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零六章 老戴

第一百零六章 老戴

    感谢l599xl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推荐票的书友,亲们的支持就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张斗举起千里镜向海苍六号看去,只见它的桅杆已经折断。无数的朝鲜水师疯狂的冲着他们,已近有大小四条朝鲜水师的战船贴上他们。

    这些朝鲜水军嘶吼着跳上海苍号与船上的战兵肉搏,尽管他的炮手就没有停止过炮击,但是还不能阻止源源不断的朝鲜水师靠近。

    朝鲜水师这一上午打得已经非常郁闷了,面对打不着追不上的对手他们真的是毫无办法。

    突然间有一天失去动力的长生岛海军战船摆在他们面前,这群朝鲜水师立马疯狂了。他们顾不得火炮的威胁,一定要杀光船上的明军,出一口恶气!

    戴世山是海苍6号的船长,他们这条海苍6号刚刚完成火炮的安装,还没来得及加装三角帆就被带出来追击阿巴泰。

    一开战他速度上的弱点就暴露无疑,仅比朝鲜水师快上一线的他根本就摆脱不了朝鲜水师的追击。上午的大战这条船完全是依靠强大的火力才生存到现在,但他的好运用完了。

    一发炮弹不偏不倚正中主桅,巨大的竹篾编织成的船帆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当场就把两个操帆的水手砸死。失去动力的海苍6号一下子就陷入了重围之中,看着蜂蛹围上来的朝鲜水师,戴世山大声的下令“战兵队上甲板!”

    每条海苍船上除了水手外还有50人的战兵队,他们负责跳帮白刃战。

    这些人都身穿皮甲,手持长枪整齐的在甲板上站成了两个鸳鸯阵杀手队。

    在狭小的甲板上正能将最大程度的发挥鸳鸯阵的威力,当第一个朝鲜水军挥舞着钢刀跳上海苍6号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冰冷的长枪。

    长枪一下子就洞穿了这个人的身体,他惨叫着摔入大海。随着越来越多的朝鲜水手登上海苍船,杀手队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最后连戴世山也挥舞着钢刀加入了战团,他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感觉自己握到的手都被血水浸湿,几次钢刀都差点脱手。

    他连忙割下自己的军服,将钢刀绑在自己的手上。突然一道刀光向他的头顶劈下,戴世山连忙用刀去格挡。就感觉一股巨力从他的手上传来,要不是把钢刀绑在手上就这一下他的钢刀就得脱手。

    他连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握刀的右手还在不住的颤抖。他就见到一个矮壮的水手满脸戏谑的看着自己,那眼神仿佛自己就是一个死人。

    这人不等戴世山恢复过来又是一刀劈了过来,戴世山不敢力敌,侧身闪过大刀,手中的钢刀顺势斩向那人的脖子。

    那人一弯腰躲过这致命一击,手中的大刀横向一扫斩向戴世山的腹部。戴世山退的慢了一点,他的腹部被这一刀划开一个大口子。他觉得自己的肚子被对方划开了,他把后退的途中把裤子往上提了一下,挡住了腹部的伤口,不让肠子流出来。

    此刻的戴世山双眼一片血红,死死的盯着那个矮壮汉子。那个汉子知道自己刚才一刀得手,用手指着戴世山说着听不懂朝鲜话,还不屑的撇了撇嘴,大踏步的冲了上来。

    他轮刀就斩向了戴世山的头顶,戴世山见到砍过来的大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闪躲。在大刀到了头顶的刹那才抬起左手去格挡,同时右手的钢刀捅向那汉子的心窝。

    大刀毫无悬念的斩断了戴世山的左臂,又深深的砍入戴世山的左肩。但是大刀的主人却是突然一顿,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一把钢刀正插在那里。

    鲜血顺着刀身不断的滴在甲板上,戴世山右手用力将钢刀猛的一转顺势抽出了自己的钢刀。那汉子也松开了握刀的手,用双手去堵胸前的伤口。

    大股的鲜血从他的胸前不停的喷射出来,顺着他的指缝滋滋的流出,他的身子摇晃了一下不甘的倒在甲板上。

    戴世山则是猛地倒退数步,一屁股坐在甲板上。看着眼前正在厮杀的长兴军,他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怒吼,“长兴军万胜!”

