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十章 干啥都不容易啊

第二十章 干啥都不容易啊

    第二十章干啥都不容易啊

    此次失败所有的女真人都看得清楚,正红旗真的是尽力了。他们的白甲兵全军覆没,退下来的甲兵也是人人带伤。

    实在是这股明军太凶悍了,太难缠了。就像一根没有多少肉的骨头,要想一口吃下这股明军非得崩点努尔哈赤几颗牙不可。

    努尔哈赤面对如此难啃的骨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如果这样的明军有几万人他肯定转身就走根本就不会同明军作战。

    但是这股明军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只有4000人而已。就是用人命填,也能把这些明军消耗光。

    如今的努尔哈赤号称兵强马壮,可他的甲兵也不过6万左右。他可不会拿宝贵的女真人去消耗眼前的明军,所以他使出了车轮战这一招。

    明军毕竟人少,只要打上半天肯定能消耗光明军的体力,到时要杀要刮就要看女真人的心情了。

    打定主意的努尔哈赤派出了自己的正黄旗前去攻打明军。

    刚才那一战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马宝还是死死的抱住那具女真人的尸体不撒手。任凭别人怎么搬都不行,最后众人没有办法了。

    只能把女真人的头颅砍下,就这么让马宝抱着去后方包扎伤口。秦石看到马宝的时候眼圈都是红的,这就是他们石柱的白杆兵。

    秦石整理了下身上的衣甲就来到了自己的父亲面前,“大人!末将秦石请求出战,前方的将士实在太累了,末将上去替他们打一阵!”

    秦民屏看着儿子那张年轻的脸,他犹豫了。秦石可是他唯一的儿子,现在又面对穷凶极恶的女真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回去后他怎么跟家里的妻子交待啊!

    但是!如今把自己的儿子派上第一线,又能极大的鼓舞军心士气。他想了一会才说道:“邦屏!你带秦石去把前面的兄弟换下来休息一会!”

    他的弟弟秦邦屏领命下去了,秦石也高兴的跟了上去。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要用女真人的血来证明自己的勇敢。

    努尔哈赤并没有给秦民屏多少准备的时间,只是半个时辰,正黄旗的女真人又攻了上来。这次他们没有在骑马冲击白杆兵的阵势,也没有用白甲兵打头冲阵。

    他们就是推着盾车向着白杆兵冲了过去,白杆兵对于这种盾车毫无办法,只能硬抗。他们手里可没有能击碎盾车的火炮,现在就是调张斗的前锋营上来也来不及了,只能和女真人硬拼。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渐渐的来到了天空的正中。下方浑河边开阔的大地上,两支人马交战的正酣。

    他们双方已经打了快一个上午了,努尔哈赤轮流的派出八旗各部进攻白杆兵。而白杆兵也顽强的抵抗女真人的进攻,双方打到现在就是意志力的比拼。

    谁要是坚持不住,谁就会输掉整场战斗。

    秦石带领手下的士兵刚打退了一次女真人的进攻,他胡乱的用手擦了擦满是汗水的脸。这时他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打了一个上午还没吃东西呢!

    他从随身的小口袋里抓出一把炒面塞进嘴里,就着凉水胡乱的吃了两口。咸香的炒面快速的补充着他的体力,只是两口他就有饱的感觉。

    自从上次在张斗那里吃过炒面后,他就对那个味道念念不忘。回去后他也命人做了一些带在身上,平时要是饿了,他可以随时的吃一点垫垫肚子。

    没想到这次派上了用场,女真人的轮流进攻根本就不给白杆兵休息的时间。他们只能在战斗的间隙,匆忙的吃几口大饼。

    那东西又干又硬,还不好嚼。味道还不怎么样,这个张斗的炒面一比简直是差上十万八千里。

    吃着炒面,秦石又多佩服了张斗几分。他还没有休息一会呢!有人一声惊呼,“建奴又上来了!”

