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十一章 全数投入浑河自尽了!

第三十一章 全数投入浑河自尽了!

    第三十一章全数投入浑河自尽了!

    时间在陈策和一众将领焦急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天边的火光渐渐的暗淡了下去。

    众人的心也一点点的凉了,他们都能想到在漆黑的夜里,女真人袭击袁应泰的大营,还点燃了仓库,那么大营中的明军肯定凶多吉少。

    既然援军都没了,那么他们这些人的命运呢?这个问题萦绕在所有人的心头,久久不能离去。

    看着漆黑的夜色,陈策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都回去休息吧!明日肯定还会有大战。”随着他的话语,所有人都各怀心事的回去休息了。

    清晨!天色刚刚方亮。就在包围陈策大军的北面突然杀声四起,有一支人马正在同女真人打成了一团。

    这突如其来的喊杀声惊醒了正在休息中的明军,他们纷纷起身爬上偏厢车向外张望。只见在北面有一支千人左右的骑兵正在被女真人追杀。

    打斗中,这支骑兵还丢下了大概200人断后,剩余的骑兵快速的接近了陈策的大营。周敦吉站在偏厢车上仔细观瞧,突然他认出来打头的正是袁应泰总督麾下的朱万良。

    他看到这里高兴的说道:“是袁总督的援兵,咱们有救了!”说完,就跑向陈策。

    “大人袁总督的援兵到了,咱们快开营门放他们进来吧!”周敦吉说完就急切的看向陈策。

    还没等陈策说话,戚金先开口了。

    “周大人勿急!是不是援兵还不敢说,咱们还是再看看再说!”陈策听了戚金的话就是一皱眉。

    朱万良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却是袁应泰的心腹无疑。

    这时周敦吉听到戚金反对他的话就不干了,“戚副帅这是何意?难道袁总督派来的人还能是建奴的细作不成?戚副帅看着自家的军队被建奴屠杀却无动于衷到底是何居心?”

    戚金刚要说话就被陈策打断了,“既然可以肯定是朱万良那就没有错,赶快开门让他进来吧!正好问问昨夜到底是什么情况!”

    戚金见到陈策也同意放朱万良进来,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就转身离开了。

    周敦吉见到戚金离开就觉得心情大好,一直以来他在军中就因为杀良冒功的事就倍受排挤。

    好不容易等到白杆兵的主将和副将都阵亡了,他也终于成为了白杆兵的主将,又多次在戚金这里碰壁。

    这让心高气傲的他如何能忍受,今次借着陈策的威势终于压过戚金一头,他也有点飘飘然了。

    随着朱万良带领的人马越来越近,周敦吉也下令打开营门让那些援兵进营。当营门大开的时候,朱万良终于带着800骑兵冲进了大营,接着女真人也冲了上来开始了今天的进攻。

    女真人今天好像打了鸡血一般,这大清早的就死命的进攻,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一遍又一遍的冲击明军的车阵大营。

    看到这里戚金的心就开始犹豫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建奴这是怎么了,大清早的连个试探都没有直接死命的进攻?

    此时的朱万良一进大营就从战马上跌落下来,从他铠甲都没穿就能看出来此刻他的狼狈。

    只见他披头散发,肩头上的刀伤还血流不止,脸上满是血污,一看就是狼狈逃窜的样子。落地的他顾不得身上的疼痛,高声喊道:“陈将军!袁总督昨夜被女真人劫营,3万大军全军覆没,只剩下末将拼死杀出重围来与将军汇合!”

    他的话音一落,整个大营中的气压一下子就低到了极点。援军已经彻底没了,他们这几千人又当何去何从呢?

    大营里的士气一下子就跌到了谷底,人们再也没有了昨天的斗志。尽管还是激烈的抵抗女真人的进攻,但他们已经没有那种必胜的信心了。

    戚金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的悲观,他的双眼放出两道精光来回的在朱万良和他带的800骑兵上来回的扫视。

    嗯?不对!朱万良是狼狈逃窜没有穿甲还有情可原,但是他的手下骑兵为什么还能穿戴整齐的盔甲?这太不正常了,作为一军的主将他不可能自己狼狈的无甲,而手下的士兵却是盔甲整齐。

    另外戚金刚刚敏锐的觉察到朱万良话语里的不对之处,他刚才用到的词语是女真人。这是管努尔哈赤比较文明的叫法,但是近年来建州的女真族接连不断的进入辽东劫掠。

    辽东已经被他们抢去了大量的人口和土地,造成了几十万逃难的汉人无家可归。所以朝廷上下对建州女真都是恨之入骨,都称呼他们为建奴。

    而他们的首领努尔哈赤则是被称为老奴这个辱骂性的称呼,而刚才朱万良竟然称呼建奴为女真人,难道?

