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零八章 以逸待劳

第一百零八章 以逸待劳

    感谢20170411132658683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票的书友,亲们的支持就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皮岛东江镇,最近毛文龙十分的不爽。原本登莱给他们运送的粮草竟然减少了两成,这就让皮岛的日子一下子就过得紧巴巴的。

    毛文龙早就让人探查过了,不是登莱没有粮食,而是把应该运送到皮岛的粮食送到了长生岛。送给了一个叫张斗的毛头小子,这让皮岛上下气愤异常。

    毛文龙最近的火气都非常的大,已经有好几个士兵因为小事而被毛文龙鞭打。

    连他一向信任有加的义子毛承禄都在被他训斥,“承禄你自己说说,最近怎么搞的?怎么偷袭个屯子也会失手,还搭进去了200弟兄,你这个带队的副参将是不是不想干了?”

    毛承禄知道最近父帅心情不好,就连他平日里最喜欢的总兵大印都不爱把玩。

    他他低着头不敢辩解,一直等毛文龙发完火才小声的说道:“父帅!不是儿子无能,而是辽东的各个屯堡都加强了防备。儿子带兵一头撞了上去,要不是儿子跑的快,就会被女真人的骑兵追上!”

    “嗯?女真人往日这个时间可没有这么严密的防守,为什么最近要加紧防御呢?”毛文龙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一旁的陈继盛说道:“大帅!卑职已经派人打探过了,就在几日前建奴的三贝勒皇太极和四贝勒阿巴泰一共出兵长生岛。结果不但损兵折将没有打下来,还把四贝勒阿巴泰搭在了长生岛上。三贝勒皇太极已经下令辽东所有的屯堡加强防御,防止长生岛的明军偷袭!”

    “咝!”毛文龙到自己一口凉气,他可是领教过建奴的厉害。不要说是生擒四贝勒阿巴泰了,就是斩首超过百颗的首级都是大功一件。

    他最近得到的粮草明显少于往日,正想着砍下几颗脑袋拿去朝廷请功。好让朝中那些大臣们看看自己也不是光知道要粮饷,不打仗的废物军户。

    在长生岛的战绩面前,他的那些战功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的渺小。

    难道自己这一年多来都是在做一些无用功不成?自己还比不上一个20出头的毛头小子吗?

    大帐内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静,长生岛的战绩摆在那里。他们皮岛就算是砍上一百年的建奴人头,都比不上生擒敌酋的功劳大。

    这时从帐外飞奔进来一个哨探,他进入大帐就单膝跪倒大声说道:“报~大帅!海面上出现数十艘战船,看旗号应该是长生岛的海船!”

    “啊!”大帐内瞬间就被一声声的惊呼声填满,他们刚才还在议论人家长生岛来的。一转眼人家就上门了,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呢?

    毛文龙坐在太师椅上犹豫了一会说道:“众将随本帅到码头上去看看那个毛头小子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码头上!毛文龙带领数十位将官站在码头上眺望远处驶来的战船,只见远处帆影林立,犹如一片片移动的白云,向着码头缓缓驶来。

    等到了近处他们才大吃一惊,原来看似威武不凡的海船上布满了弹痕。一些海船的侧舷还被开了几个大洞,这样的海船要是遇上大风浪肯定是个船毁人亡的下场。一条最大的海苍船的侧舷上还镶嵌着一颗炮弹,随时都有可能击穿侧舷,给船舱内的水手造成伤害。

    他们这些常年带兵的军将一眼就能看出来长生岛水师刚刚经历一场惨烈的海战,在辽东一带还能有这么大的势力吗?

    就在东江镇的将官们疑惑之际,长生岛的海苍1号靠上了码头。随着踏板搭上码头,最先从上面下来的竟然是一个文官。

    随后才有军将陆续走下海船,双方一见面毛文龙不敢托大,他一拱手说道:“东江镇毛文龙在此恭迎大人!”

