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十二章 煮熟的鸭子

第五十二章 煮熟的鸭子

    钱川说道:“朋友,你不过是打伤了人罢了,难道真要跟锦衣卫作对?那可是造反掉脑袋的大罪!”钱川还在试图说服张斗放下抵抗,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跟这样杀过人的狠人硬拼。

    张斗转头对马宝说道:“一会咱们要是走散了,你就去码头找郑掌柜的,不用寻我,我自有脱身之计。”

    “将军!还是让小的上去挡一阵,您还是趁乱逃走吧!”马宝说道。

    “笑话!咱们在辽东杀了那么多的建奴,还会怕区区几个锦衣卫!”张斗大声说完,就大踏步的向钱川走了上去。

    钱川一听脸上的肌肉就开始颤抖,他不由得火大。在登州城他不是没有修理过那些武将,哪一个武将见到他们不得乖乖的把好处奉上。今个好话说尽,这两个丘八竟然如此不识好歹,真是活腻歪了。

    今天要是不拿下两个丘八好好的炮制,他钱串子的名头可就彻底的栽了。

    想到这里他大手一挥,说了句:“上!给我把这两个丘八拿下!”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就窜出来几个锦衣卫,他们拔出绣春刀向着张斗二人杀来。

    张斗他们见到对方拔刀就知道今天的事不能善了了,也都不再犹豫,操起身边的板凳就硬了上去。

    尽管这群锦衣卫手拿绣春刀,但他们又怎么会是张斗这样杀场悍将的对手。

    张斗拿着板凳抡起就迎上砍过来的绣春刀,只是一下就把钢刀给磕飞。他随后又是一脚将那个锦衣卫踢的倒飞出去,那人飞出一丈多远倒在地下一动不动了。

    这下子后面的锦衣卫都知道这两个人不好惹,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钱川一直就站在楼梯口瞧着打成一团的二楼,每看到自己的一个手下被打倒,他的心就颤抖一下。只是他的手下被打倒的速度也太快了,还没等他想明白呢!他的手下就已经躺了一地。

    他惊恐的看着张斗,大喝一声:“造反了!随后就连滚带爬的下了楼。”

    他的反应下了张斗一跳,还以为这货要上来拼命呢,结果竟然是逃跑,

    但他们也知道,登州城是不能待了。闹出这么大的乱子,还是尽快出城的好。不然让人家堵在城里,就是再能打也得被抓住。

    想到这里,张斗刚想带着马宝下楼。就听见楼下一片的喧哗之声,接着就听见钱川在不停的叫嚷,“别让那两个贼人跑了,放跑了亲犯老子拿你们顶岗!”

    这时钱川带着一队的士兵就要往楼上冲,来的士兵足有50人。他们都拿着长枪,一进到酒楼就把一口的人都赶了出去。然后就在钱川的带领下冲上了楼梯!

    虽然张斗瞧不起这些士兵,但是双拳难抵四手,好汉也架不住人多。要是真让他们包围了,想要脱身还真有些困难。

    看到那些士兵要冲上来了,张斗抓起一个受伤的锦衣卫就丢了下去。

    其实这人受伤不重,只是被马宝用板凳砸了一下肩头而已。但是精明的他早已看出自己等人不是人家的对手,于是这家伙就耍了个心眼,借着马宝的板凳顺势躺下,然后在那装出一副受伤站不起来的模样。

    他的算盘打得好,但是他好死不死的竟然倒在了离楼梯最近的地方,这也是他为了逃跑方便特意选的。

    现在这货悲催了,被张斗抓在手里,像个麻袋一样丢下了楼梯。正在往楼上冲的士兵看见有东西砸了下来,本能的用手中的长枪一戳。

    还好,长枪只是穿透了那锦衣卫的大腿。即使这样也疼的他嗷嗷惨嚎:“你们这群丘八眼睛瞎了,没看见是老子吗?哎呦!疼死老子了!”

    那帮士兵看到砸下来的竟然是一个锦衣卫大爷,也被吓住了。他们可是知道锦衣卫的厉害,顿时就被吓得不敢上前了。

    钱川见到自己的手下被人当成滚木擂石丢下楼梯,他也是一筹莫展。有心让士兵继续进攻,又怕伤到自己的手下,这时张二风在后面说道:“这里有这么多的桌子,随便拿一张顶着上楼不就行了?”

