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十三章 小姐,你怎么了?

第五十三章 小姐,你怎么了?

    感谢都是不是哥打赏的500起点币,感谢各位大大投的票票,诚子再次感谢

    张斗跑进了小巷,就觉得巷子越走越窄,他的心里就暗道一声不好!

    接下来残酷的现实印证他心中所想,没跑出多远前面就出现了一堵高大的墙,这墙足有一丈左右。张斗刚想退出小巷,就听见一阵吵杂之声由远及近。

    “堵住他了,这回看他往哪跑!”

    “抓活的!”

    “不要放跑了贼人!”

    张斗一看出去的路已经被堵死,他后退了十几步,然后加速一阵的助跑飞身一跃,自己的脚还在墙上借力蹬了一下。

    在上升到最高处,张斗伸手搭在了墙沿儿上。借着他一用力,身子就窜上了墙头,再一翻身就落到了墙内。

    落到墙内张斗才仔细的大量了下这户人家,入眼处就是一个小花园。园子里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前面还有一个假山。

    张斗快步的来到假山上,向四周观瞧。只见这是一套三进的院子,他所在的后院只有一座二层的小楼。而中院有不少的人影晃动,看来那里的人数不少。

    外面又有追兵,张斗只能在这家院子里躲到天黑再想办法离去。打定主意的他刚想在假山附近休息一会,刚才的那番激烈的奔跑消耗了他很多的体力。

    这时从小楼上下来两个身穿洋裙的女孩,那镂空的纱裙,手里拿着洋伞,还有头上带着的那顶有着羽毛的小帽子。最让张斗心跳的是那高耸的胸部,低胸的洋裙把那对高耸高高的托起,尤其是胸口那一片的雪白看得张斗一阵的口干舌燥。

    他不由的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后世自己在沙滩上看到的波涛汹涌还少嘛!怎么会如此的失态,最后张斗只能怪原来这具身体了的主人了,17岁就跟着戚金打仗,到了21岁还是小光棍一根,能不想女人嘛!

    看着越走越近的两个女孩,张斗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她们往花园走了几步,一个女孩说话了:“小姐!今天天气不错,咱们还是捉迷藏吧!”

    藏在假山后的张斗“噗!”的一下就喷了出来,大姐!你们多大了,还要捉迷藏,后世的幼儿园都不玩这个了好伐!

    “嗯!好吧!绿蝶你去藏好,我去找你!”那个小姐还真的答应了,说着那个小姐就往假山走来,而那个丫鬟开始满园子的藏起来。

    她们这一捉迷藏张斗心里直叫苦,花园本来就不大,能藏人的地方就少。她们两个再一捉迷藏,张斗肯定得暴露。

    中院人来人往的肯定不能去,张斗一咬牙就向着小楼摸去。

    只听身后的小姐说道:“绿蝶,你藏好了没有!”

    “藏好了我要找了!”

    还真玩上了,张斗快速的来到小楼下,没敢走楼梯,从外面爬到二楼的窗户一翻身就进了屋子。

    一进来张斗就傻眼了,只见里面到处都是粉色的布置。粉色的幔帐,粉色的被褥,就连梳妆台都是粉色的油漆。

    他不会是进到人家小姐的闺房吧!张斗可不敢乱动,生怕别人发现自己来过人家的闺房。他一哈腰就钻进了床底下,躺在床下无聊的他就感到一阵的睡意上头,沉沉的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见有脚步声“噔噔!!”的上楼。张斗一下子就惊醒了,自己怎么能在危险中这样的呼呼大睡。要是被人发现还不得被当成淫贼打死啊!那样的死法可就太丢人了。

    这时从外面传来了开门之声,一个女孩说道:“绿蝶,给我准备洗澡水,刚才可累死我了!”

    “是小姐!”