    虽然毛文龙身为二品大员,但是在文贵武贱的大明他还是抢先给袁崇焕见礼。

    袁崇焕在东江镇终于找到了熟悉的感觉,他从怀里掏出圣旨说道:“奉上逾!责令袁崇焕与张斗追捕奴酋阿巴泰。”

    他的这一嗓子立刻让东江镇的一众武将跪了一地,这可是圣旨。那么手持圣旨的就是钦差大臣,可不是他们这群粗鄙的武夫可以得罪的。

    袁崇焕趾高气扬的说道:“查朝鲜国背信弃义勾结建奴救走奴酋阿巴泰,本官与长生岛守备张斗与朝鲜水师在镇南浦外海大战一场。击败朝鲜水师大小战船百余艘,击沉龟船6艘,其他战船不计其数。”说道这里袁崇焕傲气的扫视了下东江镇的众将。

    东江镇的众人听到袁崇焕的话第一反应就是不信,他们可是虚报战功的高手。哪一战不是虚报个三五倍的战功啊!可他们看到长生岛的海船的样子不由得又信了几分,那上面海战的痕迹可不是作假就能做出来的。

    袁崇焕看了一眼东江镇的众将说道:“经查阿巴泰有可能从永川进入辽东,尔等无比要配合长兴军将阿巴泰拦下不得有误!”

    毛文龙在袁崇焕说完立刻领旨谢恩,站了起来说道:“两位天使一番大战辛苦了,本帅在岛上准备了薄酒给二位接风洗尘!”

    “接风洗尘就不必了,还请毛总兵尽快的派人前去永川一线打探,不可让阿巴泰走脱。”袁崇焕的眼睛都要抬到天上去,用鼻孔对着毛文龙说道。

    毛文龙强压怒火说道:“好!本帅立刻去办!”

    这时袁崇焕身后的一个年轻武将说话了,“袁大人!毛帅可是东江镇的总兵官,他如何打探阿巴泰的下落就不需要你多操心了吧!”

    袁崇焕差点没让张斗气个半死,他怒视张斗说道:“本官如何行事用不着你张守备来指手画脚!”

    “是!袁大人如何审案张斗管不着,但是兵事就不用袁大人操心了吧!”张斗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专挑袁崇焕的短处下手。气得袁崇焕一张老脸憋得通红,半天喘不上来气。

    张斗的几句话让东江镇的一众武将对他的好感大增,原来的被长生岛分去不少粮食的怨气一扫而空。

    太解气了,刚才那个芝麻绿豆大的文官太气人了。一下船就是高高在上的样子,拿着圣旨就目中无人,对他们东江镇还指手画脚,真是不知所谓。

    张斗没有理会袁崇焕,他走上前几步一抱拳,说道:“晚辈张斗见过毛帅!”

    “免礼!免礼!你我二人一东一西牵制建奴,正应当精诚合作,就不用这些虚礼了!”毛文龙拉着张斗的手大踏步的向着军营走去,二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将袁崇焕晾在当场。

    看着远去的张斗和毛文龙,袁崇焕的眼中闪过一抹怨毒之色。他在心里恨透了张斗,同时也把毛文龙给恨上了。

    永川的大路上,一行人护卫着一架马车在快速的行驶。他们来到一片小树林旁停下了车子,几个护卫快速的进入林子查看情况。

    不多时几个护卫出了林子来到马车前单膝跪倒,说道:“爷!您下车歇歇吧!前方就是能出永川了,硕托台吉已经带了600镶红旗的勇士迎接咱们,到了那咱们就安全了。”

    阿巴泰从车内探出身子,这段时间的逃亡让他心力交瘁。尤其是镇南浦海战,他更是跳海才得以逃生。

    他的腿伤更是不停的恶化,最后连马都骑不得了,只能坐上马车赶路。

    金忠泰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也派出了500人护送阿巴泰返回辽东,他已经被张斗的胆大包天给吓坏了。万一要是在朝鲜境内阿巴泰出了危险,那么可以想象女真人肯定会疯了的报复血洗朝鲜。

    张斗和毛承禄二人并肩站在老虎口上,他们目视远方看着下面忙碌的士兵。

    毛承禄说道:“镶红旗的硕托已经带着600甲兵于昨天通过老虎口,他们肯定是去接应阿巴泰。咱们在这里以逸待劳,定能杀建奴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