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十一章 长生岛副守备

第七十一章 长生岛副守备

    感谢游晋丽华打赏的500起点币,感谢书友150422201803616打赏的3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推荐票的书友,亲们的支持就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听到熊廷弼的命令,张斗再不犹豫,他从护卫头目手中拿过了钢刀,向着那些护卫杀去。那些护卫见到张斗杀来也是毫不示弱,纷纷挺刀迎上。

    他们这群护卫在张斗看来就是打架厉害一点,真要到了战场上就是个菜。战场上都讲究能偷袭绝不正面战斗,生死对决讲究的就是个稳准狠。

    到了关键时刻以命搏命也要再所不惜,所以老兵给新兵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在战场上绝对不能怕死,因为你越怕死就死得越快。

    张斗与这群护卫打斗在一起简直就是不要太轻松,他的力气奇大,护卫的刀剑遇到他手中的钢刀就只有一个下场。

    那就是脱手而飞,而张斗接下来的杀招就不是护卫能抗衡的了。就算不用刀斩,就是拳脚落到护卫的身上也是非死即伤。

    仅仅是交手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些护卫就死伤惨重。看着自己的护卫被张斗成片的砍到在地下,熊廷弼几乎咬碎了牙齿。

    他大吼道:“住手!张斗你还不束手就擒,难道要顽抗到底不成?你要造反吗?”

    “哎呦?张某读的书少!还头一次听说你熊廷弼可以代表皇上了,和你作对就是造反?在张某看来,你熊大人动辄打杀朝廷命官才是造反!”张斗的话像只利箭直刺熊廷弼的心头。

    熊廷弼一句情急之下的无心之语竟然让张斗抓住了漏洞,他被张斗反驳的哑口无言,呆立在当场。

    就在全场之人都被张斗的话语惊得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从熊廷弼的身边站出一人。他手持一张弓,已经拉如满月对准了张斗。

    得意中的张斗没有注意到熊廷弼身后的弓手,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些护卫身上。当弓箭对准他的那一刻,张斗猛然觉得自己的背后就是一阵的发凉。

    他的心也突然慌乱起来,顾不得多想的他瞬间就扑倒在地,根本就没有顾忌自己的形象。就在他摔倒的刹那,一支利箭擦着张斗的头皮飞过,带走了他的头盔。

    摔倒的张斗第一次觉得死神离自己是如此之近,他顾不得捡起头盔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向着那弓手冲了过去。

    这个弓手叫祖行,他是觉华岛参将祖大寿的侄子。少年习武的他箭法超绝,可以说是百发百中,从未失手。

    此次他陪同袁崇焕和熊廷弼来长生岛传令,负责保护两位大人的安全。祖行从心里就没瞧得上长生岛的张斗,在他看来张斗不过是运气好才立下一点功劳,根本就不用两位大人亲自上门下令。

    他早就琢磨了,等到长生岛一定要给这个张斗一点颜色瞧瞧。好让张斗知道知道,在辽东他们关宁军才是第一位的战力。

    今天他这十拿九稳的一箭竟然落空了,让他吃惊的是那个张斗没有丝毫逃走的想法,反而向他冲了过来。

    心中冷笑的他不慌不忙的又从箭壶里抽出一支箭,他把箭打在弓弦上对准了张斗。他还没有射出手中的利箭,对面的张斗却把手中的钢刀向着他丢了出来。

    这一刀势大力沉,速度极快直奔祖行的胸口而来。祖行被张斗射出的钢刀吓得魂飞魄散,他没有想到敌人竟然会丢出手中的钢刀。

    在战场上手中的武器就是自己的第二条生命,有时候就是失去生命都不能失去武器。经验主义让祖行尝到了失败的苦果,来不及躲闪的他只能尽力的扭动身体,同时拿手中的弓去格挡钢刀。

    弓刀相交发出清脆的声音,接着弓就被钢刀切成了两半。祖行还没有心疼自己的宝弓被毁,钢刀就擦着他的右肩飞了过去。

    快速略过的钢刀在祖行的肩头带起一团血雾,击中了祖行身后的一个随从。那人惨叫一声就倒地身亡,钢刀射进这人的胸口直没刀柄。

    祖行就站在熊廷弼的身旁,张斗的这一刀几乎要把熊廷弼的魂给吓飞了。他双手捂住头,尖叫一声就蹲在地上。

    口中还连续的呼喊:“杀人了!救命啊!”

