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十八章 大金劲敌

第三十八章 大金劲敌

    马宝一直停留在原地观察女真人的动向,当他看到女真人狼狈逃窜的时候,就毅然的跟了上去。

    他小心翼翼的避开火势大的地方在大火中穿行。只是一会,他的头发就被大火给烤着了。

    但他毫不在意,在他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建奴。

    尽管他用尽全力的想要跟住女真人,但是大火却打断了他的计划。一阵突如其来的大火差点把他给卷入火海,马宝无奈只好绕路继续跟踪着女真人。

    山火直接肆虐了两天才离开这片山林,向着远处蔓延而去。其实马宝在昨天夜里就把女真人给跟丢了,虽然夜里也是火光冲天,但是却也阻隔了马宝的脚步。

    他绕了老远的路才又回到了女真人的后面,追踪着女真人留下的足迹马宝来到了一个小山谷的近前。

    小山谷前有一条蜿蜒的小溪,正是这条小溪将肆虐的山火阻挡在了山谷的外面。

    马宝小心翼翼的接近,当他摸到山谷入口时终于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只见三三两两的女真人正围坐在火堆旁烤着一块块肉,虽然看不清楚但是马宝可以感觉到建奴士气的低落。

    早上还是1500人的大军,现在就剩下了一半的人马,任谁都会感到一阵的心寒。

    这些女真人终于意识到此次追捕明军似乎不是什么美差,还没有见到明军呢!就已经损失了一半的人马,要是遇到明军呢?那个下场几乎没人敢去想。

    代善也坐在火堆旁边,他的身边放着一块烤熟的肉。心情沉重的他根本就没有胃口,看着那烤得金黄色的肉块代善就想起了火海中烧死的女真人。

    他在心里不停的呐喊:难道张大斗就是他命中注定的敌人吗?为什么每次遇到张大斗他都会倒霉。还是他与张斗的八字不合,天生的冤家对头。

    就连准备好的山火都能被风吹向自己,为什么每次受伤的总是自己呢?

    他低头看了眼身上,外面的棉甲已经多处被大火烧的破损。裤子更是被树枝划的一条条的,简直成了一个要饭花子。

    还有手上传来的若隐若现的疼痛,他知道自己的这次追捕张大斗的行动彻底失败了。幸好这场大火阻断了明军的追兵,不然一旦明军来袭,就以他们现在的士气肯定凶多吉少。

    马宝仔细的观察了下小山谷的情况,发现这里几乎就是一个绝地。四面都是陡峭的山石,只是在一侧有一条通道通往谷外。

    但是就是这样的绝地,却成了躲避山火的最佳场所。外面的小溪阻挡了山火的进入,四周的山石让那些山火都烧不进来,马宝都有些佩服建奴的运气,居然能找到如此好的藏身地点。

    次日的黎明,代善还是同往常一样的醒来。身上的疼痛告诉他现在还在大山里,而不是在盛京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此刻的他万分的想念那张柔软的大床,还有上面那个美丽的女子。想着那柔软的娇躯,他就不想起来。再睡一会吧!哪怕是多睡一秒也好!

    突然一声尖叫传遍了整个山谷,代善被这声尖叫惊的从窝棚里跳了出来。

    昨夜就得到消息的张斗没有大意,他仔细的向马宝询问了女真人藏身地点的情况,还有女真人剩余的人马。当他得知女真人竟然跑到一处绝地躲避山火的时候,心里头都乐开了花。

    代善啊代善!你再盛京逍遥快活多好,干嘛非要来寻自己的晦气。现在好了,堂堂的大金贝勒爷沦落到住窝棚,睡杂草的地步,这是何苦来哉!

    夜里张斗就带领了队伍急行军来到了小山谷,在观察了具体情况后做出了四面放火,堵住谷口的决定。

    前两天是女真人放火,差点把他们自己烧的全军覆没。现在轮到张大斗放火了,这会可够代善喝一壶的了。

    张大斗命人连夜做了很多的草球,每个草球都有一人来高。都是用枯黄的干草制成,只要他们占据了谷口,再四周让下滚落燃烧的草球,一想那场景就让人热血沸腾。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山谷,睡醒的女真甲兵惊恐的发现山谷的四周多了很多高大的草球。这些草球昨天肯定没有,这些草球是哪来的?