    想到这里他的背后就出了一层的细汗,戚金一下子就惊醒了。朱万良根本就不是冲进来的,而是被建奴放进来的,而那些骑兵?

    想到这戚金大吼一声:“朱万良已经投降建奴,他带的这些甲兵都是建奴,所有人一起杀死这些建奴!”

    他的喊声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都以为戚金是疯了。但是仔细一想,今天早上的事又透着蹊跷,没准、大概、可能……。

    正当他们游移不定之际,那进来的800骑兵动了。他们纷纷抽出马刀杀向营门口防御女真人的白杆兵,他们的突然袭击打了门口防御的白杆兵一个抽手不及。

    竟然被他们冲开了一个缺口,打开了营门,外门正在围攻的女真人一下子就冲了进来。陈策一下子就傻眼了,说好的援军呢?

    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女真人,还趁乱打开了营门,这可要了老命了。正当他慌乱的时候,戚金带着浙兵的杀手队冲了上来。

    他们排成了鸳鸯阵冲向了大营门口,把那些骑兵和冲进来的女真人杀得人仰马翻。但是女真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亡命的攻击根本一步不退。

    戚金虽然身先士卒,但是冲进来的女真人实在太多了。他拼尽了全力也没能把女真人赶出去,还伤亡惨重。

    现在的女真人和明军交战都集中在了大营门口,这就是双方意志力的比拼。明军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身后就是万丈深渊。

    只要他们后退一步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他们只能咬牙死撑,拼尽全力的阻挡女真人进入大营。

    女真人则是终于看到了攻破明军大营的曙光,加上里面有他们的内应进攻的更加起劲了。

    双方的人马各不相让,就在大营的门口来回的争夺。大营的门口瞬间就血肉横飞,惨叫连连,成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几乎每刻都有人死去。

    这时的白杆兵也反应过来,他们也纷纷加入战团。有了他们的加入,明军终于稳住了阵脚,没有再被女真人打得节节后退。

    戚金心中是焦急万分,看着不断倒下的浙兵,他的心如刀割。这可都是大好男儿,他们不应该这样的白白的死去。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浙兵疯了般的抱着一桶火药就冲进了女真人的中间,接着就是一声巨响,女真人像小鸟一样被气浪推向了天空。

    大营门口一下子就清空了好大一块地方,这个无名的浙兵给了其他人一个启发。很快就又有一个白杆兵也想抱着火药桶冲出去,但他刚走几步就被人夺下了火药桶。

    一个40多岁的浙兵不屑的看着怒目而视的白杆兵,他淡淡的说道:“戚家军没死绝前,这活还轮不到你们干!”那老兵一转身对浙兵们喊道:“已有逢年过节多给老黄烧点好东西,别让老黄在下面寂寞!”

    喊完就一往无前的冲向敌人,他的那些袍泽们都流下了泪水,对着老黄的背影小声的说道:“老黄!一路好走!”。接连几次爆炸过后女真人被疯狂的浙兵给吓住了。

    以前他们一直以为明军都是软弱无能之辈,但是今天他们终于看到了明军的血性。那些亡命攻击的明人把他们这群强盗给吓住了,他们一见到有人抱着木桶冲过来就齐齐的转身逃跑,再没有了刚才那股狠劲。

    戚金终于带着士兵把女真人赶出了大营,当营门关闭的那一刻所有的明军都发出震天的欢呼。

    看着尸体满地的营门,戚金流下了伤心的眼泪。这些伤亡本来可以避免的,如果当时他再坚持一下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大的伤亡。

    此时女真人的大营中,皇太极正跪在努尔哈赤的面前。

    “阿玛!儿子无能,没有夺下明军大营,还请阿玛责罚!”说完,皇太极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努尔哈赤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脸上露出了笑容。

    “老八不必如此!你仅凭800人就杀散了明人的援军,还亲自带着手下去诈营。几乎就要成功了,只是运气不好才没有拿下明军的营地。何罪之有,应该是有大功才对!”

    努尔哈赤缓了缓又说道:“你的诈营也不是没有收获,刚才那一战至少能消灭明军2000人。明军一共才有多少人,今天就是他们的死期!”

    这时从外面匆匆跑进来一个甲兵,他跪下努尔哈赤的面前大声说道:“报汗王!昨夜浑河旁那支明军偷袭正红旗的营地,正红旗损失惨重。朗格甲喇章京被虐杀,其余的甲兵损失千余人。而~而……”报信的甲兵剩下的话语有些吞吞吐吐说不下去。

    努尔哈赤听完勃然大怒,怒吼道:“还有什么赶快说!”

    报信的士兵一咬牙说道:“明军袭击完正红旗的营地后,全数投入浑河自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