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十五章 看把我吓得!

第二十五章 看把我吓得!

    第二十五章看把我吓得!

    张斗随即下令,“二狗子,让伙兵们点燃炸药包丢出去!”

    “是!大人!”二狗子大声的应答道。

    秦石有些不明白,问道:“炸药包是什么东西?”

    此次进攻的是正红旗的甲兵,虽然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们损失的最多,但是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不能例外,必须轮流去攻打明军的车阵。

    朗格正在指挥着战斗,虽然他们人手损失的不少。但是他们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已经接近了明军的车阵。

    只要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他有信心打破明军的车阵,杀光里面的明军。他正在坐着白日梦呢!只要攻破明军的车阵,到时他一定会得到奖赏,不但是手下的丁口还会增加。汉人泥堪奴隶也会赏赐不少,那时那些白白嫩嫩的汉人女子还不任由他朗格玩弄啊!

    正想美事的他,突然注意到从车阵里丢出很多的小布包。这些布包还冒着白烟,打着滚就落入到了围攻车阵的人群里。

    朗格忽然就感觉不好,他当即下令撤退。凭借着多年的征战经验,他可以肯定那些布包一定是明军的火器。

    在不明情况下,他不能让已经损失惨重的正红旗再遭受打击了,如果损失惨重的回去,自家主子是不回放过自己的。

    他的命令刚刚下达,一连串的爆炸声就传进了他的耳朵。只见围攻车阵的正红旗甲兵被一阵白烟笼罩,烟雾中不时还有人影飞起。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夹杂着人的惨叫声传入了朗格的大脑,朗格看着被白烟笼罩的区域,脑子里一片空白。

    完了!这下可完了!这可是整整一个甲喇的甲兵啊!就怎么没了?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过去看看的时候,从车阵里又丢出来了许多布包。

    这次朗格学聪明了,他大声的下令。

    “撤退!快撤退!”其实不用他下令,正红旗的甲兵已经开始向后慢慢的退了下来。毕竟这种爆炸实在是太恐怖了,刚才还好好的一个大活人。

    转眼间就被炸得四分五裂,残肢断臂,内脏鲜血到处都是。明军的车阵前宛如修罗地狱般的恐怖,一些女真人再也忍不住了,张口“哇哇!”的吐了起来。

    朗格顾不得其他的了,他赶紧带着自己的亲信人马退了下去。

    这时车阵移动了,露出了一个缺口,张斗带着杀手队,秦石带着白杆兵从里面杀了出来。他们来到外面就开始砍杀那些来不及逃走的女真人,这些女真人已经被炸药包震得晕头转向,根本就没有反抗就被斩杀一空。

    接着车阵一开,张斗和秦石带着人又退了回去。车阵又一次的恢复了平静,唯一变化的是车阵的外围多了很多的残缺不全的尸体。

    努尔哈赤这次没有再处决逃跑回来的甲兵,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可以凭借勇气抗衡的力量,他不明白明军到底还有多少底牌没有用出来。

    他刚刚算了一下,打到现在他手下的八旗已经战死过5000甲兵了。而那些受伤的甲兵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会有很多因为伤势恶化而死去,这么算下来只是打垮了半数的明军他就得损失8000人。

    建州一共才有多少甲兵啊!还不到6万人,对外他一直号称10万甲兵。这一仗过后还能剩下多少呢?

    这次攻打盛京到底值不值得呢?他在默默的计算得失,如果就这么退回去呢?

    这个想法刚在脑子里兴起,就被他给掐灭了。如今他建州后金的强大,就是建立在他不败的基础上的。

    如果这次攻打盛京无功而返,还损兵折将。那么他努尔哈赤战败爱新觉罗家族没落的传言就会传的到处都是,他的敌人也会像饿狼一样的扑上来把他撕的粉碎。

    所以现在他无论如何都要打赢盛京这一战,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但是他一看到明军的车阵就是一阵的头疼,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车阵已经让他的勇士损失了千余人。

    如果要彻底的拿下还不一定要死多少勇士呢!他刚要下令继续进攻,一转眼就看到了一旁的李永芳。

    他的眼睛顿时一亮,“李永芳!”

