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十章 如此生员

第六十章 如此生员

    孙元化忙道:“贤侄不可鲁莽,这些都是被人利用的无知百姓。切不可大开杀戒,一定要以安抚为主。”

    “世叔放心,小侄已有办法,您不必担心!”张斗说道。

    龙王庙的码头一下子涌进来了数万的饥民,他们离得老远就看见了海面上那片片帆影。当看到大明的旗号在风中飘扬的时候,很多人激动的流下了泪水。

    随即所有的百姓都跪在地下,不停的磕头,口中不停的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看着衣衫褴褛的饥民,孙元化的心中一阵的激动。他第一次见到这种人间惨状,虽然在登州也有不少的流民,但是却没有眼前这些辽民过得凄苦。

    他站在码头上,高声喊道:“朝廷不会抛弃守卫辽东的百姓,朝廷回来了!”

    张斗看着沙滩上跪成一片的辽民,他的心中不由的感叹!尽管大明已经是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但是近300年的统治,还是让百姓对朝廷抱有一定的期望。只要可以活下去,怎么会有人出来造反?

    自己呢?自己的出路在哪里?

    张斗在见到长兴军的士兵出现在码头上之后,就开始下达命令。让没有辫子的辽民立即开始卸船,不愿意剪去辫子的辽民很有可能是建奴的奸细,所以不会被雇佣卸船。

    这个命令在辽民中引起轩然大波,虽然他们逃到长生岛上。但是出于对建奴的惧怕,几乎没有人剪去头上的辫子。毕竟谁都不傻,万一建奴打过来,他们好马上投降当顺民。

    要是没有辫子那可就糟糕了,在女真人眼里,没有辫子的就是明人,必须杀头。所以这个命令一下达,所有的人都停下了脚步。

    他们都在观望,想看看别人是不是也剪辫子。码头上一时间出现了短暂的冷场,孙元化看到这种情况气得脸色发青。这群人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效忠大明,效忠皇上,可是一转眼就连剪掉辫子都不愿意。

    这还是大明的子民吗?孙元化当场就要发作,却被张斗给拦下来。

    “世叔!这些人不过是被建奴杀怕了,生怕剪去辫子咱们在守不住长生岛,再次遭到建奴报复而已。只要咱们打一场胜仗,证明长兴军是有能力保护长生岛的安全,那么这些人肯定主动剪去辫子。正所谓堵不如疏啊!”张斗说道。

    虽然孙元化一心扑在西学上,但他不是那些四书五经把脑子读傻了的书呆子。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叹口气到:“都是辽东官员无能,不能保卫自己的子民!哎!”

    码头上的饥民虽然肚子饥饿,但是他们更怕日后建奴的报复。一个个虽然都眼睛不转的盯着粮船,但却没有一个人动作。

    很快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接着半个时辰过去了,就连张斗都要失去信心的时候,一个大汉站了出来。尽管他身后的妇人死命的拉着他,但是他毅然地走上码头。

    当他来到粮船旁时,开口说道:“是不是剪去辫子就可以卸粮了,卸粮是不是就给一袋粮食?”

    张斗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剪去辫子就是我大明子民,自然可以为朝廷出力,朝廷必定不会让自己的子民吃亏。”说着就递给了那大汉一把尖刀。

    那大号没有接过尖刀,而是伸手抓住了脑后的金钱鼠尾,一用力竟然生生的把辫子扯了下来。虽然他留得和后世辫子戏里面的阴阳头大不一样,只是在后脑留有金钱大小的头发,编成细小如老鼠尾巴一样的辫子。

    但是这一把不仅扯下辫子,还扯掉了铜钱大小的头皮。鲜血顺着后颈滴滴答答的流到他的身上,可他却浑然不觉。依旧大踏步的走上粮船抓起一袋粮食,毫不费力的扛起,走下粮船。

    看到那大汉的身影,孙元化不由得赞叹!“真乃一员猛将!”当即开口问道:“壮士高姓大名?”

    那大汉闻言放下粮食,一躬身说道:“学生盖州生员李光春!”他的话一说完,孙元化一个立足不稳差点摔倒。太维和了好伐!这么生猛的大汉竟然是一个生员,是一个读书人,咱能不闹吗?就你那那力气拿笔杆不会折断吗?

