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十四章 杜度明白了!

第三十四章 杜度明白了!

    第三十四章杜度明白了!

    傍晚!陈策的大营,大帐内死一般的沉寂。除了偶尔的喘息之声,再没有一点的声音。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死灰的表情,他们已经绝望了。

    自从早上老奴猛攻营地开始,已经打了一天的明军尽筋疲力竭。大营曾经多次被女真人攻破,关键时刻总是靠着无畏的士兵抱着火药桶与敌人同归于尽才将女真人击退。

    这一天里,陈策一共派出了10批的信使去搬救兵。结果全部都是石沉大海再无音讯,到了傍晚终于有一个信使冒死冲了回来,给大家带来一个让人绝望的消息。

    这人在离次40里的地方找到了袁应泰,此时的袁总督已经收拢了差不多2万大军,但他对陈策的求救无动于衷。

    用他的话说就是:他的大军刚败,无力再战。就是前去援救也打不过女真人,还不如保留有用之身继续为大明效力。

    尽管信使筋疲力竭,但他还是冒死把这个消息带回来。得到这个消息的明军陷入了绝境,此时再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挽救他们了。

    陈策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刻把所有的将官都召集到中军大帐,商议突围的事宜。就在大家商议的时刻,一双阴毒的目光正在来回的转动,想着不为人知的勾当。

    半个时辰后,终于商定了由戚金率领500敢死军出营吸引女真人的注意。剩下的800人带着俘虏杜度向另一个方向突围。

    大家商议好后,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而外面的女真人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他们也没有进攻,反而给明军留下了充足的准备时间。

    天色将晚,明军动了。他们在戚金的带领下,开打了营门向着女真人的营地冲了过去。他们呐喊着,奔跑着,义无反顾的向前冲杀。

    突然,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成片的女真弓箭手。只是瞬间,箭雨就覆盖了戚金的敢死军。仅仅一轮箭雨,就让戚金的敢死军伤亡了一半。

    戚金看到这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明军内部居然出现了叛徒,不然女真人为何会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布下如此多的弓箭手。

    看着手下士兵不断的中箭倒地,他的心如刀绞。后退已经不可能了,唯有向前一死而已。

    陈策的队伍也不好过,他们刚出大营时还算顺利。但是冲出5里后,就遇到了女真人的埋伏。

    看着越来越少的士兵,陈策命令那些还能动的人全部抱上最后的火药桶,为他炸出一条逃生之路。

    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彻底绝望了,本应该威力无穷的火药桶却怎么也不响了。这一刻陈策才知道他被人出卖了,是谁这么丧心病狂?

    此刻的他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所以有些疯狂的他直接就冲到了囚车旁。抽出腰间的宝剑,对着杜度说道:“既然带不走你,那就只能让你死在这里了!”说完就挥剑刺向杜度。

    囚车中的杜度无处躲闪,他只能闭上眼睛等死。突然一声惨叫传进了他的耳中,杜度疑惑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身上并没有伤口,才放下心来。

    当他向外看时才瞪大了眼睛,只见陈策手中的宝剑早已落地。而他身后却站着一人,这人手中的短刀正插在陈策的腰间。

    陈策努力的转头看向身后的白文轩,艰难的说道:“文轩!你为什么背叛老夫!老夫可是你的亲舅舅!”

    白文轩轻蔑的一笑,“亲舅舅就能决定我的生死吗?老东西,你活够了!小爷还没活够呢!给女真人传递消息的是周敦吉大人,淋湿火药的是你外甥我。都告诉你了,你就安心的去吧!”说完他抽出手中的短刀。

    陈策无力的躺在地上。手还指着白文轩,口中还在不停的说着:“你!~你~你!……”最后的话语他再没有机会说出口,眼睛一番就完蛋了。

    努尔哈赤见到躺在车上的杜度,心里就是一阵的难受。曾经虎背熊腰的女真勇士如今却成了一个残废,连走路都不能的女真人还能做他的孙子吗?

    “杜度啊!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玛法一定会为你完成!”

    听到努尔哈赤的话语,杜度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努尔哈赤,“玛法!我可是您亲孙子的!我阿玛死的早,是您一手将我拉扯大的,您不疼爱杜度了吗?”说完,杜度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杜度!我爱新觉罗家族的男人没有废物,废物永远也成不了我爱新觉罗家的男人。你明白了吗?”努尔哈赤盯着杜度的眼睛说道。

    “玛法!杜度明白了!”杜度已经彻底绝望了,随后他的眼睛中透出一种嗜血的光芒。

    “玛法!弄伤我的人一定要死,尤其是那个明将,他必须死!!!”一种叫复仇的火焰在杜度的眼中燃烧,此刻的杜度已经陷入了疯狂。

    他没有再向自己的爷爷求饶,他决定把这个愿望用在那个让他永生难忘的恶魔身上。

    即使是死也不能让那个恶魔逍遥快活!

