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十八章 袁崇焕

第六十八章 袁崇焕

    张斗的动作让二狗子等人停下了动作,他扭捏的说道:“将军,不剃头不行吗?那根老鼠尾巴实在是太难看了!”

    其他人也认同二狗子的看法,他们如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希望张斗能采纳他们的建议,但是张斗不为所动,第一个做到了椅子上。

    他对一旁站立的剃头师傅说道:“天太热了,给本将来个光头。如果上面有一根头发,小心本将找你麻烦!”

    那个剃头的师傅肩膀上搭着白毛巾,他动作麻利的把张斗的头发散开,开始了剃头。

    这货也是个人来疯,他手上的剃刀运转如飞,很快地上就多了一地的头发。张斗在众人惊讶中拍了拍自己的光头道:“这多好,多凉快!”

    二狗子见到张斗已经剃光了自己的头发再也没有任何借口,也乖乖的做饭椅子上,让人给剃了个金钱鼠尾。

    当他看到自己的头发片片的滑落时,竟然掉下几滴的眼泪。张斗有些搞不懂古人了,留着满头的长发多麻烦啊!每天光是清理头发就得用去大量的时间,这个时代可没有飘柔洗发水,都是用碱或者皂荚洗洗完事。

    那洗头的质量可想而知,满头的长发已经成了张斗的负担,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把头发剃掉,一举两得。

    不多时几人都剃完了头发,等那剃头的师傅出去后张斗才说道:“狗子啊!我把你调进暗影部队,你不会怪我吧!”

    二狗子张了张嘴没有说话,本来他上次阻击周敦吉的部队立下大功。就已经是掌管千人的部队,如今把他一下子调进这个暗影部队他还真不适应。

    目前他的手下只有10个人而已,从指挥千人到指挥10人,这里的落差可想而知。

    “狗子啊!这个暗影实在是责任重大,交给别人我不放心才交到你的手上!”张斗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的话听得二狗子的眼睛里有了一丝的光亮。

    张斗继续说道:“暗影部队就是咱们长兴军的影子,主要负责刺探情报,收集女真人的一切消息。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咱们都要第一时间知道,这样就可以打有把握之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二狗子的眼睛亮了一下就暗淡了下去,这不是和夜不收的性质差不多嘛!不就是打探情报嘛!交给夜不收得了,干啥还得单独成立一个部门呢?

    张斗见二狗子还没有明白影子的用意说道:“你小子平时挺机灵的,这时候怎么这么笨呢!你们负责的不光是对女真人,对大明,对咱们长生岛都要做到不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知道,明白了吗?”

    这下子二狗子明白了,这不就是长生岛版的锦衣卫嘛!权力之大简直不可想像,怪不得将军要把这个任务交到自己的手上呢!

    “暂时你们就是这几个人,需要人手自己去辽民中找。先给你们每月2000两银子的经费,不够再来找我要。我只有一个要求!尽快建立起咱们自己的情报网!

    辽东半岛的金州,自从周敦吉死在长生岛后,这里的人们欢庆了很久。但是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就摆在他们面前了~谁会来接任金州守备!

    西尔泰坐在战马上,他都不用正眼瞧那些迎接他的泥堪。本来他在盛京待的挺好,正享福呢!结果被阿巴泰的一道命令调来了金州。

    让他务必把长生岛的情况打探清楚,了解岛上的明军有多少人,争取一战就拿下长生岛,彻底解决辽东的明军。

    阿巴泰自从替补代善当上四大贝勒之后,就急于在努尔哈赤面前表现自己。他先后建议集中重兵攻打宁锦防线,又建议西征蒙古草原诸部。

    但是这些建议都被努尔哈赤给驳回了,原因很简单,女真人少死不起了。

    自从浑河那一战过后,女真人就一直休养生息。另一边加紧向北方渗透,抓捕生女真来补充他们损失的战力。

    由于北方的生女真居住的环境恶劣,那些女真人都极端的好战。他们简直就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所以抓捕生女真的行动并不顺利。

    由于北方的天气寒冷,抓捕生女真的行动只能到十月为止。所以努尔哈赤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这方面,争取在入冬之前抓到足够的生女真。

