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零九章 清水坡

第一百零九章 清水坡

    毛文龙得知张斗只带了千人就来拦截阿巴泰,他非常的不看好张斗。

    按照他的估计不要说千人了,就是万人能拦下600人的建奴都是老天保佑了。

    思虑再三的毛文龙还是派出义子毛承禄带领一千精锐人马协助张斗,看着正在挖壕沟的长兴军他有些疑惑的问道:“张大人就想凭借这些壕沟来阻挡建奴的铁骑吗?”

    “不错!野战中咱们建奴能打则打,打不赢就走,咱们根本就追不上他们。等建奴来了我长兴军在此阻敌,你带人从后面包抄,切不可放走阿巴泰!”张斗肯定的说道。

    正当长兴军和东江镇的战兵休息的时候,一支快马来报:建奴并没有走老虎口,而是去北方十里开外的清水坡。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颇为意外,女真人竟然没有走路程更近的老虎口,而选择绕路走清坡。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打得张斗措手不及,他一咬牙下令道:“全体出发,目标清水坡,跑步前进!”

    张斗转头都毛承禄说道:“毛将军!张某先带人去堵截阿巴泰,这些火炮还请毛将军带上随后赶来助张某一臂之力!”

    毛承禄的嘴巴张得老大,他没有想到张斗会如此的疯了。本来在他看来2000人的明军在事先挖好壕沟的情况下拦截600建奴都是未知之数,现在张斗竟然要不带火炮轻装前去拦截,送死也不是这么个玩法啊!

    “张兄不可!建奴势大,你仅凭千人还不带火炮就去拦截建奴恐怕凶多吉少。还是听兄弟一声劝,从长计议吧!”毛文龙规劝道。

    可是张斗却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抓住阿巴泰最后的机会,如若让阿巴泰逃回辽东定会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张某不才愿意前去拦下建奴,还望毛兄能快些赶到,助兄弟一臂之力!”

    说完张斗立刻带上长兴军在毛承禄派出的向导下,快速的向着清水坡急行军。

    大路上一行一千多人的队伍保护着一辆马车快速的行进,一个年轻人凑到马车窗前说道:“七叔!我说咱们用得着这么小心嘛!不就是几个明军嘛!他们要敢拦截咱们,杀了便是,用得着小心的绕路走嘛!”说着还撇了撇嘴,不屑的道。

    “你懂什么?”车里的阿巴泰怒斥道。随后就从车里传来连续不断的咳嗽声,咳嗽了好一会。

    阿巴泰才说道:“那张斗手下的长兴军训练有素,根本就不是大明那些乞丐兵可以比的,硕托你可不能大意啊!”

    硕托听了却不以为然,大明的军兵他见得多了,也就浑河畔的那支明军还像点样。

    至于张斗在长生岛训练出来的长兴军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三两个月能练出什么样的兵?充其量也就是让那些当下锄头的泥腿子刚刚能拿起刀剑罢了。

    自己这个七叔以前目空一切狂傲无比,一直就是他心中的偶像。可今天他对阿巴泰大失所望,哪里还有当年叱咤风云的影子,根本就是本明军吓破了胆的可怜虫。

    他心里不屑嘴上却没有说出来。但那股轻蔑的冷笑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阿巴泰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子就把车窗帘当下了。

    硕托是他二哥代善的二子,他这个二哥也是个奇葩。代善竟然对自己的两个儿子都不好,从来就没有给过他们好脸色。

    要不是他们兄弟了解二哥的性格,还真以为这兄弟俩不是亲生的呢!

