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十七章 断桥

第二十七章 断桥

    第二十七章断桥

    不光是陈策,就连大帐里的人都不淡定了。生擒敌酋可是大功,虽然说杜度算不上是敌酋,可一个老奴的孙子就足以抵得上所有的荣誉了。

    大帐内最不平衡的就要数周敦吉了,此刻的他暗自咬碎了牙。为什么抓住敌酋的不是自己,想他带人打生打死的一个上午数次的险些丧命,最后却被一个年轻人捡到个便宜。

    他不甘心啊!这么大的功劳要是落到他的身上,不要说是将功折罪了,就是连升三级也毫不为过。

    他紧盯着报信之人说道:“你可看仔细了,确实是杜度吗?”

    那个报信的这个郁闷啊!抓住杜度根本就不是重点好伐!这群将军怎么一听到这个消息眼睛就放光呢!

    面对自家将军的问话,他说道:“确实是杜度,在他身上搜出来了固山额真的大印。”这下所有人都确定了,肯定是抓住了杜度无疑。

    “那个杜度在何处?”陈策迫不及待的问道。

    额!伤兵几次说话都被人给堵回来,这个郁闷啊!

    人家是大帅,他还得老实回答。“大帅!杜度已经跟着我们这些伤兵一起运到了大营中,还有……”

    他还没说完,又一次被打断了。“走!咱们也去看看杜度到底长什么样?”说着陈策就要起身去看杜度。

    这个伤兵真的着急了,他再也顾不得上下尊卑。直接开口说道:“大帅!早上老奴就已经去调集所有的建奴来盛京共同攻打咱们,现在都有可能到了。张把总说,让咱们快走,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说完他一个头磕在地上,再不起身。

    这个消息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吓傻了,他们呆呆的看着地上的伤兵久久无语。3万建奴就已经让他们吃不消了,现在所有的建奴都来了,那他们只有全军覆灭这个下场了。

    陈策一下子失去了要去看杜度的兴趣,他问跪在地下的伤兵说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大帅!这是杜度亲口招供的,绝对没有假!”伤兵说道。

    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万一那个杜度说的是假话,咱们不是错失了大好机会?”众人一看说话的正是周敦吉,此刻的他妒忌的要命,已经失去理智了。

    只要张斗赞同的,他肯定要反对,完全就是损人不利已的态度。

    此时的陈策想了一会做出了决定,“全军即可拔营与总督大人汇合,到时咱们再回来解救前锋营。”

    他终于下定决心离去,现在陈策手里可是有着杜度这张王牌。即使离去也不算是战败,而且功劳还是非常的巨大。

    如果再不走一旦被女真人包围了,到时杜度再被对方抢回去,他们还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所以思来想去,陈策终于下定决心退兵离去。

    “大帅不可!前锋营现在还在北岸,无论如何也得接应回前锋营再离开,不然会让所有的将士寒了心,那样就再没有人为国效力了。”戚金一听要丢下张大斗离开,他就急了,当即反对道。

    “戚副帅此言差矣!张大斗生擒敌酋大帅自然会为他报功,如今离去也是迫不得已,为形式所迫。到时朝廷封赏下来自然不会缺少张大斗的那一份!”周敦吉说道。

    此刻他听到陈策要丢下张斗离去,他的心里就乐开了花。张大斗啊张大斗!让你生擒敌酋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被全军抛弃的命,即使你功劳再打又怎样?

    这下有命立功,没命享受了吧!哈哈!!只要你战死了,到时战报上还不是由活着的人书写。

    只要自己运作的好,没准还能分上不少的功劳。想必戚金那老东西不会为了一个死人来得罪全军上下的所有人吧!

    他越想越高兴,已经能想到自己官复原职的风光无限了!

