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跟我们走一趟吧!

第一百一十四章 跟我们走一趟吧!

    感谢游泳猫猫打赏的5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票的书友,亲们的支持就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张斗看着面上的几样东西露出满意的笑容,回到长生岛半月时间里工匠作坊终于制造出让他满意的装备。

    首先桌子上摆的是一面胸甲,这块胸甲是由整块钢板冲压而成。能够保护整个身体和双肩不受敌人的攻击,用时只要往双肩上一搭,然后系紧身后的皮带即可。

    桌上的第二样东西却是一个带面罩的头盔,平时可以将面罩掀到头顶,战时只要放下面罩就能保护面部和脖子不受伤害。

    桌子上剩下的却是一把燧发手铳,样子和张斗送给孙玉秀的差不多。只不过这是一把真正的杀人利器,上面没有那么多花哨的撞上。

    张斗看完这些东西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工坊做出的东西本将很满意,每个工坊重赏白银3000两。”

    下面站着的工坊主管赶忙谢张斗的赏赐,屁颠屁颠的回去报喜了。

    张斗摆弄桌上的几样东西,心思却飞到了远方的京城。按理说他个袁崇焕的战报早已送达京城,为什么朝廷还没有派人来押送硕托进京呢?

    难道朝廷看不上老奴的孙子?非要抓住阿巴泰才算数?

    自己的出路又在哪里?长生岛只是个岛屿,十万百姓万余士兵已是极限,根本就不能满足张斗的愿望。向外移民拓展海外领地已经成了头等大事,想哪里移民呢?

    学毛文龙?强占朝鲜土地养民?可惜他的铁山离女真人太近,一旦被摧毁只能依靠朝廷补给,狠人县令以断绝他的粮饷竟然饿死无数的百姓。

    往台员岛移民到是个不错的选择,趁尼德兰人没有占领那里抢先移民。但是那样就会同尼德兰人正面交锋,对于没有自己海上力量的张斗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没有强大的海军,移民只是空想

    张斗不知道朝堂上已经为了硕托吵翻了天,内阁为首的方从哲认为张斗没有抓住阿巴泰就有放走阿巴泰的嫌疑,应该让张斗进京受审。

    而内庭的魏忠贤却认为,营救阿巴泰的是朝鲜人。张斗不但击败朝鲜水师,还全歼了600女真白甲兵,抓住了硕托这个老奴的孙子,就是大功一件必须重赏。

    非封爵不能显示朝廷对有功之臣的厚待,相应的朝鲜不思君恩,反而和大明的死地建奴勾结在一起,必须出兵讨伐。

    现在天启皇帝朱由校的面前就有一群大臣在不停的引经据典的讲朝鲜国如何的对大明恭顺,听得天启一个头两个大。

    好不容易等这位大臣喘口气,他才说道:“朕登基以来,朝鲜王李侬还算恭顺,但这次他们协助建奴救走阿巴泰实在是过了,必须要给予严惩,不然我天朝上国的威严何在!”

    “万岁!祖制朝鲜可是不征之国,咱们还是下旨斥责为好!”首辅方从哲适时地说道。

    一个祖制就把朱由校给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朱由校瞪了方从哲一眼才说道:“张斗此战又立功不小,前次生擒阿巴泰,这次又抓住硕托,都是有大功于社稷,应该怎么封赏你们都议一议吧!”

    朱由校话一出口,次辅朱国祚就说道:“陛下不可!放走阿巴泰张斗嫌疑巨大,这次虽有些许功劳,但事情没有查明之前不可轻赏。万一要是查出事来,有损陛下的圣明!”

    朱由校的两个提议都被大臣否决,他一甩袍袖说道:“那就让张斗押送硕托进京!朕乏了,你们退下吧!”说完朱由校就挥了挥手,示意大臣们离开。

    几位内阁大臣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奸计得逞呢神色。只要张斗离开长生岛,那就是离开山林的老虎根本就不足为虑。到时随便拿捏个罪名也能整治的张斗欲仙欲死,如果张斗不识相除掉张斗也是易如反掌。

    到时就连长生岛也会被他们控制在手中,他们手里要是有了长生岛的强兵一样可以反攻辽东。只要能够成功,他们就是大明的功臣一定会名垂千古载入史册。

    看着离去的一种大臣朱由校就是一阵的气恼,他抓起书案上的茶盏就摔在地下,吓得一群小太监都跪在地下不敢抬头。

    魏忠贤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启奏陛下,老奴刚刚得到密奏,这是张斗擒获硕托的经过。”说着魏忠贤就把一封奏折放到书案之上。

    朱由校拿起来仔细的观瞧,看完后不由叫了一声好!

    一旁的魏忠贤脸上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知道天启皇帝最喜欢看什么!听什么!

