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十一章 秦民屏笑了!

第二十一章 秦民屏笑了!

    第二十一章秦民屏笑了!

    秦石眼见一颗铁球炮弹就砸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炮弹弹起后就击中了一名士兵,那名士兵瞬间就被炮弹撕成碎片。

    是的!就是碎片这个词。炮弹巨大的动能一下子就把那人撕扯成了碎块,接着又来势不减的向着秦石打来。

    当时秦石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的冰寒,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都被这股寒冷给冻住了。自己有心想要躲开这颗炮弹,但是僵硬的身体就是不听使唤,根本就动不了。

    他把眼一闭,心说:完了!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随后在他耳边就响起了一声大喊:“石头!快躲开!”接着就是一声惨叫传来。

    秦石觉得自己被人推了一把,他一下子就向一侧摔倒在地下。随着他的摔倒,炮弹似乎集中了什么,猩红的血液溅了他一脸。

    秦石赶紧挣扎着从地上趴了起来,他向刚才自己坐着的地方一看,眼圈瞬间就红了。他从喉咙里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叔父!!!!”

    就在他刚才坐着的地方,秦邦屏已经被炮弹打成了两节。只剩下腰部以上还在原地躺着,下半身已经不知去向。

    秦石扑到秦邦屏的身前,用颤抖的双手抱起秦邦屏,说道:“叔父!啊!叔父!”

    此时的秦邦屏艰难的抬起手臂,他用那支沾满泥土的手擦去秦石脸上的泪痕。

    “小石头啊!叔父是不行了!”

    “不!叔父!我一定会治好你!一定会的”秦石有点疯狂了,从小到大这个叔叔比他亲爹对他都好。

    秦邦屏没有儿子,女儿到是有四个,所以他把全部的爱都投到这个子侄身上。

    每次秦石闯了祸,只要往叔叔家里一藏准没事。他的父亲秦民屏说了多次都没有用,而他这个叔叔每次都是振振有词的说:“你的儿子,你不疼,我疼!”

    所以秦石对这个叔叔的感情极好,这次又是他推开了自己。把生的希望就给秦石,而自己却被炮弹打中命不久矣!

    “小石头!别说话,听叔叔把话说完。叔叔的时间不多了!”

    秦石赶紧点了点头,口中“嗯!”了一声。

    “小石头!咱们这次是要栽了,守不住了!”秦邦屏费力的说出这句话,又喘了几口气继续说道。

    “你赶紧趁着建奴还没打上来马上过河,不要去陈策的大营。直接去辽阳,再去宁远,然后一路南下,回家去吧!”

    秦石刚要反驳,但是看到自己叔叔费力的喘气,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秦邦屏脸上努力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小石头,别不把叔叔的话当回事。叔叔早都看明白了,就凭大明这些当官的德行,根本就打不赢建奴。咱们石柱的血流的够多了,一定要为咱们石柱保留下元气啊!”

    秦邦屏又说道:“我知道你不信,咱们在北岸已经打了一个上午,南岸的浙兵可曾派来一兵一卒?”

    他的话听得秦石就是一愣,是啊!他们在北岸拼死拼活,南岸的浙兵却一直是看热闹。如果说普通的士兵看不出来白杆兵已经疲惫不堪也就算了,为什么陈策那老东西也没看出来?

    太不应该了!那群浙兵来北岸支持他们的只有张斗一人而已,虽然张斗被他们安排看守浮桥,但是那也是跟他们同生共死。

    这样一比起来,秦石的心里就像有一根拔不出的刺,扎的他心里难受。

    “小石头!不说和咱们有过节的浙兵了,就是总督袁应泰。他的军令里说,让咱们找来救援盛京,他带着大队人马随后就到。可是都一天一夜了都没见到一兵一卒,这难道还不能说明明军靠不住嘛!”

    秦石听完叔叔的话,良久无语。等他反应过来,叔叔秦邦屏已经走了。

    这时盛京城头的火炮不停的咆哮,炮弹连续不断的打在白杆兵的阵地上。已经战斗一上午的白杆兵原本就疲惫不堪,再加上火炮不断的在阵地上造成伤亡。

    他们崩在心里的那跟弦一下子就断了,再没有了一开始那种气势。开始纷纷的后退,企图躲避炮弹的轰击。

    秦石一见白杆兵们纷纷后退,也顾不得其他,他背起叔叔的尸体,带着自己的手下快速的向中军跑去。

    此时的努尔哈赤看到白杆兵的混乱,大喜过望,他当即命令全军进攻。

    数万的女真人向着白杆兵一下子压了过去,白杆兵顿时就慌了。他们纷纷的向后逃跑,从撤退变成了溃败,再也不听军将的命令了。

    中军的秦民屏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完了!白杆兵算是完了!其实真正被炮弹打死的白杆兵并不多,但是这些士兵大多是第一次见到威力如此之大的火炮。

