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十四章 你是一个死人

第五十四章 你是一个死人

    孙小姐猛然掀开被子,她惊恐的看向张斗。张斗也被丫鬟的声音吓的差点就跳窗逃走,这时丫鬟又说道:“小姐!小姐,我进来了!”

    “你别进来!”孙玉秀终于反应了过来。这时要是让丫鬟进来,她的名节就彻底完了。

    随后她就反应过来,绿蝶是她的贴身丫鬟,进她闺房是很正常的事。当下补救道:“绿蝶!我有些饿了!你去给我拿些点心来!”

    门外的绿蝶迟疑了下说道:“好吧!小姐,我去给你拿点心!”说着,下楼的脚步声传来,听着渐渐远去了。

    孙玉秀和张斗二人长出了一口气,孙玉秀白了张斗一眼从小嘴里吐出几个字,“登徒子!”

    她不知道那一眼的风情,看得张斗顿时就呆住了,他傻傻的笑着,说了一句:“你真漂亮!”说完他就觉得不对劲,自己这不是在调戏人家嘛!

    看着柳眉倒竖的小脸,赶紧补救道:“不是!不好看,一点都不好看!”说完又觉得不妥。

    看着处在爆发边缘的女孩,他又说道:“不是!你漂亮,你是天下最漂亮的女孩!我丑,我是丑八怪!”

    看着急得抓耳挠腮的张斗,女孩“噗嗤!”一下就笑了。这笑容,让整个屋内都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张斗有些舍不得女孩了,他咬了咬牙才说道:“张斗有不得已的苦衷必须离去,还请小姐见谅!”说完,他就要离去。

    孙玉秀看着张斗的背影,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失落。难道自己还比不上他的苦衷吗?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吓了她自己一跳。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应该恨这个破坏自己名节的男人吗?自己不是希望他越早离开越好吗?怎么还会生出让他留下来的想法。

    张斗刚要从窗户离去,突然听见了一阵吵杂之声。一群家丁打扮的人手持木棒冲到后院,就要把小楼团团围住。

    接着绿蝶就带了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来到小楼下,张斗一看就知道坏了,刚才肯定被绿蝶发现了破绽。那小丫头是去前院叫人了。

    张斗当即就要从窗口离开,原本坐在床榻上的孙玉秀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赤着小脚几步就来到张斗的身前,拉住了他的袖子。

    “你别出去,他们会打死你的!”孙玉秀的声音如同银铃般的好听,张斗一下子就痴了。

    女孩竟然关心自己的生死?她竟然关心自己!张斗忽然觉得自己被幸福包围了,呆呆的站在原地。

    女孩也发觉自己竟然会关心这个叫张斗的生死,自己这是怎么了?还主动去拉男人的袖子,这是以前自己根本不敢想的事情。

    他们在楼上一耽搁,下面的家丁仆役一下子就把小楼团团围住。等张斗反应过来,看着下面那几十个人,心里一阵的苦笑。

    这下子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看着眼前的女孩张斗又觉得自己又是如此的幸运。

    突然门外传来脚步声,孙玉秀拉着张斗就来到床榻前,用手一指床下,“赶紧藏好,千万不要出来!”说完,她就跳上床榻躺下假装休息。

    不多时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

    只听见一个中年人说道:“秀儿!你没事吧!”

    张斗在心里默默的记下,原来女孩叫秀儿,真是好名字。人美,名字也美!

    孙玉秀可没有张斗的心情,她战战兢兢的说道:“爹爹!女儿没事,你怎么来了!”

    见到自己的女儿安然无恙,那中年人长出了一口气。他四下打量了下,说道:“大胆小贼!竟然敢来我孙元化的家里行窃,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还不给我混出来!”

    他的话语吓得孙玉秀花容失色,她嗫嚅的说道:“爹~爹~爹爹,女儿房里没人!”