    他的喊声激励了每一个正在搏杀中的长兴军,他们气势如虹杀得朝鲜水师节节败退。

    这时从底仓跑上来一群赤着上身的炮手,他们捡起地上的武器也加入了战团。虽然他们的肉搏实在是差劲,但他们敢于拼命,敢于同敌人同归于尽。

    靠着生力军的加入,长兴军竟然将朝鲜水师赶下海船。一声声万胜从海苍船上传来,气得远处观战的金忠泰火冒三丈。他冷着脸下令,不拿下那条敌船,所有的水师士兵都要被斩首。

    剩余的三十几个长兴军聚在一起,戴世山艰难地对炮长说道:“你们是长兴军的希望,不应该上来拼命的!”

    炮长见到奄奄一息的戴世山眼泪掉了下来,哽咽的说道:“船长!炮弹都打光了,小的们不上来还能干什么?”

    戴世山惨笑了下说道:“兄弟们!是我老戴无能连累了大家,下辈子咱们还做兄弟!”

    “对!下辈子,还做兄弟!”

    这时一条长生岛鸟船飞快的靠了过来,他们船上的炮火向着正准备登船的朝鲜水师拼命的射击,神火飞鸦向不要钱一样洒向敌人。

    一个船长站在尾楼上高声大喊:“兄弟们快过来啊!”

    朝鲜水师见到竟然有人敢来救援,他们纷纷调转船头杀向鸟船。

    海苍船上的戴世山急忙下令道:“所有人快跳!”

    幸存的战兵、炮手纷纷跳向靠上来的鸟船,只是不大的时间朝鲜水师就靠近鸟船不少,那个船长还是坚定的把船停在原地等待剩余的长兴军跳过去。

    当最后一个长兴军炮手跳过去的时候,一支火箭射中了一面三角帆。火箭迅速的就把那面三角帆烧出一个大洞,但是鸟船还是灵巧的一个转向把追来的朝鲜水师甩在了后面。

    那个船长站在尾楼上哈哈大笑,“高丽棒子吃屁去吧!老子就凭一面三角帆照样能甩掉您们!哈哈!!”

    一阵大笑过后,那个船长问道:“哎?老戴呢?他怎么没过来?”

    艰难挪到船舱中的戴世山坐在一堆火药桶中间,静静的看着炮窗外的大海。

    那里是他老戴的梦想,他梦想有一天可以驾上长生岛的海船众横四海,可以去大人口中说的欧洲打得红毛鬼哭爹喊娘,可以去那片广袤的新大陆去开疆扩土。

    渐渐的他似乎看到了大海的尽头,看到了广袤肥沃的大陆。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将戴世山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一群朝鲜水师的人走了进来,他们看到炮舱那一字排开的火炮馋的口水都流了下来。他们都兴奋的欢呼了起来,战斗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人终于收获了这些精良的大炮。

    还没等他们欢呼多久,一个微弱的声音就从角落里响起:“你们想要这些大炮,问过我这个船长没有?”

    一种朝鲜水手吃惊的看着角落里的人,这人浑身浴血左手齐肘断掉,左肩头还嵌着一把大刀。他们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力量还能让这人活到现在,一个听得懂汉语的军官走了过来。

    “你是一个让人尊敬的敌人,你的使命已经造成,这条船现在是我们朝鲜水师的战利品……”他还没说完就被戴世山给打断了。

    “不!你错了,我还没有死,战斗就不会停止!哈哈!!”

    戴世山的话语和大笑听得那个朝鲜将领心惊肉跳,当他看向戴世山身后的火药桶时,突然惊叫了起来:“快!快把这个疯子拉开!”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海苍6号从内部被炸成两节。海船上的人向沙包一样被抛上天空,转眼间这条海苍船就沉入了海底。

    张斗看着自爆的海船,突然下令:“目标!朝鲜水师旗舰,全速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