    秦石赶紧抖了抖手上的炒面,从地上抓起白杆枪再次投入战斗。

    远处努尔哈赤看着正在交战的战场,他的眉头皱成了个川字。眼前明军的韧性超出了他的想象,已经打了一个上午了,明军一点崩溃的迹象都没有。

    而他的女真八旗伤亡都有4000多人了,他在犹豫这么打下去到底值不值得。要是围困这些明军呢?还是渡河先去攻打南岸的明军大营?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一个身材矮小的将军跑来跪倒在努尔哈赤的马前。

    “奴才李永芳见过汗王!”

    努尔哈赤看了眼来人,这人是个汉人,叫李永芳。曾经是明军抚顺的游记将军,努尔哈赤率兵攻打抚顺的时候,他就投降了,是大明投降努尔哈赤的第一人。是最铁杆的汉奸,努尔哈赤一向把他当成吉祥物养着,还让他娶了阿巴泰之女成为抚顺额驸。

    女真人里一向看不起这个软骨头,今天战事正在焦灼的时候,不知道这个汉人跑出来干嘛?

    “李永芳!你有何事?”努尔哈赤问道。

    “秉汗王?奴才观察明狗的军阵离盛京城并不远,只有5-6里左右。而盛京城头的大将军炮的最大射程完全可以打到那里,咱们是不是……”李永芳还没说完,努尔哈赤的眼睛就亮了。

    对啊!明军可没有扎下营寨,没有坚固的工事。如果用大炮轰击肯定能让明军大乱,但是自己只要带人在后面追杀就够了,定能讲明军赶下浑河。

    想到此处,努尔哈赤不由得哈哈大笑。“好!好奴才!李永芳只要你的办法能行,此战我记你首功!”

    李永芳听完一缩脖子,记自己首功?那群拼死拼活的阿哥贝勒还不得生撕了自己啊!想到这他赶忙说道:“奴才就是出个主意,可不敢和众位贝勒阿哥们比。奴才的办法众位贝勒阿哥肯定也想到了,不过让奴才先提出来了而已。万万当不得首功!当不得!”

    “好!先提出来那也是大功一件,就赏你白银千两!美女10名!”记李永芳首功不过是努尔哈赤那么一说,根本就没有当真。

    现在李永芳自己提出来,努尔哈赤正好就把话收了回来。

    李永芳转身去明军俘虏中去找炮手了,他一边走一边擦汗。刚才汗王提出记自己首功的时候,他看到了一群贝勒阿哥那刀锋般的眼神。

    还好自己反应快,果断的推掉了功劳。不然日后有自己苦头吃的,如果同时得罪了所有的女真贵族,那可不是好玩的。

    哎!这汉奸当的也不容易啊!处处得夹着狗尾巴做人,连放个屁都得找没人的地方偷偷的放,一不小心就容易得罪人。

    哎!干啥都不容易啊!

    他很快就来到了看押明军俘虏的地方,就在明军的俘虏中他挑出来了三十几个炮手。在一手银子,一手钢刀的威逼利诱下,这些炮手很快就屈服了。

    秦石正在拼死的抵抗女真人的进攻,他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打退敌人的进攻了。总之他现在就是一个字,累!

    这时所有白杆兵的感受,女真人就像疯了一样,一波又一波的攻向他们。白杆兵也一样一次又一次的打退女真人的进攻。

    这次打退女真人后,他们并没有向往常那样很快的就打了上来。而是给了白杆兵很多的休息时间。

    秦石借着这个功夫赶紧处理下左臂的伤口,这是被一个甲兵的刀划了一下。虽然伤口不深,但是总是流血也麻烦。

    这时秦邦屏走了过来,“小石头!建奴这么久都没打上来肯定有什么阴谋,你赶紧去你父亲那里吧!万一建奴要是使些阴招你也能逃走。”

    秦石知道叔叔这是怕自己出意外,当下说道:“叔父!小侄的弟兄都在这里,我哪也不去,我要和我的弟兄在一起……”

    他还没说完,就被远处传来的一声巨响给打断了。只见盛京城头那几门大将军炮轮流向着他们的阵地不停的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