    所以他从富户士绅手中捞银子,捞大把的银子送进宫里的内帑。各地赈灾的银子,九边将士的饷银,还有皇帝陛下的赏赐,这些都是魏忠贤费劲心思捞来的银子。指望户部的税收?那就只能呵呵了……

    他知道虽然天启皇帝不喜政务,但谁不愿意做一个开疆拓土的千古明君。所以魏忠贤就拉拢边军的武将,给他们发饷银,讨好天启皇帝来稳固自己的位置。

    虽然他的出发点有问题,但是在天启一朝朝廷始终有银子给边军发饷,有银子赈济灾民。

    到了崇祯登基处理掉魏忠贤后,文官大臣竟然说出让边军的将士搜鼠箩雀以报君恩这样的胡话。饭都吃不饱还拿什么打仗,拿什么跟敌人拼命。

    魏忠贤正是看中了张斗的战功,最近几年也就张斗在长生岛打出了几场胜仗。只要张斗成了他的人,那么他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就会越发的稳固。他在心里暗暗的想:张斗啊!杂家就看你识相不识相了!

    张斗在一个月后终于等来了朝廷的圣旨,居然是让他亲自押送硕托进京!

    这个消息让张斗感到非常的意外,他这个小小的参将怎么会入朝廷的法眼呢?

    圣旨就是圣旨,即使张斗再不愿意,只要他不想造反此次京师之行就必须得去。

    张斗带了500最精锐的长兴军坐上海船踏上前往京师之路,随行的还有长生岛的4条鸟船。

    以他们的战力根本就不怕任何海盗的劫杀,即使朝鲜水军再次来袭,也能从容的退走。

    他们路上虽有风浪,但并无多大的风险,数日后海船进入了天津卫码头。

    这里是大运河的起始点,是北方重要的物流枢纽。近几年海运发达,天津卫的码头也一再扩建,形成了今天的规模。

    在码头上张斗还看见了一条巨大的盖伦帆船,这还是张斗第一次看到西方风帆战舰的实物。巨大的船身,还有侧舷那双层的炮窗都显示这条船强大的战力。

    踏上天津的土地,张斗知道对他最大的考验来了。自己能不能取得皇帝的信任就看这次京师之行了,面对着充满敌意的东林党,自己就得抱上一颗比他们更粗的大腿。

    他们一行人盔明甲亮,人人都是一块闪亮的胸甲和头盔。唯独面罩却被涂成了漆黑的颜色,上面还画上了骷髅的图案,看上去就和恶鬼差不多。

    他们一下船就排出了整齐的队形,把囚车团团围住。周围看热闹的百姓都被长兴军的肃杀之气吓得变了颜色,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这群士兵找他们麻烦。

    最让天津百姓感到惊奇的是,数百人的队伍竟然没有一人出声,只有衣甲和武器碰撞的声音传来。百姓的心中不禁画出一个大大的问好,这些士兵到底是哪里的呢?

    不多时从天津卫城里跑出一队明军,他们来到码头就拦在长兴军面前,为首的一人高声问道:“你们是哪里的士兵,为何在天津码头聚集?”

    马宝一分人群走了出来,说道:“我们是长生岛的长兴军,奉万岁爷的圣旨押送老奴孙子硕托进京!”他的话引起码头上百姓的一片哗然。

    “他们就是长生岛的士兵啊!原来这么威武不凡,怪不得能打赢建奴!”百姓甲说道。

    “听说他们不是抓到老奴的儿子阿巴泰嘛!怎么变成老奴的孙子了?”一个不明真相的百姓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上次他们抓住了老奴的儿子,结果就在天津卫的外海让人给劫走了。整船的人都被人杀光了,那个惨啊!”这人说道一半就在那唏嘘不已。

    刚才问话的那人急了,“到底怎么回事,兄弟到是快说啊?一会悦来楼小弟请兄弟好好喝一杯!”

    那人一听有人请客,眼睛顿时亮了。说道:“上次老奴的儿子被劫走了,万岁爷下旨让长生岛的张大人再把阿巴泰抓回来。但老奴的儿子岂是那么好抓的,长生岛的张大人没有抓到阿巴泰却把老奴的孙子给抓回来凑数!”

    “啊!这位张大人可真厉害,老奴的儿子、孙子他说抓就抓!”

    百姓正议论中,从外面来一队锦衣卫。他们挥动手中的绣春刀将百姓赶到一旁,一个头目站了出来说道:“经查!长生岛的士兵有人勾结建奴救走阿巴泰,锦衣卫办案如有阻拦格杀勿论!你~你~还有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推荐朋友的书《大宋之奇葩战神》,穿越到北宋末年,秦风由文从武,身边绝美佳人不断,妻妾多人,变成了一个战神,十年时间,灭金国,西夏蒙古俯首称臣,后来秦国出现,称霸世界,世界都是大秦的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