    张斗根本就没有搭理熊廷弼这个废物,他直奔祖行杀来。祖行看到张斗那双冰冷的眸子,浑身都感觉到一股凉意。

    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张斗的对手,连忙急速的后退。口中还大叫道:“我叔叔是祖大寿,你不能杀我!”

    暴怒的张斗根本就没有理会祖行在说什么,他冲到祖行近前一拳就打向祖行的胸口。祖行急忙闪身躲过张斗的这一拳。

    但接下来张斗以左脚为轴,右膝曲起一个膝撞就撞向了祖行的小腹。祖行躲闪不及被张斗撞个正着,他惨叫一声就倒飞了出去。

    张斗得理不饶人,上前一步抓住祖行的手臂把祖行拉了回来。右手又是一个手刀斩在祖行的咽喉,这下打击直接打碎了祖行的喉骨。

    倒地的祖行双手捂住喉咙,两支眼睛瞪得老大,嘴角不断的溢血。他在地下翻滚了几下才慢慢的停止了挣扎。

    张斗手刃了偷袭他的祖行,转身面向熊廷弼一行人,高声喝道:“来啊!看看今天到底是谁死!”

    这是长兴军再一次的跑了过来,这次他们没有再犹豫,上来就把这一行人都给包围了。那些护卫惊慌的看着包围他们的长兴军不由的吞了下口水,都齐齐的看向袁崇焕。

    他们停手不代表长兴军会罢手,他们挺着长枪就杀向了那些护卫。袁崇焕一看不好,又一次的站了出来,还没等他说话呢!一声惨叫就让他将要说的话给打断了。

    他刚扭头看过去,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就从那些护卫的口中发出。只是短短的瞬间那剩余的十几名护卫就倒下了一半,剩下的那几人一看不好,果断的丢下武器跪地求饶,这才逃过一命。

    即使这样,长兴军也没有放过这些敢对他们家将军动手的护卫。纷纷调转枪头抽向护卫,只是几下就把那些幸存下来的护卫打的哭爹喊娘,满地找牙。

    好在这些士兵还保留了一些理智,没有对队伍里的文官和随从动手,还让袁崇焕和熊廷弼保留了最后的颜面。

    看着地上死伤的护卫,袁崇焕猛地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他正了正头上的乌沙,朗声说道:“张守备,刚才不过是熊大人想要试下你的身手而已,还请不要多心。大明能有张守备这样的青年俊才真是如虎添翼啊!”

    听完袁崇焕的话,张斗觉得大明文官的无耻又一次的刷新了他的下限。明明是想要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结果不但没有得手,自己还被打肿了脸。

    最后竟然说成是试探,试探有20几个围攻自己一个的吗?试探有用弓箭把自己往死里射的吗?

    张斗刚要出言讥讽,孙元化突然站了起来结果了话头。“哦!原来是试探,下官就说嘛!长生岛是朝廷在辽东的最后一块地盘,孙阁老肯定会大力支持的,断然不会对有功的将是动手。既然是试探,张斗你就把士兵撤下吧!”

    张斗有心不答应,但是看到孙元化焦急的眼神也明白,现在可不是和朝廷交恶的时候。也就没有说什么,向着长兴军的士兵挥了挥手。

    带队的秦石怕张斗再有危险,他眼珠一转说道:“兄弟们!地上这些兄弟也不容易,咱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兄弟受苦。赶紧把这些兄弟抬回去治伤,不可怠慢了上差的护卫!”

    这些长兴军也想明白了秦石的用意,他们两人一组拖着受伤护卫的双腿就往外走去。这路上的坑坑洼洼可让幸存的护卫们吃够了裤头,等到了外面他们已经剩下半条命了。

    看着被拖走的护卫袁崇焕一阵的无语,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对张斗出手了。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

    当下他也没有继续待在长生岛的兴趣,朗声说道:“孙阁老手令:命林海川为长生岛副守备,协助张斗处理长生岛大小事务。守备张斗从即日起要加紧训练军队,随时支援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