    孙元化看着一旁憋得一脸通红,双肩一个劲的颤抖的张斗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向张斗一瞪眼睛,说道:“还不给李秀才安排个差事,让秀才去抗粮袋有辱斯文!快去!”

    张斗无奈只好说道:“李光春你暂时在这登记粮食吧!”没办法,老丈人发话了,他只能照办。

    随后张斗又拿了一个10斤的粮口袋放在李光春的面前,说道:“这是你的工钱!”

    当李光春打开口袋,看见里面全是黄灿灿的小米时,他激动的流下泪来。他当即跪下给张斗又磕了一个头,说道:“学生必定为大人效力,万死不辞!”

    说完他就起身招呼刚才那个妇人,“秀娥!快把粮食拿回去给盘儿熬粥!”

    叫秀娥的妇人几步就跑了上来,她用颤抖的双手死命的抓住袋子,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消失。脸上挂着笑容,眼睛里却流出泪花。

    苦了快俩月,终于熬出头了。

    其他人见到真给粮食,也都纷纷割下辫子,跑上来卸船。一些下手晚,没有位置的辽民也不肯离去。他们手里举着割下来的辫子,高声呼喊:“我们也是大明的子民,我们也要卸船!”

    随后张斗又安排这些人往长兴沟运粮,这些辽民也不用车拉。他们就这样背着粮食,一步一步的向着长兴沟走去。更有一些妇人,她们背不动整袋的粮食,或俩人,或三人一组,也加入到了运粮大军之中。

    面对积极的辽民,张斗没有阻止辽民们的举动。虽然用车拉会节省大量的粮食,但是张斗的目的不是运粮,他是要给肯为长生岛出力,肯为长兴军出力之人一个甜头。至于那些粮食,本就是应该发给他们的。

    经过这次的教训,张斗觉得不能再无偿的给辽民粮食了。正所谓升米恩、斗米仇,辽民必须出力才能得到粮食,而不是天经地义的觉得自己欠他们的,就应该养着他们。

    随后张斗又宣布,从明天开始。朝廷要开始建设长生岛,只要肯出力气,就能得到粮食。人人都可以参与到建设长生岛中来,另外从明日起取消粥棚。所有人要想吃饭,必须参加劳动,无一例外。

    有前面那个出力气就能得到粮食的命令,后面那个取消粥棚就没有人反对了。

    但是在人群里面,有着一双双怨毒的眼睛盯着张斗。本来计划天衣无缝,只要加把劲就能拿下长生岛大权,最后还是因为张斗的归来而功亏一篑。

    不甘心失败的他们生怕张斗找他们的后帐,一个个聚集到到一起,开始小声的嘀咕起来。

    坐在家里的孙有才,哼着小曲躺在炕上享受着两个小丫鬟的服侍。美的他不时伸手在丫鬟的胸前摸一把,惹得丫鬟一阵阵的惊叫。

    这时,一个家丁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他一进屋子就大声的叫嚷:“老爷完了!老爷完了!”

    孙有才正在享受丫鬟的服侍,冷不丁的被人打扰,心情本就不好。再被这个家丁一口一个老爷完了给说的火大,他操起炕桌上的紫砂壶就砸了过去,“老爷我活的好好的,竟然敢咒老爷我死,打死你个狗奴才!”

    那个家丁被一茶壶打中额头,顿时鲜血和茶水就流了一脸。可他却不敢擦拭,只能一个劲的磕头求饶。

    过了一会孙有才的气消了点,才说道:“大惊小怪的!一点规矩都没有,天塌下来有老爷我顶着!说吧!什么事?”

    家丁不敢隐瞒,把张斗请来朝廷船队带着大量的粮食救济饥民的事说了一遍。孙有才刚开始还云淡风轻,满不在乎。当他听到张斗竟然带来了大量的粮食,他就坐不住了。

    他知道张斗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搞不好就是和家破人亡。他在屋里来回的踱步,走了一会眼中出现一抹很辣之色。

    “张斗既然你回来了,长生岛就是你埋骨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