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九十章 你们看不见我!

第九十章 你们看不见我!

    感谢火日日打赏的500起点币,感谢l599xl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推荐票的书友,亲们的支持就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马宝在追出市集就停下了脚步,他一共才有300人。除去100埋伏在屋顶的火铳手就只有200人的长枪兵,刚才是把女真人打懵了。

    如果不是他把女真人的将军打得负伤逃走,再坚持一会的话,结果真的很难预料。

    尽管刚才他们杀伤了一半的女真人,长兴军的损失也不小。近百人永远的躺在了市集的大街上,再也看不见明天的日出。

    马宝知道如果让对方看破自己的虚实,那么自己和手下的兄弟只有死路一条。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看到冲上来的数百海盗后,马宝知道自己必须拼命了。

    这里可是长生岛的钱袋子,是数万百姓和长兴军的命脉。如果这里被毁,长兴军将会一无所有。

    他不能看着长兴军的钱袋子被海盗们洗劫,要想杀进市集那就要先从他的尸体上踏过。

    马宝看着越来越近的海盗,大声的吼道:“兄弟们!身后就是咱们的家园。那里有咱们的父母兄弟,为了咱们的家,跟这群杂碎拼了!”

    “拼了!”

    “跟他们拼了!”

    “老子早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让他个球!”

    “对!这条命就是大人给的,现在是报答大人的时候了!”

    马宝听着身后200多汉子的呼喊,他的脸色涨得通红。大声命令道:“火铳手,三段击!列队!长枪手后列准备!”

    随着他命令的下达,火铳手在市集的入口站成了三段击,把市集堵的严严实实。

    海盗刚进80步,马宝就下令开火。海盗们常年在海上打劫,身上根本就不能穿铠甲。对于没有任何防御把海盗来说,80步就足以对他们形成致命的威胁了。

    长兴军的火铳手阵列冒出一阵的白烟,铅弹呼啸着打向奔跑中的海盗。

    冲在最前方的海盗突然身子上冒出一团血花,然后仰面摔倒再也不动弹了。

    其他的海盗对于被打倒的同伴视而不见,他们踏着同伴的尸体继续猛冲。

    随着他们离市集越来越近,长兴军的火铳手打的也越来越准。几乎每轮射击都有十几个海盗倒下,面对如此猛烈的打击,嗜血的海盗们也有些动摇了。

    他们可以拼命,可以无视自己的伤亡,但是单方面的屠杀,谁的心里都接受不了。

    当他们冲到30步的时候,再也冲不动了。最悍勇的海盗已经死光,剩下的海盗被长兴军的火铳打怕了,趴在地下不起来。

    马宝看到这里,当即下令:“冲!”

    喊完!就带着长枪手冲了上去,火铳手们也毫不示弱,他们也端着上好弹丸的火铳跟在后面冲了上去。

    海盗们看着长兴军气势汹汹的冲过来,齐齐的转身就跑。此刻的他们再也不去想市集内的金银珠宝了,再好的东西也得有命花啊!

    追杀了一阵!马宝又带人撤回了市集,双方的人马又一次的回复了平静。

    尽管他们疲惫的走回市集,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笑容。

    一个新兵对许连山说道:“队长!这仗打得实在太过瘾了,咱们硬是撵着几倍咱们的敌人跑,要是他们还敢来,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消停一会吧!抓紧时间恢复体力,海盗和建奴汇合到了一起,不知道他们啥时候再进攻呢!”许连山说道。

    日头挂在西边的天上,再有半个时辰天就要黑下来了。夕阳照在长生岛的沙滩上,棱堡的影子被拖的老长。

    它像一个巨人般屹立在北信口,只有满地的尸骸,还有棱堡上的血迹证明就在刚刚这里发生过的战斗。

    阿巴泰的身边只剩下了400人,几乎就是人人带伤。他的大腿被一根长长的木屑刺穿,鲜血顺着木屑一滴一滴的流淌在地面。

    地面上已经被血阴湿了碗口大的一小片,足以证明阿巴泰受伤后,站在这里已经很久了。

    一个哥什哈跪倒在他面前哭嚎道:“爷!让奴才给您包扎下伤口吧!再这样下去爷的血都流干了!”