    他的话听得楼下士兵眼前一亮,纷纷寻找桌子拿在手里。酒楼的掌柜听见要拿他的桌子顶在前面,他的那张老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这可都是银子啊!打碎的都是他的银子!

    不提欲哭无泪的掌柜,张斗也听见了张二风的话语。看着楼下忙碌的士兵,再看看吵杂的街道,远处似乎又有士兵向这里汇聚。他知道必须走了,再不走就容易被人困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他转头对马宝说道:“下楼!”然后二人就来到了窗口,这里只是二楼,离地面并不高。二人纵身越下二楼,落地后张斗说道:“分头走,码头汇合!”然后二人一左一右向着街道两侧跑去。

    他们刚跳下楼,士兵们就冲上了二楼。当地下躺着的锦衣卫告知贼人已经跳楼逃跑时,钱川拉过来那个士兵的队长就是一顿的臭骂:“你这个饭桶,怎么不派人守着楼下,都冲上来干什么?”

    士兵队长不敢反驳,只能尴尬的说道:“钱大人不必担心,现在何处的兄弟都在往这里赶来,相信那两个贼人插翅也难逃!”

    钱川听完士兵队长的话,气消了不少。怒喝道:“还不去追!”士兵们慌忙下楼,顺着街道追了出去。

    看着一地受伤的手下,钱川的心里就是一阵的火大。他一转头看见了张二风,不由得怒吼道:“都是你惹的麻烦,你说怎么办?”

    此刻的张二风也有点傻眼,他可没想到事情最后会闹得这么大。不由得心虚的说道:“钱哥!小弟也没想到贼人如此的难缠,小弟愿意拿出百两银子作为兄弟们的汤药费!”

    一次拿出这么多的银子,张二风就是一阵的心疼。以他只进不出的性子,这还是第一次出血。但是看到一地受伤的锦衣卫,他知道今天不出血是不行了。

    哪知道钱川听完张二风给出的数字把眼睛一瞪:“张老弟!我钱川的兄弟就是如此的不值钱?他们一个人才值10两银子?老子告诉你,今天没有千两银子,到时千户大人问起来,老子就实话实说!大不了挨顿板子,正好能赔兄弟们做伴!”

    张二风一听到千两这个数字,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千两银子可是他全部的私房钱,要是都给了钱川,那他可就要过上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女人的日子。

    这是张二少爷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的,当即他就说道:“千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最多我出300两,爱要不要!”

    钱川听完就是一阵嘿嘿的阴笑,“张二少爷这段时间可没少拿着鲁王府的牌子在登州做好事,要是我把这些事情送到王府大管事那里,你猜会怎么样?”钱川在张二风耳边轻轻的说道,尤其那个好字说的极重,听得张二风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你不能这么干!”说着张二风的声音就小了下去,“一千两我给还不行吗?”张二风是彻底认输了,如果有人把他这段时间打着王府的旗号在登州作威作福的事告诉他爹的死对头,他都能想到自己的下场。

    肯定会被老爹打折双腿,关外家里一辈子,别想再出来逍遥快活了。

    哪知钱川又是嘿嘿的一阵怪笑:“二少爷!现在涨价了,2000才能让我们闭嘴!”

    “你!~”张二风怒不可遏的瞪着钱川,他刚要开骂,钱川又说话了。

    “再不答应,那就涨到3000两!”这句话彻底击碎了张二风的反抗之心。

    他嗫嚅的说道:“我~我没那么多银子!”

    “没银子不要紧!只要二少爷给钱某人立张借据,就万事大吉了”钱川边说边笑,他的心里可是乐开了花。

    事情已经闹大,他已经不能再从逃走的贼人那里刮出油水了。可是这位二少爷有啊!他折段时间可没少在登州折腾,有了这些把柄在手,不愁他不乖乖的把银子送上。

    张二少爷此时才后悔万分,他怎么就鬼迷心窍去找厂卫的人帮忙呢!怎么就忘记了这群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了。

    张斗正在街道上跑着,突然迎面来了一队士兵,其中一人喊道:“抓住它!别让他跑了!”张斗只好转身跑进了一条小巷。

    那带队的军官见到张斗进了小巷哈哈大笑,“贼人进了死胡同,大家小心些,别让煮熟的鸭子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