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八十八章 建奴,你们准备好了吗?

第八十八章 建奴,你们准备好了吗?

    汪郎看见黄良冲向刘镇海的船队,他的心就提了起来。再看到黄良挂出让他撤退的旗号,瞬间就明白了黄良的打算。

    看着远去的兄弟,汪朗的眼中充满了泪水。他努力的把头扭了过来,不去看黄良那条船的影子,用尽全身力气喊出一声“调头!回航!”

    黄良回头看了一眼远去的鸟船,心里默默的念道:兄弟!来生再见!

    刘镇海见到长生岛的鸟船竟然一条离去,另一条向他冲来,心里就猛然觉察出一丝不对的地方。

    他可不认为就凭鸟船那单薄的身板能撞得过自己座下的1号福船,但是那条鸟船冲过来要干什么呢?

    不会是!一想到那种可能,他的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随后一声尖叫就在1号福船上响起,“来人!快来人!给老子拦住那条鸟船!”

    其他的海盗得到刘镇海的命令纷纷加速,想要冲到1号福船的前面拦下绝命冲锋的黄良。

    但是他们都低估了鸟船的速度,更是高估了他们海盗船的速度。顺风航行黄良还没等海盗船变阵成功就接近了1号福船,几乎就在其他海盗船赶过来的同时就撞在1号福船的船头。

    接着就是一声巨响,1号福船那巨大的船头就被炸成了碎片。甲板上的人都被这剧烈的爆炸震得飞了起来,很多人都被抛飞到了空中,落进了海里。

    刘镇海也不好受,他在鸟船撞过来的刹那就跳下了大海。到处飞舞的木屑席卷了船舱,里面的水手和女真甲兵可倒了霉。

    没有防护的水手被飞溅的木屑刺的浑身是血,一个个惨叫着躺在地下乱滚。那些甲兵也好不到哪去,虽然他们身上的盔甲给他们提供了保护,但是刚才的爆炸却把他们炸得晕头转向,一个一个呆愣愣的不知所措。

    大量的海水瞬间就涌入了船头,巨大的1号福船的船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沉入海中,而它那圆滚滚的船尾却高高的翘起。

    就当福船要立在海中的时候,脆弱的龙骨再也承受不住福船的重量,一下子就从中间折断了。

    福船在空中断成了两节,巨大的船尾猛地砸向了海中。一声巨响过后,1号福船那庞大的身形消失在海里,只留下带着强烈旋涡的海水在原地疯狂的转动,带着死里逃生的水手快速的向海中沉下去。

    刘镇海心有余悸的后头看了眼消失在海面上的福船,此刻他的心都在滴血。这可是他最好的一条海船。

    当初为了这条海船,他足足付出了200最悍勇的海盗。现在竟然被一艘小小的鸟船就给毁了,游在海面上的他发出一声怒吼:“张斗小儿!老子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船上的那300甲兵一个都没有逃出来,满身铠甲的他们就和秤砣一样的沉重,落入水中那就只有一个结果,谁去救谁死!

    也不是全军覆没!至少在甲板上的禄旺格在见到情况不好就抱着一个木桶跳下了海中,他身上的铠甲让木桶都沉入了水中,只留下他的头颅飘在海上。

    一阵阵海浪袭来,呛得这位女真勇士一阵的咳嗽。绝望中的他看见了水中的刘镇海,他撕心裂肺的吼了起来。

    “刘镇海!你个狗奴才还不快来把爷救上船!”

    刘镇海犹豫了下才向禄旺格游去,其他海船也在这时候靠了上来。他们七手八脚的把刘镇海和禄旺格拉上了船,上船后的禄旺格抬手就给了刘镇海几个耳光。

    大骂道:“没用的奴才!这就是你说的不堪一击的小船?这就是你说要送给爷的玩物?你是诚心要爷的命吧!”

