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九十七章 给本官砍了!

第九十七章 给本官砍了!

    张斗也感到十分的意外,眼前这位吐血的大汉是第一个能接下他全力一击而不死的对手,绝对全是天生神力。

    他没有理会坐在地下发呆的胡爷,挥动狼牙棒杀向后面的水手。

    刚才张斗一击就打残他们这边的第一勇力胡爷,已经吓得水手们踌躇驻足。再看见张斗竟然直接杀向了他们,一个个就想避开张斗去和别人搏杀。

    张斗眨眼就到了他们的面前,挥起狼牙棒就砸飞了一个水手。再左右开弓又砸飞四五个,又向前一撞撞飞了两个,瞬间水手们就被张斗清空了一片。

    其他的水手吓得肝胆俱裂,纷纷避开张斗。张斗身后紧跟的50刀盾兵在,后面从张斗开出的缺口杀进敌阵。他们平时跟长枪兵一样,只练一招。

    那就是左手的盾牌护住胸前,右手的钢刀高高的举过头顶然后向敌人狠狠的劈下。

    就这一招这群人整整练了2个月有余,每个人都纯熟无比。见到水手也不管对方的兵器招式,护住身体就是一刀。

    吓得水手们手忙脚乱的抵挡,水手们只要抵挡就会陷入刀盾手的连续劈砍当中,仅仅几刀就会被刀盾手破开防御,斩杀在当场。

    一时间战场上血肉横飞,残肢断臂到处都是。只是不到一刻钟张斗就带队将200水手杀了个对穿,而自己一人都没有损失。

    张斗停下脚步转身大喝一声:“我长兴军无敌!”

    “无敌!”

    ……

    一声声无敌从长兴军中发出,就连陷入鏖战的马宝也高举白杆枪大声呼喊:“长兴军无敌!”

    长兴军的气势一下子就打到了顶点,竟然顶住了女真甲兵。

    浑身浴血的张斗高声喊道:“兄弟们!你们累吗?”

    “不累!”刀盾兵都齐声回答。

    “长兴军万胜!杀!”喊完张斗就带人杀了回来。

    看着凶神恶煞般的张斗,再看看自己身边剩下的大小猫两三只,水手们一下子就溃散掉了,他们像一群受伤的鹌鹑,尖叫着四散奔逃。

    张斗没有理会逃跑的水手,带着刀盾手杀进女真甲兵的侧翼。只要敢挡在他面前的女真甲兵一律被砸飞,只是瞬间他就杀进了女真人的队列。

    有他的加入,长兴军止住了后退,与女真人相持起来

    巴哈布见到张斗如此的勇猛心中一阵的大怒,本来他的算计天衣无缝。唯独忽略了张斗的个人无力,他决定自己弥补这个错误,在众人都在拼命厮杀中,他拿出了自己的3石宝弓。

    这把弓可是当年萨尔浒之战的战利品,那位明人将军曾经用这把弓一连射杀了他们十几个甲兵。后来这把弓落到他的手里后,巴哈布格外珍惜,日夜待在身边。

    今日他要用明人的弓箭射杀明人将军,好让明人自己好好的享受这把宝弓。

    巴哈布从箭壶里抽出一支铁箭搭在弓弦上,双臂用力低喝一声“开!”就把这把宝弓拉开对准了张斗。

    正在搏杀中的张斗刚刚击飞一个女真甲兵,一转身就与巴哈布面对面。他清楚的看见一个女真将领张开弓箭对准了自己,来不及躲闪的他把狼牙棒挡在了面门。

    他在赌,在赌女真人会射他的面门。张斗刚把狼牙棒举起,一支铁箭就射到他的面门。“叮!”的一声响,铁箭被狼牙棒改变了方向从张斗面颊的左侧划过。

    锋利的铁料在张斗的左脸划开一道口子,鲜血一下子就染红他的脸颊。

    周围的长兴军见状都大声的呼叫:“将军!……”

    张斗就觉得左脸一凉,接着一股粘稠的液体就流在左脸上,他知道自己被那支利箭在脸上开了口子。

    暴怒的他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他的眼中只剩下了巴哈布,再也看不见旁人。张斗抡起狼牙棒就像巴哈布杀了过去,沿途挡路的女真甲兵都被他砸飞。

    巴哈布见到张斗向他冲来,心里就是一慌。他大声的命令道:“射他!都给爷射死他!”

