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十四章 平枪!据马!

第七十四章 平枪!据马!

    刘兴祚是万历三十三年被女真人掠去做了奴才,由于他聪明能干十分得努尔哈赤的器重。之前他一直就被分到了代善的正红旗,先后参加了盛京和辽阳的战斗。

    盛京浑河那一战他只参与了攻打盛京城,然后就一直在城内留守。攻打辽阳城他身先士卒第一个登城,被努尔哈赤任命管辖盖州、海州、复州三卫。

    但是女真人对待汉人的残暴让他这个汉人十分的不舒服,他觉得自己就是女真人的帮凶。双手沾满了汉人的鲜血,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

    汉人被大量贬为奴隶,很多汉人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他的内心也在承受煎熬,就在他刚刚上任没多久就听说了长生岛出现了一股势力在大量的收留汉人。

    出于对汉人的同情,刘兴祚不仅没有阻止汉人逃向长生岛还一路大开绿灯。其中还让他的弟弟刘兴仁出面,帮助了不少的汉人逃向了长生岛。

    如今长生岛已经成了辽东最后一块的净土,刘兴祚深知女真人的德行。如果要是让女真人打下长生岛,那么岛上的数万汉人都将成为女真人的战利品,随意的打杀。

    复州城门处,刘兴仁骑着战马带着两个随从正要出城,迎面就遇到了女真统领布哈。努尔哈赤再信任刘兴仁也不会让他一个汉人单独管辖几乎整个辽东半岛,布哈就是他派到刘兴祚军中的监军。

    这人平日里就对刘兴祚放任汉人奴隶逃亡非常的不满,曾经多次当面顶撞的刘兴祚下不来台。今天他遇到要出城的刘兴仁不由得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不是刘家的二公子子嘛!怎么又要出城去看那些泥堪?”

    刘兴仁听到布哈的话语本能的就要发作,但是又想起大哥交待的事就把怒气往下压了压,说道:“原来是布哈大人,刘某不过是城中待的无聊,要出城打猎而已!”

    说着便打了个哈哈!出城而去,布哈一开始没有在意骑着马往前走了几步,随后他就反应过来。“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事。

    平时刘兴仁那小子一见到自己就是横眉冷对的,根本就不会跟自己说话。今天怎么转性子了,竟然主动解释起出城的原因?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不成?

    想到这里他再也不淡定了,一拨马头向着刘兴仁离去的方向就追了下去。

    当他追了一段路程后不由得兴奋起来,这条路根本就不是出城打猎的道路,而是去北信口。

    这说明什么?难道刘兴祚真有不臣之心?他要是把这件事查清楚了,只要抓住了刘兴祚的小辫子,自己定然能够取而代之。

    一想到自己将成为管辖三卫的统领,他的心就火热起来。当下不再犹豫,向着刘兴仁的方向就追了下去。

    许连山最近已经当上了长兴军的伍长,手下也有10个士兵。这是他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每天的粮食管饱,每顿还都有大块肉吃,简直比地主家里吃的都好。

    而且他身为伍长还分配到了一杆长兴沟最新打造的火铳,当他拿到火铳后就爱不释手,把同伍的士兵羡慕的不得了。

    今天是他被分配到北信口来接应百姓登岛,最近这段时间登岛的百姓越来越少了。能逃出来的百姓大部分已经逃上岛了,剩下的都是没有胆子逃跑的,老老实实给女真人做奴隶的人,还有一些是跑不掉的老弱妇孺。

    有时候等上一天也不一定有百姓逃到北信口。所以许连山带着同伍的10个弟兄来到了北信口的小树林中休息,他们边聊天边吹牛打屁!

    “伍长!听说你是被大人救下的!给咱们兄弟说说呗!”一个士兵说道。

    关于张斗的事情已经在长生岛上广为流传,都说张斗就是天上的星宿下凡。专门来对付女真人这群野蛮的畜牲,帮助他们这样的穷人过上好日子的神仙。

    这个提议正好捎到许连山的痒处,他清了清喉咙。正要高谈阔论一番,忽然听到远处的官道上传来一阵的马蹄之声。

    许连山当即说道:“有敌人,大家注意警戒!”

