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十五章 拼了

第六十五章 拼了

    感谢千金CO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推荐票的书友,您们的支持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寨墙上的战斗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周敦吉的士兵疯狂的攻击寨墙。他们抗起云梯搭上城墙,奋力的向上攀爬,根本就不顾自己的生死。

    而寨墙上的长兴军也奋力的把石块、滚木丢下寨墙,把那些试图爬上来的敌人打得头破血流,死伤一片。

    马景博就是金州本地人,自从女真人来了后他们家就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好不容易盼走了女真人,结果来了个周扒皮。

    一个人头银子几乎让他们家倾家荡产,好在周扒皮还给他们家留下了条活路。马景博参加了周敦吉的新军,在他看来只要家人能够活的平安,自己的生死根本就无所谓。

    所以这次攻城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第一个攻上寨墙。那样就能立下大功,让自己家人生活的更加舒服一些。

    他很快就跟着其他的士兵来到寨墙下,当云梯竖起的那一刻,从上面就丢下来了一根粗大的圆木。擦着他的头顶飞了过去,把他身后的一个士兵砸倒在地。

    那人的上半身几乎被圆木砸烂,身子像烂泥一样的躺在地下,血水瞬间就染红了地面。

    马景博不希望自己也和那人一样倒霉的死去,他要立功,他要受赏,他要为家人杀出一个未来。

    所以他没有同其他人一样的鲁莽,他站在云梯下把盾牌顶在了头顶,小心的观察寨墙上守军的情况。

    观察了一会他发现,每次丢完圆木,守军总要丢一些石头,看来寨墙上的原木并没有那么多。

    一些石头他只要小心防护,还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他就小心的在下面等待机会的来临,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寨墙上又一次的丢下圆木,马景博早就注意到了,他看见下落的圆木就迅速躲到一旁。

    粗大的圆木砸死了3个人才停了下来,马景博利用这短暂的机会,他把钢刀叼在嘴里,右手持盾护住上身,左手抓住云梯奋力的向上爬。

    当他接近寨墙的时候,一块大石打了下来。马景博赶紧用手中的盾牌挡了一下,沉重的石块砸在盾牌上发出“咚!”的响声。

    马景博就觉得右臂一麻,巨大的力量差点让他的盾牌脱手而飞。好在他顶住了,紧爬几下来到寨墙口。

    聪明的他没有一下子跳上寨墙,他先是弓起身子,尽量的让自己贴近云梯的顶端。然后快速的探出头,再迅速的缩回身体。

    他刚刚把身体缩回,一支长枪就从他的头顶擦过。如果不是他缩回身体速度足够的快,已经被这支长枪刺穿了身体。

    就在那支长枪要往回缩的时候,马景博抓住了这个机会,一跃就跳上了寨墙。他先是用盾牌挡住了长枪的攻击,又用钢刀砍死了一个敌人。

    接着他就护在寨墙的这个垛口,掩护身后把同伴登城。随着同伴登上寨墙的人数越来越多,寨墙上的长兴军也越来越危险了。

    这段寨墙的防守是由二狗子负责的,他从容的指挥新兵们防守寨墙,一次又一次的把敌人打下退。

    其实他有更好的办法防守寨墙,由匠人们制造的手榴弹只要丢下去几颗就能炸死一片的敌人。但他并不想这么做,他要用这些敌人来锻炼新兵。

    如果连这群假建奴都挡不住,那还谈什么杀回辽东,替兄弟们报仇啊!

    当他看见寨墙上的一小块区域竟然被敌人占领的时候,二狗子怒了。他对着身后的预备队喊道:“你们不是想报仇吗?你们不是想杀光建奴吗?你们不是要打回辽东吗?

    现在连一群假建奴都打不过还谈什么杀建奴!你们都摸摸自己的裤裆,还有没有那个带把的玩意。是爷们的都跟老子冲,把这群假建奴赶下寨墙!”

