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十二章 疯狂之色

第六十二章 疯狂之色

    再次感谢自由海洋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票的书友!

    孙元化看着面前跪满的人群,又看了看一旁的商人和士绅。他不由的叹了口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小小的长生岛竟然有这么多人作乱祸害百姓。

    眼前这群人竟然逼死数百的百姓,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一开始张斗来告诉他长生岛有人趁火打劫,欺压良善迫害百姓时他还不信。

    等到长兴军把人抓来再一审问,触目惊心的案情震惊了他。孙元化随后就勃然大怒,要把这些人明天公审大会结束就明正典刑,就地问斩。

    就在这时,士绅和军将军户,还有商人代表求见。

    他们进门就开始控诉长兴军的跋扈霸道,竟然无故打杀他们的家丁奴仆。要求朝廷立刻动手处罚长兴军,最好能把军权交给他们这些世袭的武将管理。

    一个中年书生模样的人站了出来,说道:“孙大人!长兴军嚣张跋扈,无故打杀我等家丁奴仆。像这等草菅人命的行径必须严惩,如长期以往长生岛必将祸乱不断,重新被建奴夺取。还请大人三思!”

    他吐沫横飞的说着,根本就内某注意到孙元化的脸渐渐的冷了下来。孙元化没有想到这些士绅竟然是这样的无耻,明明是他们抢夺别人的粮食、草棚,打伤了数条人命。

    现在到了他这里还要反咬一口,真是可恶之尤。孙元化再也不想听下去了,他把手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拍,说道:“王世人!你好好看看你所谓的家丁奴仆干的好事!”说完就把厚厚的一落供词丢到王世人的面前。

    王世人还在口沫横飞的白话儿,结果孙元化下了一跳。他慌忙从地上把供词捡起来一瞧,顿时冷汗就湿透了后背。

    他本以为孙元化出来匝道,会重用他们这些士绅。毕竟华夏皇权不下乡已经是数千年的传统,朝廷要想维持长生岛的秩序就离不开他们这样的士绅。

    所以他们才敢跑到长兴军的驻地来找孙元化要人,并且大告长兴军的黑状。希望可以将长兴军也拿到手,但是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

    别的文官或许不知道他们这些世袭军将的德行,熟悉军务的孙元化怎么会不了解这群人呢?

    找朝廷要粮要银子一个个比谁跳的都欢实,一到打仗就傻眼了。靠着他们能守住长生岛,孙元化第一个就不信。

    所以孙元化根本就没给他好脸色,当场就把供词丢给了他。

    王世人拿着供词心里一阵的惶恐,他在心里不停的咒骂自己手下废物,竟然连一会都顶不住。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咬牙硬撑着了。

    “大人!这全是一派胡言,完全就是屈打成招,还请大人明鉴!”王世人给孙元化来个死不认账,他打定主意不承认,量孙元化也不会那他这个举人如何。

    “你!~”孙元化被王世人气得直跳脚,他还真不能把这王世人如何了。首先王世人这个举人的身份就不是谁便能动的,要想处罚王世人必须先革去他的功名。

    这就需要向朝廷报备,没有三五个月绝对下不来。这段时间里只要王世人再运动一下,没准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孙元化一拍桌子,说道:“好本官就让你心服口服,来人!去把张斗找来,跟他当面对质!”

    张斗?王世人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张斗的名字,他上岛一个多月了,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长兴军的首领叫张斗。

    不多时张斗就从外面走了进来,孙元化一见张斗就说道:“张斗,王举人说你将他的家丁奴仆屈打成招。根本就不承认罪行,你跟他当堂对质吧!”

    张斗转身到了王世人的面前,他魁梧的身材直接就贴近的王世人。战场养成的杀伐之气一下子就到了王世人的面前,王世人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头洪荒猛兽盯上一样,他隐约间似乎闻到了一股血腥之气。

    他被张斗的气势吓得连连倒退数步,一屁股坐到地下。口中说道:“你~你别过来!”