    刘镇海低头忍受着禄旺格的殴打和谩骂,他的双拳在袖子里攥的死死的。好几次他都想宰了面前这个女真杂种,但他都忍下了。

    如果这时候和女真人翻脸他就什么也得不到了,凭白还会惹上张斗这个煞星。现在的他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女真人的身上,希望传说中满万不可敌的女真人能杀得长生岛血流成河。

    为了自己的将来,刘镇海决定忍下今日所受的屈辱。但他发誓,早晚有一条他定要禄旺格为今日羞辱自己付出代价。

    向着长生岛疾驰的汪郎听到身后一声巨响,他的身子猛然颤抖了下。瞭望手刚刚大声想要把自己看到的场景报给他听,但被汪郎给阻止了。

    听到爆炸声音的他已经清楚了黄良的结局,他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汪郎把头扬起,努力的使自己的泪水不滑出眼眶。

    过来好一会,他才说道:“全速前进吧!黄良和弟兄们的血不能白流,刘镇海必须得死!今日我汪郎在此发誓,不杀刘镇海汪郎誓不为人!”

    “我们发誓!”整条船的水手都高声的发誓,他们的心突然变得滚烫,似乎要将他们胸中的怒火燃烧。

    阿巴泰在沙滩上焦急的等待汉军旗的人在制造盾车,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眼看着天色已经不早,再有一个时辰天就要黑了,到时候再拿不下棱堡,他们可就危险了。

    这时一个哥什哈跑了上来,“贝勒爷!盾车已经打造完毕,咱们可以进攻了!”

    阿巴泰听完大喜过望,“传令下去,立即进攻!”

    刚刚忙碌完盾车的制造,汉军旗连口水都没喝就得推着沉重的盾车在沙滩上前进。沙土上推盾车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松软的沙土上根本就使不上力气,每走一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体力。

    刚刚做完盾车的汉军旗,把剩余不多的力气都用在了推车上。他们每个人都大口的喘着粗气,伸着舌头一副下一刻就要死掉的样子。

    一声惨叫传遍了整个前进的队伍,只见阿巴泰手里提着滴血的人头,一个推车的汉军旗倒在了他的身下。

    “都给爷使劲的推,再有偷懒的,就和他一个下场!”说着,阿巴泰把人头抛进了汉军旗的队伍中。

    整个队伍里的盾车速度猛然加快了不少,汉军旗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生怕自己也被女真人看下脑袋。

    阿巴泰看着行军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不屑的撇了撇嘴嘀咕道:“卑贱的泥堪!不杀几个就知道偷懒!”

    张斗一直就在看着女真人和汉军旗拙劣的表演,当他们推着盾车走在沙滩上的时候,张斗就笑出声来。

    这是哪个没有脑子的人想出来的办法,沙滩上能推着盾车前进?恐怕退到棱堡下,汉军旗也没有力气攻城了吧!

    但是他也不能让女真人就这么轻松的接近城下,随着一声声的炮响,3磅的铁球呼啸着砸向盾车。

    尽管盾车用的都是船上所用上好的木料,但它们还是不能阻挡3磅的铁球。一架盾车被炮弹打个正着,炮弹一下就把盾车砸个稀巴烂。

    盾车后面的几个汉军旗士兵一下子就被碎不屑波及到了,他们身上单薄的棉甲根本就不能起到丁点的防御。

    木屑很轻易的就刺穿了他们的身体,这几个汉军旗的士兵瞬间就倒在了血泊之中。那个被炮弹正面击中的倒霉蛋,一下子就四分五裂的死无全尸。

    推车的汉军旗被这凄惨的场景吓得停顿了下,随后他们就在女真人的催促下继续向着棱堡前进。

    盾车虽然坚固,但他在炮弹面前如同纸糊的般脆弱。还没等接近棱堡150步就已经损失了一半的盾车,推车的汉军旗也是死伤惨重。

    看着盾车越来越近,张斗冷笑了下嘀咕了句“不知死活!”就找来了李柱。

    “给他们来点狠的!”张斗冷酷的说道。

    “是!”李柱答应一声就下去准备了,就在盾车离棱堡只有百步的时候,张斗用出了他蓄谋已久的大杀器——散弹。

    长生岛的散弹和明军把小铅弹一股脑倒进炮膛不一样,他是用绸缎事先把铅弹包成和炮膛同样粗细的圆柱形。

    这样的铅弹被火药推出炮膛的初速更高,杀伤力更大,百步击穿盾车简直就是小儿科。

    张斗看着进攻中的女真人就是一阵的冷笑,“建奴,你们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