    孙元化冷笑一声,说道:“女儿不用害怕,有爹爹在此,谁也伤害不到你!”

    孙元化站在屋内,正气凛然的说话,大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样子。

    床下的张斗听到那人自报家门,说他自己是孙元化也是惊的嘴巴张的老大。孙元化在崇祯年可是鼎鼎有名的火炮专家,他精通西学,善于火器,是当时华夏不可多得的人才。

    孙元化为人正直,可他看错了孔有德,竟然给孔有德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火器。后来孔有德在山东叛乱,孙元化受到牵连被朝廷怨杀。

    闹了半天自己竟然跑到了他的家中,那叫秀儿的女孩不就是他的女儿吗?

    想到这里张斗从床下爬了出来,单膝跪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辽东义民张斗见过孙大人!”

    孙元化见到从床下出来一个大汉,也被吓了一跳。他本以为是盗窃的蟊贼进到了女儿的闺房,吓得女儿不敢声张。

    所以他急火火的带人包围了绣楼,但出于对女儿名节的考虑没有让家丁上来。而是自己一人上楼,他本以为一个小蟊贼,凭他多年锻炼的身体对付起来还不在话下。

    但是当看见张斗时却被吓了一跳,看这大汉虽然年级不大,身材却是十分的魁梧高大。尤其是这人身上肌肉分明,孔武有力,一看就是练家子。

    此时他也有些后悔,自己有些托大了。当那大汉竟然在他面前行了一个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军礼时,他的心又开始了疑惑。

    他看张斗分明就是一个军人,为何他要说自己是义民呢?

    当即他就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小女的闺房当中?”

    孙玉秀看自己老爹面色不善,刚要出言就被张斗给打断了。

    “草民张斗,受全体兄弟所托来到登莱要献给袁巡抚一件礼物,谁知……”接着,张斗就把他如何教训强抢民女的张二风,又如何引出锦衣卫,又如何逃脱士兵的追杀,最后又慌不择路跳进院子,再逃上绣楼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孙玉秀听到张二风强抢民女时,气得紧咬银牙。当她听到张斗出手教训张二风和锦衣卫的时候兴奋的拍手叫好,被自家老爹瞪了一眼后,吐了吐香舌不说话了。

    当听到张斗被士兵追得跳进自己院子上了他的绣楼的时候,孙玉秀的心脏开始“砰砰!!”直跳。这么说张斗早就进到她的闺房了,那么自己洗澡都被他看见了!

    想到这里,玉秀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低下头有点不敢看自己的爹爹和张斗,实在是太丢人了。自己17年清白的身子就这么被人看了个精光!

    此刻地面上如果有道缝隙她都想立刻钻进去,她已经没脸见人了。孙玉秀惊叫一声,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孙元化见到女儿跑了出去,急忙吩咐绿蝶前去追赶。还让绿蝶把下面的仆役赶走,要是让仆役看到女儿这个样子跑出去,那他这张老脸还往哪搁!

    其实孙玉秀根本就没跑远,她跑出门就停下了脚步。一转身回到门口偷偷的听爹爹和张斗的对话,追出来的绿蝶看到自己小姐的样子一阵的好笑。她也不说破,径直下楼去让仆役离开了。

    孙元化听完张斗的叙述开始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他脸色不善的看着张斗说道:“你有什么东西要献给袁总督?”

    “大人请看!”说着,张斗就从身后解下一个包裹。放在桌子上打开,只见里面有一个不到一尺见方的木盒。有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几个竹筒。

    张斗从包裹里摸出一个金牌双手奉上,说道:“大人请看!”

    孙元化接过金牌,漫不经心的往上面一瞧,嘴里还说道:“哦?还是个金牌啊……”

    话说到一半他就说不下去了,只见他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金牌。生怕下一刻金牌会从他手中消失,足足看了一刻钟孙元化才把目光看向了张斗。

    看了一会他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说道:“你是一个死人!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