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硕托台吉可不怕你!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硕托台吉可不怕你!

    感谢l599xl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票的书友,亲们的支持就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赫海惊恐的看向地上的火折子,没有了火折子手里的火药桶啥都不是,还没有一把钢刀好使。

    他刚才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忽略了白杆枪上的倒勾。被马宝一白杆枪上勾在左手上。

    锋利的倒勾瞬间就勾开了赫海左手的皮肤,吃痛下的赫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折子掉在地下。

    他想要伸手捡取火折子的时候,马宝的白杆枪又到了。他的这一枪又快又狠,直接命中了赫海的胸口。

    赫海惨叫一声,双手死死的抓住了白杆枪。双眼瞪的老大死死的盯住马宝的脸,似乎要记住这张让他失去一切的面孔。

    马宝双臂用力口中大喝一声:“起!”

    赫海那百多斤的身体被马宝一下子就挑在枪尖,马宝借势将赫海的身体甩了出去。

    马宝的惊人表现感染了所有的长生军,他们嘶吼着杀向冲进阵来的白甲兵。

    硕托一直就跟在冲锋队伍的后面,在看到自己手下精锐的白甲兵不断的被长兴军火铳手击中落马的时候,内心都在滴血。

    这可是他镶红旗近半的精锐战力,就这样白白的被廉价的铅弹打倒,他的心是万分的不甘。

    当他看到七叔阿巴泰的策略奏效时激动的在马上手舞足蹈,当即就要冲上去砍杀长兴军。但他被剧烈的爆炸吓了一跳,女真人胯下的战马也被吓了一跳。

    若不是他们控马娴熟,惊马没准都会把他们掀下战马。火药桶这个大杀器是把双刃剑,它即将长兴军的阵列炸得混乱无比,也让女真人的战马失去了控制。

    硕托果断的下令弃马步战,他们可不是只会骑射的蒙古人。女真人真正的杀手锏就是下马步战,这些精锐的白甲兵更是步战的高手。

    他们下马冲进长兴军的阵列就开始了厮杀,随着赫海被马宝甩飞出去。长兴军的士兵终于恢复的冷静,他们同白甲兵厮杀在了一起。

    但是他们毕竟训练的时间短,根本就不是穷凶极恶的白甲兵的对手,被白甲兵们杀得节节败退。

    看着惨死在白甲兵刀下的同伴,胡铁牛的眼睛瞬间就红了。他没有请示张斗就跑向赫海掉落的火药桶,只见他抱起火药桶,捡起火折子就冲向战斗最激烈的地方。

    胡铁牛一边跑,一边大喊:“快闪开!我老胡要炸死你们这群该死的建奴!”

    张斗一看胡铁牛要拼命,也拿起狼牙棒跟在后面冲了上来。他在后面喊道:“铁牛!小心啊!”

    胡铁牛径直冲向女真白甲兵最密集的地方,长兴军的士兵见到胡铁牛抱着火药桶冲了上来,纷纷向两侧后退。那些白甲兵刚才也见到了火药桶的威力,他们也纷纷后退,生怕被火药桶炸到。

    胡铁牛冲到距离白甲兵还有10步远,用左手的火折子点燃了右手的火药桶。然后胡铁牛身体前倾,飞快的丢下火折子,双手用力顺势将火药桶推向白甲兵。

    白甲兵们看见飞过来的火药桶吓得亡魂皆冒,他们再也顾不得什么阵型了,想要逃离火药桶爆炸的区域。

    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火药桶在白甲兵的中间爆开了。巨大的冲击波将十几个白甲兵炸上了天空,剩下的白甲兵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耳朵轰鸣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胡铁牛拍拍身上尘土站起来,嘿嘿的一阵傻笑说道:“真当你胡爷傻啊!能丢出去的东西非要抱着同归于尽,真是榆木脑袋。”