    次日,盛京城中。努尔哈赤手中拿了一个巨大的酒杯,这个酒杯足有人头大小。没错!就是人头大小的酒杯。

    努尔哈赤每用手中的酒杯喝下一口美酒,下面的女真贵族都是一脸便秘的表情。酒宴进行到这里已经过半,努尔哈赤用力的把手中的酒杯砸在桌子上。

    “吃!吃!吃!你们这群就知道吃的废物,除了吃你们还能干什么?”已经喝多的努尔哈赤发出一声怒吼,吓住了所有饮宴的众人,他们纷纷跪倒请罪。

    努尔哈赤扫视了下众人说道:“咱们大金堂堂6万铁骑,围攻区区7000明军。竟然折损的2万有余,你们还有脸在这庆祝?”

    此刻的努尔哈赤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代善!你最是废物!”

    代善听到努尔哈赤训斥自己,根本不敢反驳。他把头深深的埋在双腿中间,口中请罪道:“阿玛说的是!儿子无能,让阿玛失望了!”

    “你的正红旗都是这蠢猪!竟然让几百明军摸进大营,连甲喇章京都被人用刀子把肉片下来为给自己吃。最可笑的是他自己竟然是被自己的肉给撑死了,告诉你!我大金丢不起这个人,赶紧给我将他的家人贬为奴隶!”

    “是!阿玛!”代善赶紧回答道,死道友不死贫道。朗格家人成不成奴隶给他关系不大,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把自己摘出去。

    努尔哈赤又是喝下一大口酒,酒水倒的有些冲,流了努尔哈赤一脸,前胸也被酒水给打透了,但他恍然未觉。

    当他把酒杯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已经老泪纵横,“我可怜的孙儿啊!杜度,你不要走的太快了。玛法一定会完成你的心愿,定会将张大斗的头颅做成酒樽,与他的戚金主帅凑成一对。哈哈哈!!!……”狂笑中,努尔哈赤醉倒在桌上。

    那支巨大的酒杯俨然是一个人的头骨,而在酒樽的底座上却是明明白白的刻着“明狗戚金”四个大字,就是这个酒樽看得屋内的所有人毛骨悚然。

    张斗坐着羊皮筏一路顺流而下,很快的就来到了鞍山卫。这里原来只是一个驿站,由于老奴祸乱辽东,这里的位置就显得格外的重要。

    张斗他们在这里下了筏子,脱去明军的鸳鸯战袄,用女真人的人头跟守军换了不少的粮食和火药,然后一头扎进了千山山脉之中。

    千山不足千,人造一株莲,此说谁为证,请询天上天。

    这四句诗词足以形容千山的险峻,很多不熟悉路的人进入千山都有出不来的可能。张斗后世当兵就曾经多次进入千山进行野外生存训练,所以对这里的环境格外的熟悉。

    虽然现在的千山与后世多少有些区别,但是相差不大。张斗有信心带着众人穿过千山万水,直接抵达他心中的彼岸。

    代善自从在庆功宴上被努尔哈赤一顿的训斥,他感觉汗王的位置离他越来越远了。不甘心失败的他决定抓住最后的机会,主动请令前去追捕逃跑的那一小戳明军。

    定要将张大斗生擒活拿,送到努尔哈赤的面前,让他活生生的看着自己的头颅坐成酒樽。不完成这个任务,他代善就永不回盛京。

    努尔哈赤十分的赞赏代善这点,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当即把正黄旗里的精锐白甲兵给代善500人,又从各旗抽调善于追踪的猎人百名,加上代善的正红旗人马一共1500人,顺着浑河追了下来。

    而努尔哈赤也是派出莽古尔泰猛攻辽阳~鞍山~盖州一线,彻底占领辽东。皇太极也是带领剩下的甲兵猛攻锦州~宁远一线,争取取得更大的战果。

    代善先是沿着浑河一路追来,并没有发现明军的踪迹。接着他们猛攻辽阳,空虚的辽阳被他们轻易拿下。

    虽然没有追到张大斗,但是代善有种预感。自己追击的方向没错,张大斗你最好洗干净头颅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