    那些生女真也不傻,他们在被成部落的抓捕了几次后,就向着更北方迁移,尽管女真人派出了大量的人手,但是收效甚微。

    所以阿巴泰的提议无一例外的都被否决了,当他听到金州守将在长生岛阵亡后,他不仅没有生气还有几分的高兴。这样他就可以有机会出兵来证明自己不是徒有其名,也是靠着战功才当上这四大贝勒。

    他第一时间就让西尔泰把长生岛打听清楚,如果能打下来更好,万一失利他就带兵杀上长生岛。

    张斗正在为粮食焦头烂额的时候,长生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人坐着官船,还有10余条战船护卫,浩浩荡荡的就直奔长生岛而来。

    官船的船舱中摆着一个小方桌,两个中年人相对而坐正在边饮茶边高谈阔论。其中一人说道:“袁兄!此次去长生岛根本不用你亲自前往,只需修书一封,想那张大斗必然会如约前往。你此番亲自前来,真是太抬举这个武夫了!”

    “熊兄此言差矣!此前浑河那一战张大斗这个武夫为国出力甚多,他又能在千山中杀掉老奴的大贝勒代善,而且听闻就连老奴的孙子杜度的死都与这张大斗有关。如此的人才,阁老可是求贤若渴,这才有兄弟长生岛这一行。”那黑瘦人说道。

    “孙阁老真是老成持重,竟然能看上张大斗那武夫,真是那武夫的造化!”那白胖的中年人还摇头晃脑的说道。

    “一切还是为了朝廷,一切为了辽东,我等做出些让步也无妨!”黑瘦中年人说道。

    “袁兄高义!”

    “熊兄谬赞了!”

    二人在吹捧中,官船很快的就接近了长生岛。

    他们还没有到达长生岛就遇到了巡逻的鸟船,只见两条速度奇快的鸟船飞快的来到他们的官船近前。

    黑瘦中年人开始对这两条船帆奇特的鸟船来了兴趣,这两条鸟船没有采用大明常用的竹蔑编制的船帆。

    它们用的竟然是西夷人的软帆,而且还是两面巨大的三角形的船帆被一根粗大的桅杆撑起。

    这两条船靠近官船后,就开始喊话:“对面的船听着!这里是长生岛海域,所有进入长生岛的船必须接受检查,否则格杀勿论!”

    鸟船上面的喊话让那黑瘦中年人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想他跟随孙阁老督师辽东。各地的武将不说是卑躬屈膝,也是对他极度的奉承,还从来没有收到过这种待遇。

    搭话这种事还用不到黑瘦中年人出场,只见官船上站出一人,这人不屑的看着那两条小鸟船喊道:“回去告诉你们长生岛县令孙元化还有守备张斗,就说辽东督师孙阁老的特使来了,让他们赶快出来迎接!”

    这几句话听得鸟船上的人一愣,他们不敢耽搁。留下一条鸟船监视这些官船,而那条鸟船一调头就快速的向长生岛的方向驶去。

    看着离去的鸟船,黑瘦中年人这边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的冷气。这也太快了,足有他们官船3倍的速度。

    如果在海上遇到这样的对手,他们拍马也追不上人家,会被这样的船只吊打的。

    他们不知道,这种三角帆的鸟船就是张斗在后世学来的。他有速度快,转向灵活,逆风的试航能力强的优点。

    张斗也是在商人手中买来帆布,试着把三角帆弄到速度快的鸟船上去。结果是出乎意料的好,鸟船的速度整整调高了两倍,完爆现在所有的海船。

    孙元化听到孙阁老竟然派人来长生岛他非常的吃惊,他已经顾不得满身的灰尘。找到张斗坐上鸟船就来迎接特使。

    等他们到了官船这里,只见一个黑瘦的中年人和一个白胖的中年人站在官船的船头。孙元化抢先躬身施礼:“下官孙元化见过二位特使!”

    张斗则是大大咧咧的一拱手,并没有说话。他对大明的文官印象极为的不好,除了内斗厉害之外,一点长处没有。

    那黑瘦的中年人见到张斗居然只是拱拱手,连弯腰施礼都没有。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怒色,他朗声的说道:“袁崇焕奉孙阁老的委托来长生岛训读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