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证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证

    孙玉秀眼含秋水的看向张斗,当看到脸上的那道疤痕,心里就是一疼。

    她能够想到张斗这段时间经历了怎样的凶险,孙玉秀不自觉的走向张斗,与之四目相对。

    就在二人要深情相拥的时候,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打断了二人。孙和斗实在看不下去,这二人简直就把他当成空气一般,竟然当着他的面谈情说爱。他这个大舅子还在场呢好伐!

    被惊醒的孙玉秀满脸羞红,一扭头跑掉了。张斗又坐了一会也告辞离去,临行前还特意说道,锦衣卫的目标是他,让孙家人不要过于的着急。

    锦衣卫北镇抚司,骆拓被人抬进了大厅。骆思恭见到自家侄子的惨状腾的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紧走两步来到骆拓的身边。

    “你们是怎么保护少爷的,还有脸回来!”骆思恭怒道,他怒目圆瞪盯着两个锦衣卫。

    一个锦衣卫惨兮兮的举起自己的断手说道:“大人!不是小的不用心的保护少爷,实在是贼人太过于的凶残,您看!”说着把两支断手都举到骆思恭眼前。

    断骨已经支出了手臂,这条手臂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被人一下子打折的。

    骆思恭又扭头看向另外一人,另一人马上就是浑身一哆嗦。他咳嗽了几声,从嘴里咳出一口血来说道:“大人!我被那贼人一脚就给废了,现在根本就用不得力气。”

    骆思恭一看这人面色蜡黄,一说话还咳血。他的气才消了几分,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搞成这样?”

    躺在地下的骆拓哭诉道:“叔叔啊!你可得为拓儿做主啊!拓儿是被一个军汉和孙家那丫头给打成这样的,呜呜呜!!!”

    “拓儿不要急,慢慢说!叔叔一定给你做主!”骆思恭说道。

    当他听说骆拓竟然是被孙玉秀踹成重伤,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人道呢!他顿时就怒了,骆思恭一拍桌子叫道:“来人!把孙元化给我带过来!”

    不多时一个锦衣卫跑了进来,跪倒在地说道:“大人!孙元化被田尔耕副指挥使给带走审问去了,到现在还没送回来。”

    骆思恭一听就怒了,田尔耕这是要造反啊!他起身爆喝道:“去!把田尔耕给我叫来!”

    不多时那个锦衣卫又跑了回来说道:“大人!田大人出去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骆思恭气得连摔了几个茶盏才怒气冲冲的坐回到椅子上,他仔细的想了一遍事情的前因后果,惊讶的发展原来张斗并不是任人拿捏的小虫子。

    田尔耕是内庭魏公公的人,而他又这么的帮张斗,莫不是说张斗是魏公公的人?想到这他的冷汗就下来了,厂卫一家不假,但是东厂可有督察锦衣卫的职责。

    而负责东厂的可都是一群太监,他们可都是直接听命于魏忠贤。自己这么贸然出手对付张斗成了也就罢了,万一要是失败!那么自己的……

    想到这里骆思恭坐不住了,他赶忙骑上马赶去了首辅方从哲的家里。

    天色刚刚黑下来,一辆马车就来到长兴军营门口。从车上跳下一人向里面递了张请柬,不多时一人就从军营出来上了这辆马车,直奔京城最大的酒楼~贵宾楼而去。

    贵宾楼是京城第一号的酒楼,他足有三层高。里面装饰的十分的豪华,进出之人都是达官显贵。

    身上不带个几百两银子最好不要进入,省的吃完饭没有银子会账。

    张斗在田尔耕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三层的包厢,一上三层就看见一群大汉占据了整个三层,他们目光炯炯的盯着每一个上楼之人。

    田尔耕领张斗上来后,就对张斗说道:“兄弟先把身上带的武器交给这位大哥,带回出来的时候再还给兄弟便是。”

    张斗也不废话,他从身上开始一件一件的往外拿东西。在几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张斗先是从腰间解下钢刀,又从怀里掏出两把短铳。

    接着又从袖口里逃出两把匕首,最后又在靴子里拔出两把短剑。

    做完这一切他才问道:“胸甲用不用脱下来?”张斗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田尔耕尴尬的笑了笑,连说不用,就带着张斗走进了包厢。

    一进包厢张斗就看见主位上端坐一人,正微笑着看着自己。见到张斗发愣,田尔耕刚忙在张斗的身后小声说道:“这就是司礼监秉笔魏公公,还不赶快上前见礼!”

    张斗赶紧把脑子里关于魏忠贤专权跋扈,残害忠良的词语摔了出去。他紧走两步来到魏忠贤的面前,右手狠狠的捶在左胸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低头说道:“长生岛守备张斗见过魏大人!”

    他的捶胸动作让魏忠贤身后的两个太监紧张不已,他们都把手扶在腰间的刀把上。只要张斗稍有异动,他们必然会暴起将张斗拿下。

    田尔耕见到张斗没有给魏忠贤下跪行礼,张口就怒斥道:“大胆张斗,见到魏公公竟然不跪,你活腻歪了不成?”他有理由发怒,张斗是他带进来的。如果张斗桀骜不驯,魏忠贤肯定要拿他出气。

    可谁知魏忠贤却摆了摆手说道:“无妨!大斗的礼节到也奇特,不只是哪里学来的啊?”

    “回魏大人的的话,这时长生岛的军礼,只向自己的上官敬的军礼!”张斗回答道,他始终称呼魏忠贤为魏大人,而不是别人口中的魏公公。

    太监是身体残缺之人,这也是他们最忌讳的事情。张斗口口声声的叫魏大人,就是将魏忠贤和其它的大臣一样的看待。这小小的马屁拍得魏忠贤十分的受用,对张斗的印象也格外的好。

    听到张斗竟然对他行军礼,那就是视自己为他呢上官,魏忠贤终于开怀大笑,连说了数声“好!好!非常好!”

    魏忠贤看着张斗说道:“大斗啊!知道今天为什么找你过来吗?”

    “卑职愚钝,还请魏大人示下!”张斗恭敬的说道。

    “三日后的早朝有很多人会参奏你勾结建奴私放阿巴泰!”魏忠贤说道。

    张斗听了大呼冤枉,“魏大人,卑职已经连杀老奴的儿子和孙子,又生擒老奴的孙子硕托,怎么可能投降建奴!”

    “大斗你别急,那些言官们还亲口说他们有证据说就是你放跑阿巴泰,而且抓回来的硕托也是你找人假扮的!”魏忠贤说道。

    “魏大人,张斗对皇上的忠心日月可鉴。他们这是在血口喷人,还请大人明鉴!”张斗说道。

    “田尔耕!你说说他们的证据吧!”魏忠贤让田尔耕说道。

    田尔耕赶紧点头哈腰的说道:“锦衣卫那里似乎有个人证,据说是那条官船上的生还之人。不过骆思恭把人捂的太严密了,小的一时间也打探不到实情。”

    这个消息让张斗吃了一惊,锦衣卫怎么会有阿巴泰船上的生还者呢!明明船上的人都死了啊?难道是他?这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还敢回来诬告自己?

    魏忠贤看着张斗陷入沉思说道:“大斗你也不必过于担心,只要杂家在定能护得你周全!”

    张斗一咬牙,下定了决心说道:“魏大人!卑职手里也有一个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