    不一会就有人拿来一个大木桶放在了屋内,接着就有人不断的往桶里加水。然后张斗就看见一件一件的衣服掉落在地上,接着就是人入水的声音。

    接下来张斗恨不得自己聋了才好,那传来的流水声,不断的袭击着张斗的大脑。这种看不着的诱惑最能勾起人的欲望,张斗只好不停的在心理默念正人君子咒。

    虽然他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进入女澡堂看看里面的情景,但是一直都未能如愿,如今美人沐浴就在眼前,他却不能偷看,真是太折磨人了。

    好不容易挨到女孩洗完了,张斗才长出了一口气。这女孩也许是刚才玩累了,也许是洗澡疲乏了,她就这么躺在床上睡着了。

    张斗听着上面均匀的呼吸声,他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蹑足潜踪的从床下爬起来,回头一看。

    只见一个18-9岁的女孩正在甜甜的睡着,那刚刚沐浴,不施粉黛的小脸让张斗的目光一下子就陷了进去。

    他觉得自己好像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后世苦等30多年终于在大明找到了她。他甚至不知道这女孩的名字,但是在张斗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就是他寻找多年的真爱。

    张斗艰难的把目光从女孩的脸上移开,他快步的向着窗口走去。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逃兵,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追求这样一个女孩。他要快速的建功立业,风风光光的来提亲,迎娶女孩。

    胡思乱想的他根本就没有注意脚下有一片水渍,一脚踏上的他一个身形不稳差点摔倒。他忙站好身形,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这两下脚步十分的沉重,非常可能将女孩惊醒。当回头看向床榻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张惊恐的小脸,那樱桃小口长得老大,用芊芊玉指指着张斗,也许下一刻她就能尖叫出来。

    张斗一个健步就来到了床榻前,他伸出大手一下子就捂住了女孩的小嘴。

    那女孩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突然近身,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再也想不起任何事来。她本能的用手拼命的捶打张斗的胸口,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那双小拳头打在张斗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反而更像是情人间的打闹。女孩的挣扎让只穿亵衣亵裤的她在张斗的身上不停的摩擦,让张斗的小兄弟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张斗几乎把持不住自己,他低声喝到:“你再乱动,我就把你就地正法!”

    这句话把女孩吓住了,她不再挣扎,两行清泪从眼眶中缓缓淌落。

    张斗一下子就慌了,他可不忍心让这女孩伤心。他连忙说道:“我放开手,你别叫好吗?”

    那女孩轻轻的点了点头,张斗试着把手放开了一点。他觉得女孩似乎没有叫喊的意思就慢慢的把手放开了,这时女孩突然张开小嘴一下子就咬在了张斗的大手上。

    想她孙玉秀从小到大娇身惯养,从来就没有受过气。如今被一个男人闯进他的闺房,还如此的轻薄于她。她的名节全都毁在这个男人的手中,万念俱灰的她用出了全身的力气拼命的撕咬这个男人。

    她要把自己受到的委屈都发泄在这个男人的手上,渐渐的她觉得自己的嘴里出现了一股血腥味。她猛然停下了口,发现面前的大手背上竟然出现了一块血肉模糊的伤口。

    从小到大她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伤口,一时间的她竟然呆住了。

    “小姐咬够了没有,如果没有出气可以继续!”张斗微笑着说道,就好像这不是自己的手一样。

    他的话让女孩惊醒过来,她的小脸一红,轻声说道:“你不疼吗?”

    “张某被人追杀,慌不择路逃到小姐的闺房,坏了小姐的名节,让小姐咬上几口也是情理之中。”张斗说道。

    女孩发觉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危险才抬头看向张斗。只见面前的男人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距离她又是如此之近,一股男人的气息向她直面袭来。

    她的心脏不争气的猛跳了几下,接着就发现张斗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她的脸上,而是落在了她的胸前。

    睡觉的她只穿了件亵衣,刚才又是在张斗的身上一阵的挣扎,如今的亵衣早就敞开,露出了里面粉色的肚兜。

    发觉张斗正盯着自己胸口的女孩“呀!”的尖叫一声,然后一下子把自己缩到了被子里,连头都蒙上了。

    偷看人家胸口被抓了个现行的张斗一脸的尴尬,他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小姐~某告辞了,以后有时间再来看你!”

    被窝中的孙玉秀满脸的羞红,她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都红了。太丢人了,自己的身子都被看光了。

    这时外面传来丫鬟绿蝶的声音:“小姐,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