    不论是预备队,还是寨墙上被敌人杀得节节败退的长兴军听了二狗子的话,脸色瞬间就涨的通红。他们觉得自己太丢人了,竟然被一群假建奴就给杀退了。

    那样还怎么给死去的亲人报仇,长兴军的新兵几乎都带着对建奴刻骨的仇恨。仇恨的力量让他们忘记了恐惧,他们怒吼着杀向敌人。

    马景博刚刚在寨墙上站住脚跟,还没等他扩大战果呢!就听见一声怒吼,一个长兴军端着长枪就刺了过来。

    他赶忙用盾牌格挡住长枪,再顺势贴了上去。手里的钢刀一下子就捅进了长兴军的肚子,但是让他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那个长兴军竟然对刺入肚子的钢刀根本就不管不顾,他竟然抱住了马景博把他推向了寨墙。

    力量之大简直让马景博无从反抗,马景博惊恐的看着自己一步一步的退到寨墙的边缘,尽管他已经用出全身的力气,仍然不能阻止自己停下脚步。

    就这样二人双双的摔下寨墙,下落的瞬间马景博清楚的看见那个长兴军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太可怕了,这是马景博在昏迷前最后的念头。

    他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个长兴军要抱着他一起死呢?是什么让长兴军如此的疯狂?

    二狗子带领长兴军这一发力,周敦吉的新兵立刻就受不了了。他们只是一群新兵,全靠一股血勇在支撑着他们。

    一旦战事不顺进入僵局,就会陷入被动。刚才他们被长兴军的一波流给打懵了,留在寨墙上的人不是被杀,就是被赶下寨墙。

    看着撤退的敌人,二狗子带头欢呼起来。“我们赢了!”

    “万胜!”

    周敦吉终于拿定了主意,他决定冒险攻击长生军。当他快要走出小路进入到长兴沟的时候,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只50人的小队。

    这些人一下子跟周敦吉走了个正对面,意外的相遇让双方的人马愣了一秒钟,就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随着一颗爆竹在天空炸开,周敦吉知道自己暴露了。他指挥着手下杀向了这支长兴军小队,在他看来只要他们一走一过,这支小队就会被淹没在人海之中。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只要他能在张斗的援军赶回来之前杀进长兴沟,定能动摇寨墙那里守军的信心。

    只要寨墙一乱,他就能前后夹击,一举消灭张斗的长兴军。他的想法不错,到是这50的小队给了他当头一棒。

    他们在队长马户的率领下排成整齐的三排长枪阵,牢牢的堵住了周敦吉前进的道路,当周敦吉的金州兵冲过来的时候,第一排的长枪手刺出了手中的长枪。

    瞬间就有十几个金州兵倒地毙命,一排枪林刺过来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机会。接着第二排的士兵从第一排的缝隙也刺出的长枪,把那些想要捡便宜的金州兵又是刺倒一片。

    看着自己辛苦训练出来的士兵被长兴军如同砍瓜切菜一样的刺倒在地,周敦吉的心都在滴血。

    他咬牙让士兵们继续攻击,金州兵都惧怕周敦吉。他们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尽管被长兴军成片的刺倒在地,但是后面的金州兵还是一点点的接近了长兴军。

    马户小队第一个伤亡来自一个被刺中的士兵把手中钢刀扔向了长生军,这把刀正中长兴军士兵的肩头。疼痛让这个士兵的动作慢了一拍,被金州兵抓住了空子,一下子把他砍倒在地。

    随着枪阵被打破,金州兵一下子就涌了上来。马户是个老兵,经历过浑河血战的他看到这种情况,果断让后两排的士兵后撤五步,重新整队。

    第一排的士兵很快就被淹没在金州兵的人海里,当打破长兴军上阵的金州兵兴奋的冲上前的时候猛然发现前方不知何时又出现一个枪阵。

    郁闷的金州兵又开始了第二次的破阵,这次他们有经验了。没有继续死命的冲锋,离得老远就开始把手里的武器丢了过去。

    长兴军们吃了一次亏,也找到不少对付金州兵投掷武器的办法。他们开始晃动手中的长枪,一些投掷过来的刀剑就会被长枪打落地面。

    即使有漏网的刀剑投掷过来也不一定伤到人,刀剑毕竟不是弓箭,投掷的时候会发生偏转,有时会是刀柄对着长兴军。

    就这样两支人马在小路上边打边退,一点一点的靠近了长兴军的工匠和家属的驻地。

    当到达这里的时候,50人的长兴军小队已经只剩下了6个人。这几个人的身上人人带上,几乎是相互扶持着才走到这里。

    马户向着剩余的几人说道:“兄弟们!后面就是咱们的家属,咱们不能再退了。为了身后的家人,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