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十五章 还不让姑爷去休息!

第五十五章 还不让姑爷去休息!

    感谢都是不是哥的500起点币打赏,感谢千金CO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所有给诚子投票的大大!

    躲在门外的孙玉香听到自家老爹的话吓得花容失色,她急忙从外面跑了进来,说道:“爹爹不要啊!张斗没有对女儿做什么,你就饶了他吧!”

    本来孙元化说完这句话就崩起脸看张斗的反应,等到自己女儿跑进来跪地求情的时候,他的脸色彻底变了。

    只见孙元化用颤抖的双手抓住张斗的衣襟,怒吼道:“说!你小子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瞬间屋内就乱成一团!!!

    傍晚!孙府书房,孙元化坐在书案后面沉似水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张斗和孙玉秀垂首站在书案前面,二人不时对视一眼,看得孙元化不停的皱眉。

    “说!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孙元化说道。

    张斗一看,自己还是主动交待吧!“孙大人,末将真的是刚才跳进院子,迫不得已躲进令爱的闺房。千错万错都是末将的错,请您责罚末将吧!”既然被孙元化猜出了心思,他也不打算隐瞒下去了。

    “爹爹!女儿也是第一次见到张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您还是放过他吧!他心思单纯是个好人!”孙玉秀也急忙替张斗辩解。

    孙元化一听就火了,自己还没怎么着呢,这两个人当着他的面就开始秀恩爱,这是要气死他不成。要说这两人没有什么他第一个不信!

    但是又觉得张斗没有说谎,可能真的是第一次来登州。那么自己的女儿为何要如此维护这个粗鄙的武夫呢?

    想到这里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对着自己的女儿说道:“丫头,随为父过来!”说着他就往里面休息的屋子走去。

    张斗见到孙玉秀就要跟着孙元化走进里屋,急忙要跟着进入,却不料孙元化像背后张眼睛一样,说道:“你小子给老夫站在那别动!”

    他的话吓得张斗一抻脖子,没敢跟进去。张斗只好焦急的现在外间屋等待,过了好一会那父女二人才从里屋出来。

    只见孙元化对张斗怒目而视,而孙玉秀则是娇羞的看着张斗低头匆匆向外走去,路过张斗的身边还给了张斗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

    张斗的目光跟着孙玉秀那娇俏的身影一直出了书房,过了好一会也收不回来。

    孙元化见到张斗这副猪哥像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喝道:“我女儿都走了,你还看什么?”

    张斗被孙元化惊醒,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毕竟当着人家的面,狠劲的瞧人家女儿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老夫问你!为何你能从绝境死里逃生,难不成是做了建奴的走狗?还不从实招来!”孙元化大声质问。

    面对孙元化的质问,张斗一抱拳说道:“大人容秉!……”接着他就把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详细的说了一遍。

    当讲到女真人买通盛京城炮手轰击白杆兵阵地时,孙元化怒骂汉奸可耻。

    当讲到张斗自己斩断浮桥迫使大军离去的时候,孙元化称赞了一句张斗乃真英雄。

    当讲到他带队袭击女真营地,虐杀甲喇章京朗格的时候,孙元化拍手称快。

    当他讲到自己巧用羊皮作为浮筒,托起偏厢车顺流逃走时,孙元化叫声的夸赞张斗机智无双。

    当他听到千山山脉大战代善,并亲手斩下代善的头颅时,孙元化激动的叫声高呼:“上帝保佑!”

    当讲到叛徒周敦吉和白文轩投降女真害了所有明军时,气得孙元化连续摔了好几个杯子。

    最后张斗说道他带领剩余的500多士兵登陆长生岛,打算在那招募敢于反抗女真的辽东百姓,共同抗击女真人时,孙元化彻底的服气了,连声夸奖张斗高义。

    等张斗说完了他才问道:“贤侄啊!你当时怎么不去锦州或者宁远呢?那里还有王师守卫,就可以不必再独自冒险了?”张斗在孙元化这里的地位是蹭蹭的往上长,已经从小子上升到了贤侄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升到女婿呢?

    张斗听了孙元化的话语犹豫了下说道:“孙大人!”

    他刚说话就被孙元化给打断了:“叫世叔吧!老夫和戚金老将军还有一些交情!”