    此刻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白日梦,“大帅!如果执意离去,那就请大帅离去便是。我浙兵戚家军没有抛弃袍泽的习惯!”这一刻,戚金须发皆张,怒目而视的看向大帐内的众人。

    他已经不管不顾了,就是违抗军令也要留下与前锋营共存亡。身为战神戚继光的子侄,他有着自己的骄傲。

    戚家军的传统不能在他的手中打破,即使全军覆没也不能丢下袍泽。为此他不惜对抗陈策的军令,至于回去后陈策如何的参他,就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陈策被气得胡子都在颤抖,他用手指着戚金说道:“你敢抗令!就不怕军法吗!”他色厉内荏的向着戚金怒吼道。

    他还真不敢把戚金怎么样,如今大营中的主力可是戚金的浙兵。就连那些逃回来的白杆兵都对张大斗感恩戴德,如果要是让有心人一扇动,估计他还没下令就得让愤怒的士兵给抛弃。

    正在大帐内剑拔弩张之际,传令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报~~,大帅!前锋营的张大斗把总斩断浮桥,请咱们速速离去!!”他的声音听到戚金的耳中,眼圈顿时就红了。

    两行老泪从他的眼眶中缓缓流出,“大斗啊!戚家军对不起你啊!”

    大帐内刚才在争论的所有人都羞得满脸通红,他们这里还在为抛弃袍泽争论不休。那边的张大斗竟然自绝生路,决然的为他们断后阻击建奴。

    这么一比就显得他们心胸狭窄,没有容人之量,让所有人瞧不起。

    陈策又看了眼老泪纵横的戚金说道:“既然浮桥已断,咱们留下来也没有意义了,所以全军立刻拔营起寨,与总督大人汇合。”

    说完他还心虚的看了一眼戚金,他生怕戚金发疯继续留下来重新搭浮桥营救前锋营。在看到戚金没有反对后,他的心里才安心下来。

    哎!终于可以离去了。

    张斗现在浑河边,看着离去的大军。心里暗想:别了,戚家军!别了,戚叔!别了,大明最后的精锐,希望你们能打出大明的骨气,打出华夏的钢铁脊梁。自己能为你们做得就这么多了。接下来张大斗就要为自己而活,为自己而战!

    就在女真人不断炮击的时候,张斗发现南岸的大营并没有离去的迹象。他已经将杜度送过去了,为什么大军还不离开。

    再这样下去,大军肯定会被女真人的援军给包围在原地而重蹈覆辙。

    当下,借着女真人炮击的时间张斗把所有人都集中到了一起。说道:“如今建奴的骑兵就在对面虎视眈眈,而且他们的援军随时可能到达。

    咱们是没有机会撤离到南岸了,为了不全军覆没,本将决定斩断浮桥,置之死地而后生。有不愿意与我张大斗同生共死的,现在就可以趁浮桥没断尽快的离去!”

    他的话一说完,所有人都小声的议论起来。一些人的脸上还露出绝望的神色,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换,显然内心在不断的挣扎。

    “张大斗!要死你自己去死,没人陪你死!大家还等什么,赶快逃命要紧!”一个声音从人群里响了起来。

    众人一看,这不是白文轩嘛!自从上次被张斗教训过后,这货老实了很久。这次断后他一开战就躲起来了,如今他又跳了出来煽动士兵逃跑,真是阴魂不散啊!

    张斗不屑的看了白文轩一眼,没有搭理他。继续说道:“这没什么丢人的,怕死是人之常情。我张大斗也怕死,但我愿意决死与建奴一战。愿意留下来的就是我张大斗的兄弟,不愿意的张大斗绝不强求,现在大家决断吧!”

    他刚说完,秦石就站了出来。“兄弟!别人留不留的我不知道,但是我们白杆兵的人是不回离开的。我们白杆兵没有孬种,都愿意跟随兄弟与建奴决一死战!”

    他的话让白文轩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现在可就只有他一个人跳出来,这不是说他就是贪生怕死的孬种嘛!这个巴掌抽的实在是太响了,把他打得有点晕头转向的感觉。

    士兵里张二狗第一个站了出来,“将军!小的是您的亲兵,您去哪!小的自然就去哪,您不会丢下小的吧!”二狗子嬉皮笑脸的说道。

    “赶紧滚一边去,别在这丢人现眼!”张斗笑骂道。

    其他人见有人带了头,加上被秦石一激,也都热血沸腾,跟着表示要留下与张斗共存亡。

    白文轩在那上窜下跳的闹腾了半天,最后只有两个人跟他离去。在过桥的那一刻,这两个人里还有一个跑了回来,愿意留下与兄弟们同生共死。

    最后白文轩只带了一个人灰溜溜的离去了,估计他们回到大营也不会好受。一个抛弃袍泽独自逃生的骂名会背一辈子,再也不能抬头做人了。

    看着断开随波逐流的浮桥,还有离去的大军。张斗在心里暗暗的说道:努尔哈赤!咱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