    阿巴泰倔强的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反而出现了一丝的潮红。

    “爱新觉罗家族没有打不下来的堡垒,你们都给爷回去继续攻击。今天不打下长生岛,爷就死在这里!”阿巴泰大声的咆哮道。

    大声的咆哮让失血过多的阿巴泰一阵的眩晕,差点就摔倒。身旁的哥什哈赶紧上前将他扶住,七手八脚的将阿巴泰放倒。

    还有几个人赶紧上来给他处理伤口,阿巴泰愤怒的吼道:“你们这群狗奴才,快放开爷!爷要砍掉你们的脑袋!啊!……”

    拔出木屑的疼痛一下子让阿巴泰昏厥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勉强睁开眼睛。天已经黑下来了,而他的身边只剩下了俩个哥什哈。

    阿巴泰张开嘴巴想要询问下发生了什么,但干裂的喉咙几乎把他再次的痛晕。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才从嗓子发出一个嘶哑的声音:“水!”

    那两个哥什哈听到声音,赶紧解下水囊给阿巴泰灌了下去。清凉的水流过喉咙,像干燥沙漠里的一道清泉直接流进阿巴泰的心里。

    喝了几大口后,阿巴泰觉得自己有了一些力气说道:“咱们的人呢?怎么就剩下你们两个了?”

    一个哥什哈犹豫了下说道:“爷!您刚晕倒没多久,明狗就派出了他们的骑兵袭击了咱们的营地!众位大人都留下掩护您,现在已经……”

    听到这个消息的阿巴泰如同五雷轰顶般,呆呆的不说话。他知道自己完了,在全是明人的长生岛上,身边只有两个哥什哈,自己还受伤行动不便,他都能想到自己的结局。

    想到这里他伸手摸向腰间的宝刀,他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四贝勒。他绝对不能让明狗给抓俘虏,现在的他除了一死了之外啥也干不了。

    但他在身边摸了个空,不由得大怒道:“你们两个狗奴才!把爷的宝刀换回来!”

    一个哥什哈说道:“爷!奴才一定会带着爷逃回复州的,还请爷保重身体。”说完两个哥什哈就跪下磕头。

    阿巴泰叹了口气说道:“说说吧!你们怎么带爷逃出去?”

    “爷!白天海面上老有明狗的快船巡逻,等下天彻底的黑下来,咱们只需要找块木板就能漂过去。”哥什哈说道。

    “嗯!”阿巴泰点了点头,不说话了。他开始思考自己为何会败得如此的惨,为何会落到全军覆灭的下场。

    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海边的几块大礁石的缝隙中,今天晚上是个大落潮。原本只露出一点的礁石成了阿巴泰最好的藏身之所,听着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阿巴泰想得有点入神。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惊醒了沉思中的阿巴泰,一个哥什哈惊慌的说道:“木塔!你带着爷先走,我去抵挡下追兵!”

    木塔二话不说,背起阿巴泰就是一阵的狂奔。身后却传来了一阵兵器撞击之声,还有人惨叫的声音。

    木塔跑了好久才停下了脚步,他踉跄的又走几步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下。受伤的阿巴泰都被甩出去老远,木塔努力的向前爬了几下说道:“爷!木塔只能陪爷到这里了,爷找块木板就过海吧!”

    说完木塔一翻身躺倒在沙滩上,两眼无神的望向星空。似乎要把星星的美丽永远的记在心里,阿巴泰这才注意到,原来木塔的胸口被弩箭射中。

    他全凭一股激劲才跑到这里,此时的箭杆已经折断在木塔的身体里。阿巴泰想要自杀一时都找不到武器,就在这时从不远处走过来了两人。

    阿巴泰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他在心里不停的祈祷:你们看不见我!你们看不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