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十四章 分兵

    第十四章分兵

    张斗听完瞬间脸色就涨的通红,他对着周敦吉激动的说道:“我怎么会怕死,如果要是同女真人开战,我张斗愿为先锋!”

    周敦吉则是轻蔑的说道:“怕死就不要找借口,不然你干嘛反对与建奴决战。”

    “我只是不想让咱们分兵而已,可没反对与建奴开战!”张斗说道。

    陈策看见张斗就是心烦,此刻再不愿意听他说话,当即说道:“此事就这么定了,明日一早,白杆兵去浑河北岸扎营,准备与建奴决战。而戚总兵带着浙兵在南岸扎营,防备建奴偷袭大军营寨。”

    张斗见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他又上前一步说道:“卑职愿与白杆兵一同过河与建奴决战,省的有人说卑职贪生怕死。”

    他的话听得大帐内的众人一愣!没想到张斗竟然愿意同白杆兵一同过河与建奴决战,要知道两支互不信任的军队在一起,不但起不到应有的作用,还能拖累一方的战斗力。

    戚金听到张斗要过河与建奴决战就是一皱眉,他可不认为张斗过河是一个好的选择。白杆兵根本就不信任张斗,肯定会把张斗安排在最后方看守辎重。

    那样的话,打赢了根本就没有张斗的功劳,如果打输了张斗还要背负战败的责任。所以他当即说道:“大斗休要放肆!赶紧退下去!”

    陈策听到张斗要过河与白杆兵一同出战,他的眼睛就是一亮。心里说道: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女真人可不好对付。

    白杆兵们打仗是厉害,但他们肯定会拿你当炮灰,那样小子你就等着倒霉吧!想到这里,他不由露出了一点笑容。

    “既然张把总出战急切,本帅就应允了。明日一早你同白杆兵的亲将军一同过河,过河后一切都要听从秦将军的吩咐。如有违背,军法从事!”

    戚金本想把张斗劝回去,可是陈策的最后一句话彻底堵死了张斗的退路,他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来。

    戚金无奈的看着张斗,只是叹了口气。他也只能帮助张斗到这里了,接下来的一战是生是死就全靠天意了。

    盛京城,总兵衙门内正围坐着一群金钱鼠尾的女真贵族。他们一个个拖着疲惫的身躯不情愿的来到这里议事,本来说好的攻下盛京三天不封刀,结果才过了一天就结束。

    他们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尤其是雅巴海,前一刻这货还在女人的身上运动。结果还没完事呢!就被叫来商议事情,他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作为正黄旗的他备受努尔哈赤的重用,现在已经是一名甲喇章京了。手下也有5个牛录的甲兵,也算是女真人里高层的一员,仅次于一些贝子的地位了。

    他一到总兵府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发现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再没有了昨天打进盛京城的那股兴奋劲。

    努尔哈赤就在正中的主位就坐,他往下看了一眼,觉得人都到齐了。开口说道:“就在今天下午,明军来了一支4000多人的援兵就驻扎在浑河南岸。到了傍晚,又来了一支3000人的援军与这支队伍汇合。”

    下面的女真高层听到这里,纷纷的开始议论起来。他们都吃惊明军援军到达的速度,按照他们的理解。从接到盛京被围攻的消息再到派出援军抵达盛京,怎么也得要半个月的时间。

    那时他们女真人早已把盛京城稳固下来,到时就是明军来再多的援军也抢不回盛京。可是这支明军来得如此的突然,大大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努尔哈赤看了眼正在交头接耳的女真贵族说道:“明军援军已经抵达,你们有什么想法都说一说?”

    他的五儿子莽古尔泰刚刚被任命为四大贝勒,可以与其他的代善、阿敏、皇太极一共轮流掌管后金的一切军政大事。

    此时的他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他率先说道:“阿玛!不过是来了区区几千明军,待明日孩儿出去把明军杀散也就是了,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满不在乎的说道。

    努尔哈赤听到莽古尔泰的话就是一皱眉,他十分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作战勇猛,每战必身先士卒冲在最前列,是他手下一员不可多得的猛将。

    但是缺点也十分的明显,莽古尔泰冲动易怒。经常头脑一热就干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出来,而且为人狂妄自大,看不起任何人。