    还有被火炮击中的场面实在是太恐怖了,加之他们已经战斗了一个上午。所有人都疲乏至极,而且女真人还源源不断的进攻,他们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取胜的希望。

    整个队伍一下子就垮了,白杆兵们向着浮桥蜂蛹的跑去。

    张斗一直就在密切的注意战场的情况,当他看见盛京城头升起一阵的白烟。他的心说:来了,果然还是和历史上发展的一样。女真人还是买通了炮手,向白杆兵的阵地开炮了。

    当他看见白杆兵再也坚持不住,向着浮桥溃散的时候。张斗一个健步跳上车顶,他吐气开声,大声的吼道:“张斗在此断后!所有的白杆兵兄弟向这里有秩序的撤退。大家放心,只需要有一个兄弟还在北岸,我张斗绝不过河!”

    午后的太阳正足,张斗现在车顶。阳光从他的头顶照下,在他身上的甲胄上泛起淡淡的金光。

    张斗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威风凛凛,看得逃跑的白杆兵一下子心里就有了主心骨。张斗话里说的好,只要有一个兄弟还在北岸,他就绝不过河。

    这是要誓死为他们断后的友军啊!一时间白杆兵的军将脸上都露出惭愧的神色,他们处处提防人家张斗,而张斗却在关键的时刻站了出来。

    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白杆兵如何能接受得了。一些脾气火爆的军将停下了逃跑的脚步,纷纷转身杀向冲上来的女真人。

    是啊!一个外人都能为他们石柱白杆兵做出牺牲,他们这些军将又何必在乎自己的生死呢!

    瞬间!白杆兵就在与女真人接战的地方打出了一轮反击,他们的反击打得女真人措手不及,纷纷被白杆兵的亡命攻击打得倒退。

    努尔哈赤要看自己就要成功的把明军赶下浑河了,突然战场上出现了一个大汉。这人仅凭一句话就让狼狈逃跑的明军停了下来,还打出了一次反击。

    竟然将他的八旗精锐给打得节节败退,这让努尔哈赤如何能接收的了。他立即下令处死后退之人,并且下令所有人不许后退。

    贝子后退斩贝子,贝勒后退斩贝勒。这一军法对所有人有效,任何人后退都是个死。随着这条军令的下达还有几十颗人头的震慑,终于止住了不断后退的女真八旗,与明军僵持在了一起。

    白杆兵毕竟已经是疲乏至极,刚才全凭一股血性才能将女真人杀退。这一僵持起来他们渐渐的坚持不住了,好在他们逐渐的向着浮桥撤退。

    一些白杆兵已经成功的撤退到了南岸,剩下的白杆兵开始有秩序的撤进前锋营的车阵,向着南岸转移。

    努尔哈赤眼看着煮熟的鸭子要飞了,他心中万分的焦急。如果让这些近战凶猛的明军退到南岸的明军大营里去,那就成了天大的麻烦。

    擅长火器的明军加上擅长近战的明军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他们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有可能是3,或者是4。

    单独的几千近战的明军就已经让女真人付出了接近5000的勇士,如果要是让明军汇合在一起,那么女真人要付出多少勇士的生命?

    1万人?2万人?努尔哈赤已经不敢想下去了,他派出了手中最精锐的力量~正黄旗的白甲兵。

    这千人的白甲兵都是从各旗白甲兵中选出的精锐,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精锐,他们一投入战场,白杆兵再也坚持不住了。他们开始了溃败,不少落在后面的白杆兵纷纷被正黄旗的白甲兵击杀在原地。

    秦民屏看到这里,知道应该做出决断了。他叫过儿子秦石说道:“现在我以白杆兵主将的身份命令你,马上带着还能动的弟兄撤退!”

    秦石看着自家老子决绝的神色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刚想说什么就被秦民屏给打断了。

    “秦石!你敢抗令不成?”

    秦石没有办法只能行了个军礼,“是!大人!”

    他转身的一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

    看着远去的儿子,秦民屏笑了。他高声喊道:“中军的兄弟!杀身报国就在今朝!兄弟们!跟我冲!”

    言罢!就带着中军的300人向着女真人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