    此刻的赫海如果还活着,肯定会被活活的气死。被一个头脑不太灵光的人说成是榆木脑袋,还真是千古奇闻。

    紧随其后的张斗一见到敌人呆滞的站在原地,抡起狼牙棒就杀进白甲兵的人群里。

    眨眼间就砸飞了2个白甲兵,胡铁牛也从身后抽出两柄板斧杀进白甲兵的人群中与张斗并肩战斗,马宝一直就跟在张斗身后紧随他们二人杀了进去。

    张斗和胡铁牛就像两面巨大的盾牌挡住了敌人的一切攻击,任何伸过来的兵器肯定会被礚飞。他们随手的重击每次都会击倒一个白甲兵,白甲兵们的盔甲面对狼牙棒和板斧失去了防御的作用,被他们二人杀得哭爹喊娘,狼狈逃窜。

    跟在他们身后的马宝也不含糊,他看准机会就用白杆枪偷袭。凶狠的白杆枪几乎枪枪致命,每次出击都能取得战果。

    其他长兴军见到自家主帅如此的勇猛,也都跟在后面砍杀那些白甲兵。

    战局瞬间就逆转过来,刚才还压着长兴军进攻的白甲兵转眼就被打得节节败退。

    硕托面对不断被长兴军挤压得后退的白甲兵是毫无办法,他除了在后面大喊大叫不断的许诺重赏白甲兵之外只能干着急了。

    张斗机械的挥动狼牙棒,不断的砸飞面前的白甲兵。忽然一支利箭射向他的面门,张斗抬起狼牙棒“叮!”的一声挡住射过来的羽箭。接着又是一支快如闪电的羽箭射向了他,张斗只能侧身甩头张嘴刁住羽箭。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支羽箭射了过来。张斗的脑海里划过了~连珠箭法~四个字,张斗只能使劲的低头哈腰,这支弩箭一下子射在他的头盔上。

    羽箭瞬间就破开头盔,贴着张斗的头皮从后面露出箭头。这突如其来的三箭将张斗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突然女真人的后方一个稚嫩的声音喊道:“张大斗死了!张大斗被射死了!”

    长兴军的士兵听到这个声音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的放慢了下来,而那些女真人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大呼小叫。

    张斗听见有人说他被射死了,不由得火冒三丈。他挥动狼牙棒砸飞了一个白甲兵,怒吼道:“你家张爷爷在此,有种别跑,今天张爷爷定要让你见识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他的怒吼稳定了长兴军的人心,他们欢呼着把女真人的攻势压了下去。

    那个年轻人见张斗的头盔插了一直羽箭,还屁事没有活蹦乱跳的打杀女真甲兵,也是一阵的火大。

    他又从箭壶里抽出三支羽箭,向着张斗射了过去。他的这手连珠箭法是从蒙古人手上学来的,从未失手过。

    今天射了张斗三箭竟然被张斗躲过,他心里发狠。三箭不中就射六箭,六箭不中就射九箭。只要他射下去,早晚可以射死张斗。

    这次张斗有了防备,见到年轻人又一次的向他射出三支羽箭。他伸手抓过来一个白甲兵挡在身前,将三支羽箭挡住。

    见到那年轻人伸手再一次的摸向箭壶,张斗的怒火彻底爆发了。再一再二,这人还想再三再四?

    他大吼一声把狼牙棒横在胸前,向着白甲兵就撞了过去。白甲兵们见到张斗撞了过来挥刀就斩,却被胡铁牛用板斧架住。

    张斗的狼牙棒一下子就撞到三个白甲兵的身上,他大吼一声“杀!”,全身的肌肉猛然的爆发,推着三个白甲兵向前冲去。

    那三个白甲兵竟然被张斗推得连连倒退,根本就停不下脚步。他们身后的白甲兵见到张斗如此勇猛,他们纷纷来到那三人的身后用身体挡住自己人的后退。

    胡铁牛见到张斗受阻,他也加入到推人的行列。有他们两个人的加入,白甲兵们再也坚持不住了,被张斗和胡铁牛推得向后飞快的退去。

    爆发中的张斗忽然觉得手上一轻,抬头一看面前空无一人,那些白甲兵都被他和胡铁牛推翻在地。而那个向他放冷箭的年轻人却是一手持弓,一手搭在箭壶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形怪兽。

    张斗大步的走向年轻人,脸上还露出了残忍的微笑:“射够了没有,老子今天就让你射个够!”

    那个年轻人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叫了起来:“你别过来!我所托台吉可不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