    张斗连忙改口道:“世叔!小侄实在是不想在一群不懂战事的文官手下做事了。就拿这次的战事来说,没有袁应泰的瞎指挥,怎么会丢掉盛京,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这支孤军送死。小侄实在是不想自己哪一天会被那些只知道八股文的文官给卖了。”

    “胡说!”孙元化气得把桌子一拍,张斗心里一跳,自己怎么把孙元化也是文官给忘记了,只好低头不语承认错误。

    “贤侄的看法未免有些偏激了,有些人确实不懂战事,但是多数的士人还是一心为朝廷办事的,不能说所有的文官都不好!”孙元化没有了刚才的生气,开始慢慢的教导起张斗来。

    “世叔说的即是!是小侄孟浪了!”张斗赶紧承认错误,此次能不能筹集到粮饷还得落到孙元化的身上,自己可不能把他得罪了。

    万一把他老人家得罪了,粮饷没了,老婆也有可能没了,这可是大事,必须的慎重。

    “你自己隐姓埋名单独固守一地也好,至少不必再受到各种牵制,可以放心的发展自己的力量。只是那样一来,你的粮饷又该如何的解决?”孙元化问道。

    张斗赶忙说道:“这也是小侄前来的目的,小侄是想能不能得到袁巡抚的支持,把运去皮岛的粮食分给小侄一点。小侄别的不敢说,砍杀几个建奴弄点首级还是不在话下。”

    孙元化听完张斗的话语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他才说道:“此事难啊!”

    张斗听完心里就是一惊,本来他对于得到袁可立的支持是抱着非常大的希望。如果得不到袁可立的支持那么长生岛又该如何自处呢?

    看到张斗变了脸色,孙元化说道:“如今朝廷的北方灾害不断,粮食已经比往年少了好多。加上登莱还需要支援东江镇,所以已经没有多余的粮食再给你送去。再者这个东江镇已经让朝廷上下对巡抚大人的指责不断,如果再加上一个长生岛就更难了!”

    听到孙元化的话语张斗的脸上满是失望之色,看到张斗这个样子,孙元化又说道:“你也不必过于担忧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此事虽然难,但并不是没有转机,待明日老夫与巡抚大人商议一番再给你答复。”

    “真的就是希望渺茫吗?”张斗不死心的问道。

    “除非你愿意辛苦打下来的地方再次归到朝廷的治下,让朝廷派遣文官制衡你。”孙元化没好气的说道。

    “除非世叔大人去长生岛,不然谁去指手画脚小侄都不答应!”张斗随口说道。

    他的话一说完,两个人的眼睛同时亮了起来。

    随后孙元化就叉开话题,问道:“贤侄怎么知道一辆偏厢车应该用多少羊皮囊呢?”

    “简单!算下偏厢车的重量,再算下羊皮囊的浮力就知道了。”张斗随口答到。

    孙元化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你竟然知道浮力?”

    张斗一听就知道坏了,这个后世中学生都知道的事,怎么就在孙元化面前说了呢?

    他只好说道:“小侄在一本书里看到过有关浮力的内容。”确实是在书里看到的,不过是初中物理上看到的。

    孙元化吃惊的说道:“那本书在何处,上面还记载了什么?快快说来!”

    师从徐光启的孙元化可是个西学的专家,尤其善于火炮,制造火器。他对于其他的西洋科学也是非常着迷,可是大明的文人整天说的都是四书五经。

    孙元化有一肚子的才能也施展不出来,整天憋在肚子里都快发疯了。

    他还是个虔诚的天主教信徒,就连他的儿女们都加入了天主教,沐浴在主的荣光之下。

    今天上帝把一个知道西方科学的张斗送到他的面前,可要抓住机会一展所学尽情的讨论了。

    张斗忽然觉得,如果把孙元化忽悠到长生岛去。既可以让自己多了一个火器专家,又可以挽救大明的一个科学家,自己的终身大事还能得到着落,这时三全其美的办法。

    想到这,张斗就开始讲起初中物理,二人从浮力的阿基米德定律开始,一直说道牛顿的三大定律。反正张斗是打定主意把他这个便宜老丈人拐到长生岛了,几乎把初中物理上的内容都拿出来了。

    把孙元化听得两眼放光,恨不得把张斗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什么?

    时间渐渐的推移,眼看就要到三更天了。书房内一老一小两人还在争论不休,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老爷!这么晚了,还不让姑爷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