    所以努尔哈赤早早的就对他失望透顶,绝对不会把自己的汗位传给这个儿子。如今听他这么大意轻敌,不由得开口说道。

    “莽古尔泰不可大意,如果来的是普通的明军。只要打听到盛京已经落入我们的手中,必然会退走。但是这些明军非但没有退走,还频频的派出夜不收打探盛京的情况,很明显他们是要准备与我们一战。

    以区区7000多人,竟然敢与咱们3万铁骑决战。我想明军的将军不是个傻子,就是一个疯子。疯狂的明军才是最可怕的啊!”努尔哈赤说道最后还轻声的嘀咕了一句。

    城外的明军让他想起了当年萨尔浒之战里的明军将军杜松,明知战败却不逃走,还率领自己的几十亲兵向他发起自杀性的冲锋。浑身被射中十几箭尤杀死两名甲兵,可以说是让他敬佩的敌人。

    万一城外来的是同当年一样的明军,那样的话这一战还真不好打。不付出点代价休想击退这些明军,万一再让其他的明军赶到,没准还真能把盛京城夺回去。

    这时又一个儿子站了出来,“阿玛!不管明军来了多少人,可以肯定的是,明军的援军已经抵达。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援军到来,以儿子之见还是把其他的甲兵都都召集来盛京为好。一旦咱们的甲兵齐聚盛京,还能让来的明军有来无回。”

    努尔哈赤点了点头,他的八儿子皇太极一直就是以智谋著称。每战都是算无遗策,而且作战有勇有谋,是不可多得的将才。

    唯一让他不满意的就是这个儿子和汉人走得极近,这让他十分的不喜欢。虽然皇太极各方面表现的都不错,但是他还是得仔细的考察下这个儿子。

    “阿玛!不必担心,来的只是明军的一小部分人马。咱们明天可以先看看明军的动向再说,一旦明军有过河的迹象。咱们可以半渡而击,到时必能大获全胜。要是明军害怕退走,咱们也可以趁势从后面掩杀。到时孩儿愿领一支人马前去攻打明军,还望阿玛成全。”

    说话的是努尔哈赤的二子代善,这个儿子一向足智多谋,是治理内政的一把好手。目前是他最看好继承人,努尔哈赤听到代善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

    巴彦和朗格都是正红旗的牛录章京,他们都是二大贝勒代善的手下。在攻打盛京之前他们就被告知,只要攻下盛京可以三天不封刀。

    可以尽情的拿城内的汉人玩乐,听到这个消息的他们高兴坏了。汉人女子那白皙的皮肤,诱人的身段,还有那一点点的小脚,想一想都让人血脉贲张。

    本来他们还以为攻打盛京这座坚城要经过几场血站呢!可谁知根本就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打下了这座坚城。

    进到城内的他们当时就疯狂了,二人约定好了。以三天为准,看谁杀的汉人最多。二人定下约定后就带人各自离开了,开始了血腥的杀戮。

    巴彦带着手下的牛录快速的在盛景城中穿梭,那些高大的宅院他是不敢进的,因为那里早已成为了女真高层的乐园。

    他只有选择一些商贾之家下手,不但收获颇丰,还能让手下的旗丁也跟着快活快活。很快他就选定了一个目标,这家商贾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

    他们家的大门敞开,院子里的地上摆放了很多的金银财物。就连家里的男人们也都剃了头发,留成金钱鼠尾的模样。

    这些汉人的头发一看就是刚剃的,有些地方还因为剃的匆忙,留下了不少的伤口。这些人都跪在那堆财物的后面,全身瑟瑟发抖,一副逆来顺受甘愿当奴才的模样。

    巴彦看到这里心中就是一阵的冷笑,现在才想起来剃头给女真人当奴才。晚了!你们早干什么去了?

    自己可是伟大的女真人,有着高贵的血统。就算汉人泥堪想要做他巴彦的奴才,也得看他巴彦大爷的心情。

    就这几个汉人巴彦还真的没看上眼,而且这家人能拿出这么多的财物。那么他们自己藏起来的财物还会更多,只要杀光了这群汉人,他们的财物和女人还不一样是自己的吗?

    想到这里的巴彦眼中凶光大盛,他大踏步的来到那个前排的老者身前。也不说话,抬手就是一刀,向着老者斩去。

    那老者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等人已经展现出最大的诚意准备投降,可是对方为什么还要杀他呢?难道自己拿出了全部的财物还不能换回来一家人的性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