    张斗看到王世人的怂样,哈哈一笑说道:“就你这怂样还敢在长生岛兴风作浪?告诉你!老子杀过的建奴比你见过的还多,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王世人听到张斗的威胁反而激发了他心中的斗志,他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说道:“大人!这个张斗实在是嚣张,竟然敢对读书人如此无理。必须要对他严惩不贷,不然斯文扫地,读书人的颜面何存?”

    “张斗你不要对王举人无理,他毕竟有功名在身!”孙元化也是读书人,他多少还要照顾下读书人的面子。

    张斗则是躬身说道:“大人!下官以为王世人已经投降建奴,根本就本事我大明的读书人,所以他这个举人的身份也应当立即革除!”

    还没等孙元化开口,王世人就不干了,他怒吼到:“放屁!我几时投降建奴,张斗你要是诬陷与我,就是上京告御状,我也要跟你不死不休!”

    孙元化听到张斗的话也是一皱眉,说一个举人投降建奴他还真不相信,他刚要说话就被张斗的话打断。

    “还敢说你没有投靠建奴,如今长生岛已经在朝廷的之下,你为何还要留着金钱鼠尾?”张斗的质问一下子就让王世人呆愣在当场。

    他的底气一下子就弱了三分,他是不敢割下辫子的。他们已经跟孙有才商量好了,三天后就引周敦吉上岛。到时他就可以在女真人的金国继续做他的举人老爷,继续享受免除税负的特权。

    这事他能说吗?他敢说吗?所以在面对张斗的质问他显得有点底气不足。只能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损!”

    “呸!建奴让你剃发的时候你怎么不记得圣人的教诲了?到了大明的长生岛反而记起来了,我看你就是想着建奴打过来好当顺民!”张斗不屑的又给了他完美的一击。

    王世人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没有!绝对没有!张斗你不要血口喷人!”

    随后他又跪到孙元化面前哭诉,“大人!学生是心向大明,经历千辛万苦才逃出虎口。到了这里又要受这武夫的刁难,还请大人给学生做主!”

    孙元化一拍桌子,说道:“你管教家奴不利,还有脸到本官这里哭诉!赶快回家好好的约束家奴,如若再犯,本官定要严惩不贷!”

    看着离去的王世人,张斗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孙元化也看出来张斗有话要说,他赶紧说道:“士绅是朝廷的基石,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动。这次他也受到教训,想必定能痛改前非,帮助朝廷处理好长生岛的事物!”

    张斗没有说话,他转身离去了。孙元化看着离去的张斗苦笑了下,就命人把抓到的罪犯都带上来,他要亲自审问。

    就在他审问的时候,商人代表求见。孙元化最看不起的就是商人,他就在大堂上接见了商人们。

    孙有才看到大堂上跪着的人群,他的心里就是一阵的心寒。这里面可是有不少他的打手,还好办那些缺德事他没有亲自参与,不然他就是这里受刑之中的一个了。

    孙有才带到孙元化的近前,跪倒磕头。口中说道:“草民孙有才叩见孙大人!”

    坐在上面的孙元化冷哼了一声,他知道此次长生岛大乱就是这些商人弄出来的。他打算杀几个带头的,让这群商人都老实一些。他一拍桌子,怒喝道:“孙有才你可知罪?”

    孙有才跪在地下,磕头说道:“草民自知罪孽深重,愿意拿出全部的粮食5000石献与孙大人!”

    孙元化听到5000石这个数字的时候,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好大的手笔啊!这些商人为了活命把自己的老底都拿出来了,自己还是放他们一马吧!

    想到这里,他就说道:“本官念在你们进献粮食的份上饶过你们这一次,如有下次定斩不赦!”

    孙有才千恩万谢的出去了,孙元化没有注意到孙有才离去时眼中那抹疯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