    这些清醒过来的女真甲兵猛然想到了一个典故~火烧藤甲兵。就在前几天那个白先生还给他们绘声绘色的讲诸葛亮是多么的足智多谋,只是放了一把火就把刀枪不入的藤甲兵一网打尽。

    这些甲兵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成为三国演义里的角色。不过却是悲催的被消灭的角色,他们的心就沉了下去。

    张斗可不管山谷中的女真甲兵是怎么想的,他只是把白杆兵都派去四面放火。而他则是带领浙兵堵在山谷的入口,布置下了一排排的虎蹲炮。

    随着山谷四周燃烧的火球滚落,女真甲兵们彻底疯狂了。无路可走的他们发疯般的冲向谷口,面对着黑洞洞的铳口和炮口无所畏惧的冲锋。

    只是瞬间,他们就塞满了不大的谷口。张斗见到女真人不要命的冲来,他果断的下令“开火!”

    最先开火的是一门门的虎蹲炮,张斗把十几门的虎蹲炮分成两个批次。每次都有6-7门虎蹲炮打出数百的铅弹、石子。两个批次的虎蹲炮轮流开火,增加火力持续的时间。

    而那些火铳手排成了标准的三段击,每排都有30个火铳手向女真甲兵射击。剩余的百多号人都被张斗安排手持横牌挡在火铳手的前面,来抵挡女真人的箭矢。

    而他自己则是站在最后,一手火折子,一手炸药包。一旦女真人太过于密集,就要靠他这个人形的投石器把炸药包投进女真人里。

    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李柱站在最前排,他一边瞄准一边对旁边的马户说道:“二驴子,你打死几个了!有没有2个?”

    “滚蛋!老子已经打死3个了,每铳都没有落空。”马户已经对二驴子这个称呼认命了,现在已经没有人称呼他的大名,都是以二驴子称呼他。

    “这你就不如我了!告诉你啊!我已经打死4个了!”李柱吹嘘的说道。

    二驴子被李柱的无耻气得直翻白眼,“一共开铳3轮,你咋打死4个人,吹牛也不是这么个吹法!”

    “告诉你个秘密,刚才我开铳的时候,一铳打死一个甲兵。那颗铳弹穿过建奴的身体,打在后面那个甲兵的JJ上。那个甲兵肯定疼死了,你说我是不是干掉4个!”李柱的胡说八道听得所有人一阵的无语。

    二狗子上来就给他一巴掌,“我看你小子最近欠收拾,战斗呢!还有闲心聊天!”

    “队长!你看看建奴根本就冲不进来,他们刚到谷口就被炮手打倒一片。现在炮手装药比咱们还要快,打出的铅子可比咱们多多了。那还有建奴冲过来啊!”李柱说的确实是实情。

    自从采用了定装火药的虎蹲炮,那打起来的速度叫一个快。几个呼吸就能打出一轮炮击,张斗在谷口这么狭小的地带竟然布置上了全部的虎蹲炮。还分成两个批次发射。,这下可要了女真人的老命了。

    他们刚冲进谷口迎面就被打倒一片,后面的人踏着前面的尸体刚往里冲一步就遇到了第二次打击。好不容易等虎蹲炮打完了,他们有迎来了火铳的三段击。等他们顶着火铳向前冲的时候,一个个的炸药包又从天而降落到他们的人群里,炸得他们漫天飞舞。

    尽管代善下了死命令,甲兵也足够的拼命。但是血肉之躯是没发跟钢铁抗衡的,只是短短的几次冲锋,女真人的甲兵就已经消耗殆尽。

    看着四处燃烧的火球,代善仰天长叹!这是天要亡他代善啊!

    围在他就身边的甲兵只剩下了200多人,其他人不是死在谷口就是被大火吞噬。

    他们站在谷口一小块地方,努力的挤在一起。尽管大火没有烧到他们身上,但是热浪烤得他们浑身焦黑,热汗直流。

    也许下一刻他们就会被火烤死,代善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向着谷口喊道:“张大斗!我代善敬你是个英雄,就让咱们来次英雄般的战斗吧!”

    他的喊声让所有人不自觉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所有人都直直的看着张斗。张斗轻蔑的笑了声,说道。

    “代善!你太天真了!浑河畔你们占尽优势的时候怎么不和我决斗。千山中,你带着手下猛追我的时候怎么不和我决斗。现在穷途末路了,才想起决斗来,真是太可笑了!”张斗的话说的代善的脸上一阵黑,一阵黑的!

    没错!已经被熏得跟灶王爷似的,根本就看不出脸色来。

    代善知道他败得不冤,张大斗可以说是有勇有谋。他的每一步几乎都落到对方的算计中,他知道对方绝对不会给自己机会。

    他抬头看向北方,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努尔哈赤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张大斗是我大金的劲敌,此人不除我大金将永无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