的拳打脚踢,非要让那个伙兵躺上一个月不可。”

    张斗说道这里,大帐内的众人都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尤其的秦石,这货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竟然说了一句。

    “像这样的人打残都是轻的,要搁到咱们白杆兵非得砍头不可。就连那个什么狗屁的白文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当上前锋营把总的人就更不是好东西!”

    他这话不但骂了白文轩,就连陈策也给骂了进去。张斗是真不知道白文轩是陈策的外甥,但这件事在明军高层中根本就不是秘密。

    秦石的话听得白杆兵的主将秦民屏一皱眉,低声训斥道:“大帐之中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给老夫乖乖的闭嘴。”

    听到自家老子的训斥,秦石一缩脖子,在人群中隐蔽的向张斗做出个无奈的手势。那意思是兄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张斗向着秦石投入一个感激的眼神。

    陈策被秦石的“小声”嘀咕给气个半死,他还不能发作。秦石可是白杆兵主将秦民屏的儿子,他总不能把浙兵给得罪了,再把白杆兵也给得罪了吧!

    如果那样他只能是卷铺盖走人了,所以尽管生气秦石这小子的胡言乱语,他还是忍住怒火听张斗把话说完。

    “卑职当时就在场,当场就让人打了这群为非作歹的士兵30军棍。至于他们成了残废这事,可能是他们身体太虚弱的原因吧!卑职实在是不知了!”张斗说完就低下头,一副逆来顺受的委屈模样。

    陈策一听就觉得张斗说的是真的,但是他还是说道:“虽然那些士兵受罚是咎由自取,但是有个士兵被你掰断了手腕可是实情?”

    “确有其事!”张斗光棍的承认了。

    “好啊!你承认就好。身为军将,竟然无故伤害士兵致残,来人呐!”陈策听到这里,可算是抓住了张斗的小辫子,他兴冲冲的刚要叫人把张斗拿下。

    “且慢!”说话的正是戚金。

    陈策这个郁闷啊!怎么每次自己要处罚张斗,这个戚金总要出来搅局呢?当下说道:“张大斗自己亲口承认的,不知戚总兵还有何话可说?”

    “老夫相信大斗这孩子不会,无故的伤害士兵,这里边另有隐情也说不定呢!”戚金不慌不忙的说道。

    陈策被戚金给气得直翻白眼,他看着张斗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来。

    “你说!”

    “大斗不要着急慢慢说,有什么隐情尽管讲来。本帅自会与你做主!”

    戚金的话听得陈策就是一翻白眼,心说:这么红果果的偏向真的好吗?怎么好像张大斗还成了受害者了呢?

    “总兵大人!那个士兵非常的嚣张跋扈,在卑职前去制止他行凶的时候,他威胁卑职说是要让卑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话语里还多次侮辱卑职的家慈。所以卑职一时气氛,就抓住他的手,将那狂徒摔倒在地。

    至于那狂徒的手是怎么折断的,卑职就不知道了。此事在场的400多士兵皆可为卑职作证,卑职句句属实绝无谎言。”

    戚金听完张斗的话,不由得也是拍了下桌子。“竟然还有这等狂徒,还请总兵大人为大斗做主!”

    陈策听到这,心中的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太欺负人了有木有,把人家的手腕折断还要惩罚人家。

    但是作为士兵竟然以下犯上,辱骂上官也不能说张斗做得不对。陈策只好用出了转移大法,“额!张斗你可有打伤副把总白文轩?”

    “绝无此事!大人,全场的士兵都可为卑职作证。白文轩想要阻止卑职对那几个士兵用刑,卑职没有答应,白把总就离开了。”张斗赶紧辩解道。

    陈策听到这里全是搞明白了,自己那个外甥很可能是骗了自己。明明斗不过人家张大斗,却让自己这个总兵给他出气。

    可是自己这个总兵有名无实,权利有限。有戚金在根本就动不得这个张大斗,看来只有日后再想办法慢慢的收拾张大斗了。

    想到这他一拍桌子,“张大斗!虽然你处罚士兵没有过错,但是处罚的过重导致十余士兵的伤残。本帅罚你三个月的饷银,你可有异议?”

    又扣钱?自己到了大明还没几天呢!就不见了半年的饷银,这要是时间久了,还不得倒找朝廷银子啊!

    尽管心中腹诽,但是张斗还是点头称是!

    陈策越看张斗越是不顺眼,总是用若有若无的目光扫向张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