    李永芳听到汗王叫他,吓得他一哆嗦。刚才汗王那阴沉的脸他早已看到了,所以他一直把自己的身形藏到别人的后面,就是怕汗王叫他去攻打明军的车阵。

    如果以他那点人马去攻打车阵就和送死没有区别,所以这货异常的低调,低着头已经老半天了。

    刚才感觉自己的脖子有些酸麻他刚抬头活动下脖子就被努尔哈赤点到名字,他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

    自己已经装了那么久的孙子了,怎么就不能再装一会啊!一会别人去攻打车阵自己再活动脖子不干嘛!自己这个贱啊!

    不过后悔也晚了,他只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跪在努尔哈赤的马前。

    “奴才李永芳在!”说完他就忐忑的低下头不说话。

    “永芳啊!”努尔哈赤的这句“永芳”吓得李永芳差点尿裤子,心说:汗王这是怎么了?这么客气难道是要自己去送死。

    想到这里他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想他当狗、当奴才的不就是为了活命嘛!如今是活不下去了!

    他哭着对努尔哈赤说道:“奴才李永芳愿为汗王效死!”说完就泪眼婆娑的看着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一看自己一句“永芳”就把李永芳感动的痛哭流涕,不尽开怀大笑:“哈哈!永芳不必如此,你是我大金的驸马,我定会重用于你!”

    李永芳一听,不像是要自己送死的样子。随即止住了哭声,“汗王有事尽管吩咐,奴才定当全力以赴,万死莫辞!”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现在你就去城头发炮,给我打碎明军的车阵。事成之后,记你大功一件!”努尔哈赤笑着说道。

    李永芳一听心里就有底了。心说:你早说啊!看把我吓得,不就是让那些炮手开炮嘛!容易!

    啥?你说太远打不到!多装药不就完了嘛!啥?你说火药装多了会炸膛?炸膛就炸膛呗!反正死的是炮手,跟他李永芳一文钱关系也没有。

    炮手死光了,再招就好了,反正有那么多的明军俘虏,总有几个会开炮的吧!

    火炮炸膛没有了?那就更好了,不是我李永芳不出了,火炮都没有力,怎么的也不能把自己当成火炮打出去吧!

    抱着这种心里,他又一次的来到城头。这次他让炮手攻击10里外的明军车阵,炮手听了一脸的苦瓜像。

    10里!太远了,这是大将军炮理论上能打到的最大距离。但是大明的火炮铸造的质量让人堪忧,上面全是沙眼不说,炮膛的内壁也是凹凸不平。

    这种炮谁敢全装药啊!平时装一半的火药守城还行,刚才为了攻击白杆兵的阵地他们已经冒险装了八成的火药了。

    还好老天保佑,那回下没有炸膛。现在又让他们装十成火药攻击浑河边上的明军车阵,这不是明摆着要让他们送死嘛!

    一个炮手刚提出异议,就被一旁的女真人一刀砍下了头颅。这下所有的炮手都不敢废话了,他们心里问候着李永芳家里的女性亲属,一边战战兢兢的装药。

    全装药的每次射击都是在闯鬼门关,这些炮手不敢大意,把火药称了又称,把炮弹选了又选,最后忙活了好久才把一门大将军炮装填好了火药。

    最后的点火,他们轮流抽了生死签。一个年轻的炮手颤颤巍巍的来到火炮前,把手里烧红的铁条向着炮门戳去。

    只听见“轰!”的一声,火炮发出一声怒吼,向着明军的车阵打去。

    这发炮弹装药十足,动力强劲,呼啸的向着车阵打来。但是炮手的角度没有找好,炮弹打在车阵前方百米的地方又弹了起来,还没有接近车阵就不动了。

    张斗听见炮声,心中一紧。心说:来了!

    虽然他做了很多的准备来防备女真人的火炮,但是他对这些在后世互联网上看到的防备炮击的方法心里还是没有底。

    万一要是让那个大神给忽悠了呢?

    这时盛京城头接二连三的响起炮声,炮弹不停的向着他们的车阵打了过来。

    一发炮弹打得角度刚好,装药也十足,炮弹飞行了10里的距离,正中前锋营车阵的一辆偏厢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