    大家收起了聊天的心情,紧张的看向远处。这里可是女真人控制的地区,再小心谨慎也毫不为过。如果要是因为自己大意丢掉小命,那就太不值当了。

    这时从远处飞奔过来几匹战马,前面两骑似乎是在逃亡,而后面的三骑则是正在全力的追赶。后面骑士的骑术明显要比前面的骑士高出不少,眼看着就要追了上来。

    在前方逃跑的一个骑士猛然停下了战马,高声说道:“二公子!小的先抵挡一阵,您不能落到他们手里!”说完就杀向后面的三骑。

    在前面逃跑的年轻人双目含泪的看了一眼忠心的护卫,就拼命的抽打战马,希望可以逃过后面骑兵的追杀。

    他的决死冲锋仅仅是迟滞了一下追兵的速度而已,只是在交手的瞬间就被那三骑斩落马下。

    当前方的骑士来到小树林旁的时候,后方的追兵似乎厌倦了这样的追击。其中一人取出弓箭,一箭就射向前方年轻人的后心。

    这一箭又快又准,前方的骑士根本就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射中肩头,从战马上摔了下来。

    后方的骑士见到一箭建功他放慢了马速,慢慢悠悠的来到那年轻人的面前……

    “刘二公子,你倒是跑啊!看看谁还会来救你!哈哈!”马上的布哈哈哈大笑,他能抓到刘兴仁就能找到刘兴祚与明军勾结的证据。到时他就是三卫的管理者,到那时候成群的奴隶为他干活,他就是这辽东半岛的土皇帝。

    被射中肩头的刘兴仁掉下战马被摔得不轻,让他焦急的却是怀中的密信。如果让眼前这人得到密信,那么他们整个刘家就完了。

    他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从地上站了起来,拼命的向着小树林跑了过去。

    布哈轻蔑的看着逃跑的刘兴仁,眼中充满了不屑。他慢慢的抽出了马刀,催动战马向着刘兴仁冲了过去。战马快速的接近刘兴仁,尽管刘兴仁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但是受伤的他又如何能跑得过战马,转眼间就已经被布哈追到了身后。

    奔跑中偷眼向后看的刘兴仁,见到布哈已经到了背后,刘兴仁把眼睛一闭心道:完了!自己的刘家算是完了!

    闭上眼睛的他没有感到疼痛,反而听到一声铳响。接着就是一阵红白的血雨落到了他的脸上,睁开眼睛的刘兴仁却看见了布哈那无头的尸体。

    那张让人讨厌的脸已经被火铳打成了烂西瓜,尸体一下子就栽倒在马下。战马却被这声铳响惊得向着树林狂奔而去,这突如起来的变化看得后面两个女真随从一阵的惊愕。

    随后他们就反应过来,阵前失主他们已经是死罪。一想到回去要承受的刑罚他们就不寒而栗,此刻他们以为是刘兴仁阴了布哈,一心想要杀掉刘兴仁给布哈报仇。

    就在他们二人也飞马冲过来的时候,从树林里跑出来了一队明军。这些明军人人都是手中一杆长枪,对着两个女真人就冲了上来。

    这两个女真人见到树林里冲出来了一队明军,拍马就冲了上去。他们要杀死这些明军为主子布哈报仇,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们的罪孽。

    许连山看见自己小队的士兵傻愣愣的就这么冲了上去就是一阵的摇头,步兵对抗骑兵不是这么打的。这群菜鸟啊!他在自己的心里暗自嘀咕。

    好伐!他自己也是个菜鸟,但他从来不承认。因为他经常在他的马叔身边学习,好伐!把马宝烦的要命也算是学习吧!

    当即大声喝道:“平枪!据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