    有了准备的长兴军怎么能让张斗再发生危险,当即就上来两名刀盾手用盾牌护住张斗。尽管射过来的弓箭不少,但再没有一箭伤到张斗。

    躲在盾牌后的张斗飞快的逃出火折子,点燃一枚手榴弹就丢了出去。轰隆一声巨响,巴哈布身边的弓箭手就倒下去三个,剩下的也被巨大的爆炸声震的晕头转向。

    张斗借助手榴弹烟雾的掩护快步的冲了过去,只是几下就砸飞了面前的甲兵来到巴哈布的面前。

    巴哈布吓得亡魂皆冒,他声嘶力竭的喊道:“拦住他!快拦住他!”

    而他自己也是转身就向着身后的战马跑去,两个忠心的哥什哈跨步挡在了张斗的面前。他们手持钢刀向张斗斩来,口中还大喝一声“死吧!”

    张斗抡起狼牙棒就打飞了一个哥什哈,再闪身躲过砍过来的钢刀,一个肩撞就把剩余的哥什哈撞飞。

    这时巴哈布刚刚骑上战马,一声“驾!”催动战马疾驰而去。张斗看向逃走的战马,将手中的狼牙棒扔了过去,呼啸的狼牙棒正中战马的屁股。

    那匹战马悲鸣一声就倒在地下再也站不起来,沉重的马身把巴哈布压在身下,巴哈布试了几次都没能把自己的身体从马下抽出来。

    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张斗,他像个女人一样的尖叫起来。“别过来!你别过来!!”

    张斗大踏步的向他走去,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笑容。左脸上的伤口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的恐怖,一嘴白牙格外刺眼,看得巴哈布头发都竖了起来。

    其他的女真人都被张斗吓破了胆,就算张斗赤手空拳他们也不敢上前围攻。

    张斗走到巴哈布的身边笑着说道:“要帮忙吗?”

    “不用!走开!滚开!求求你,走开吧!”巴哈布已经绝望了,语无伦次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张斗嘿嘿!!一笑来到他的身前,伸手就抓住了巴哈布的脑袋。一只脚踏住巴哈布的胸口,双手用力把头颅往上一拔,口中还大喝一声“起!”。

    尽管巴哈布双手用力的搬着张斗的手臂,但是仍然不能阻止头颅离开自己的身体。张斗一下子就把巴哈布的头颅揪了下来,从胸腔里喷出的鲜血一下子就溅了张斗一身,张斗如同一个血人般站在当场。

    手中巴哈布的人头显得格外恐怖,他大喝一声“杀!”就把人头丢向女真甲兵最密集的地方。

    女真人都被吓傻了!他们看到了一个人形的怪兽,一个嗜血的恶魔,一个个再没有战下去的心思,纷纷跑向自己的战马转身逃跑。

    长兴军受到自家主将的鼓舞,士气空前的高涨。他们怒吼的冲向逃跑中的女真甲兵,在敌人的背后大砍大杀。

    一个时辰后,牛口码头恢复了平静。除了打扫战场砍脑袋的声音再没有一丝声响,一个商人打扮的人跪在人群之中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引来周围一群人的怒目而视。

    一声声音响起:“呦呵!终于有人愿意承认自己勾结建奴,这个罪名可不小,本官想想应该怎么办!”

    张斗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坐在码头空地上,他的身前跪着黑压压一片的人。这些人都是停靠在码头上的商人、水手,那些攻击长兴军的商人、水手的人头在旁边堆成一个小小的京观,吓得剩下的人一阵阵的瑟瑟发抖。

    张斗告诉这些人,他不习惯勉强别人。只要这些人承认自己勾结建奴,再在认罪书上签字画押,就可以从轻处理。

    等了好久终于有个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张斗连忙叫人将这个商人托了出来。

    “小人王刚只是打了个喷嚏啊!真的没有承认勾结建奴,还请将军大人明察!”叫王刚的商人涕泪横流,不停的求饶。

    “没承认你出来干嘛?耍本官玩吗?来人呐!给本官砍了!”张斗勃然大怒,大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