    这就造成了这俩孩子从小就不愿意跟自己的父亲相处,反倒是跟叔叔形影不离。

    代善的长子岳托视八叔皇太极为偶像,就连说话的语气行为动作都在模仿皇太极。

    而二子硕托却是把七叔阿巴泰视作偶像,平日里跟他这个七叔的关系好的不得了。

    这次一听说是要前往朝鲜接应七叔阿巴泰,他立刻请命带着600白甲兵出发了。

    尽管路上皇太极一再叮嘱他要小心谨慎,切不可大意。但他对自己手下的白甲兵信心十足,他相信即使上万人的明军拦截,他也能保着七叔阿巴泰杀出重围,回到辽东。

    他认为张斗之所以取得一连串的胜利不过是靠着阴谋诡计,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在野战中他的白甲兵是不可战胜的,这是堂堂正正的较量,根本就不是阴谋诡计可以得逞的。

    此时的他到是希望张斗能来拦截他们,那样他就可以大显身手,杀得明军狼狈逃窜。

    越想越开心的硕托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清水坡下。所谓的清水坡不过是一个不大的小土坡,土坡下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缓缓流过。溪水并不深,只能堪堪的没过人的膝盖,清水坡的上面但是长满了尺许的野草,郁郁葱葱的样子。

    看到清水坡车上的阿巴泰才松了一口气,只要翻过这个小土坡前面就是一马平川。直接就能跑到鸭绿江边,到了那里他们就彻底的安全了。

    而所托的心里却有些失望,期盼中的明军并没有到来,自己的战功也就没了。为什么明狗就不能聪明点,跑到这里让自己杀个痛快呢?

    正当阿巴泰庆幸自己绕路骗过张斗,硕托郁闷明军没有追来的时候。清水坡的顶端迅速的出现了一支人马,一面火红的大旗迎风飘扬。

    大旗上用金线绣着的日月格外显眼,看得坡下的女真人大吃一惊。坡下的众人心里不由得冒出一个念头:难道长兴军会飞不成?

    只听见坡上的长兴军士兵大喊道:“长兴军万胜!长兴军无敌!”震天的喊声听得坡下的女真人为之一振,就连胯下的战马都不安的来回的踏步,它们似乎也感到了一丝杀气在空气中弥漫。

    硕托也被突然出现的长兴军给惊呆,随后他就为自己的懦弱脸红。就在刚才自己还信誓旦旦的想到,如果明狗敢来他就要杀个血流成河,怎么就被这群明狗给吓住了呢!

    他刚想要带领白甲兵冲上清水坡消灭明军,却被阿巴泰给叫住了。

    “硕托你不要冲动,先让朝鲜人试试明狗的虚实,再决定打与不打。最多咱们继续向北绕行也就是了,他们可追不上咱们的战马!”阿巴泰的话中规中矩,几乎就是将己方立于不败之地。

    但听在硕托的耳中却是浓浓的不屑,让他堂堂的大金镶红旗的台吉望风而逃,那还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

    他硕托丢不起这个人,镶红旗丢不起这个人,大金更是丢不起这个人。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拿下清水坡,全歼这些敢于拦截他们的明狗,为死去的女真勇士报仇雪恨。

    他身后的600白甲兵就是硕托的底气所在,但想到长兴军的种种传闻。他还是点了点头,同意阿巴泰的建议,让朝鲜人先去探探明军的底细。

    清水坡上的张斗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十几里的路几乎跑断了长兴军的腿。要不是他们平时就在北山训练跑步,根本就不能赶在女真人离去前拦下他们。

    看着坡下的女真人张斗也是大吃一惊,不是说女真人只有600甲兵的吗?怎么还多出一倍的兵马,这些骑着矮小战马的骑兵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是朝鲜人?他们怎么这么快就投靠了女真人?难道是自己的翅膀扇的太狠了?改变了历史原有的轨迹?

    看着坡下蠢蠢欲动的敌人,张斗让长兴军排成战斗队形后立刻原地坐下休息,恢复体力。

    阿巴泰对互送他的朝鲜参将笑着说道:“安将军!这里是朝鲜地界,将军对此地一定十分的了解。这击破明军拦截的重任非安将军莫属,本贝勒在此提前祝贺安将军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安真旭得令一躬身说道:“小小的千余明军敢拦在咱们大军面前就是找死,待卑职上去砍下明将的狗头回来献与贝勒爷!”

    说完安真旭头也不回的准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