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张斗你也有今天

第一百一十八章 张斗你也有今天

    感谢篝火贩子打赏的500起点币,感谢篝火贩子给诚子发的10000起点币的推荐票红包(为您加更一章),感谢l599xl打赏的300起点币,感谢遗忘者德卡卡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票的书友,亲们的支持就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日上三竿,京城的大街小巷热闹起来。个个商铺都开门做生意,街道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唯独锦衣卫的北镇抚司门口却安静异常,就算有人经过也是小心翼翼,生怕惊动里面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活阎王。

    今日却有一个身穿金甲,腰挎钢刀的家伙大摇大摆的走到北镇抚司门前。只见他大大咧咧的对着把门的两个锦衣卫说道:“去!告诉你家的骆思恭,就说我张斗来了!”

    门前的两个锦衣卫还从未见过有人在北镇抚司如此嚣张,他大声的骂道:“哪里来的军汉,竟然敢在北镇抚司撒野。爷爷看你是活腻歪了,今天就不要走了,爷爷定要你尝尝北镇抚司大刑的厉害!”

    说着这二人就上前去抓张斗,张斗上身都没动,只是抬起脚“咣咣!!”两脚就让这两人飞了出去。撞在那扇朱红的大门上发出“咣当!”一声响。

    张斗在踹倒了两个锦衣卫后并没有停留,大踏步的来到大门前一脚就踢向朱红的大门,只听见咣当一声响,两扇大门竟然被他一脚就给踹开了。

    张斗大步的就走了进去,留下了两个躺在地下哀嚎的锦衣卫和看得目瞪口呆的百姓。

    来到正院的中央,张斗大声的喊道:“骆思恭!张斗来了,你不会当起缩头乌龟了吧!”

    这嗓子惊动了周围的锦衣卫,他们都好奇这个军汉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听到张斗的喊声,纷纷当下手里的活计向张斗围了上来。

    一个百户模样的锦衣卫恶狠狠的说道:“小子!老子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现在赶紧放下武器乖乖地跪地投降没准还能留下一条活路。要是等到咱们把你拿下,那时候可就晚了。”

    另一个锦衣卫见到只有张斗一人,也嚣张的叫道:“听百户大人的话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要是落到老子手里,可就要尝尝你小子身上肉的滋味!嘿嘿!!老子最喜欢吃习武之人的肉了,有嚼头!”这人说着还用舌头舔了舔嘴唇。

    他身边的人小受不了了,“吴刚你小子别再这里恶心人!要吃也得等老子玩够了再吃!”

    ……

    这群锦衣卫已经将张斗看做一个死人,嚣张的在哪谈论怎么处置张斗。

    “骆思恭!你是不打算出来了是吧!老子就打残你手下这群虾兵蟹将,看你还往哪逃!”张斗说着就向那个要吃他肉的吴刚冲了过去,抬起手只是一拳就打断了吴刚的三根肋骨。

    吴刚惨叫着飞了出去,落地时嘴里还吐出一大口鲜血,再也没有刚才嚣张的样子了。

    “小子,你敢在北镇抚司伤人,兄弟们上,拿下此人献与指挥使大人!”一众锦衣卫在那百户的鼓噪下,向着张斗就冲了上来。

    只见一群人将张斗团团地围住,不时人群里就会飞出一人。接着就是惨叫声从人群里传来,一会又从里面爬出一个断腿的家伙。场面一下子就混乱无比,喊杀和惨叫声乱成一团。

    骆思恭站在自己书房的床边,那里正有一位郎中在给骆拓号脉。这老郎中手扶骆拓的手腕沉思了一会,又看看骆拓的下体说道:“骆公子并无大碍,只是下体受伤严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尤其一年内不可再近女色,切记!切记!不然会有会无后的危险!”

    骆思恭刚要让人送郎中出去,就听见了一阵喊杀之声。听到声音的他就是一皱眉,在北镇抚司还有人敢闹事?

    正这时一个锦衣卫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见骆思恭忙跪下说道:“大人大事不好!有个自称张斗的军汉打了进来,咱们被他打伤了不少的好手,还请大人为小的们做主!”

    骆思恭听到是张斗打了进来,两条眉毛瞬间就竖了起来。他用手抓住那个锦衣卫的衣领说道:“你们怎么不将他抓住?”

    “大人!那张斗甚是厉害,小的们一起上也没能将此人拿下,还被他打伤不少的弟兄!”

    “废物!锦衣卫要你们何用!”骆思恭一把将那人摔在地下,自己气冲冲的向外走去。

    床上的骆拓听闻张斗竟然真的打上门来,一轱辘身从床上下来。他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说道:“叔叔!昨日被辱之仇小侄必报,今日定要将那张斗碎尸万段方消我心头之恨!”说完,他从书房的墙上摘下一支火铳就往外走去。

    骆思恭一把拉住自己的侄子说道:“拓儿不可!张斗是皇上指名要见之人,咱们只可以将他擒下却不能打杀,你可明白?”

    “侄儿明白!一会小侄就打那杀才的腿好了!”骆拓愤愤的说道,可他眼中的寒光却暴露了他真实的想法。

    当他们到了正堂大院的时候,这里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在不动用兵器的情况下,张斗就如同一只洪荒猛兽般无人能敌。

    40几个锦衣卫对他进行围攻,都被他打倒在地。骆思恭看到的就是满地的锦衣卫在哀嚎,而张斗却犹如金甲战神般站在院子中央。

    骆思恭见到张斗就大声的叫道:“张斗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北镇抚司行凶伤人。还不赶紧跪下磕头请罪,不然一会玉石俱焚,到时就悔之晚矣!”

    听到骆思恭的话,张斗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骆思恭!你是谁的人张斗一清二楚,赶快将孙元化交出来。不然张斗就天天来北镇抚司打架,看你北镇抚司有多少人禁得住张斗的拳头。”张斗说着,还举起自己的拳头挥了挥。

    骆思恭被张斗的嚣张给气到了,大明立国快300年还从来没有人在北镇抚司这么嚣张。他大声的见到:“来人呐!快将这狂徒与我拿下!”

    跟着骆思恭一同出来的十几个锦衣卫听到主子的命令,一起冲向张斗。张斗刚要拉开架势还击,就看到骆拓竟然举着火铳对准了自己。

    他赶忙闪身用一个锦衣卫挡住了自己,口中却说道:“骆思恭,你竟然让你侄子用火铳打我!难道你锦衣卫脸面皮都不要了嘛!”

    张斗可是正等着皇上的召见,所以他笃定骆思恭不敢对他动兵器,所以才大摇大摆的打上门来。如今有人用火铳对着他,那就是要不死不休的意思,他也不再留守,从腰间抽出了钢刀。

    只听见“砰!”的一声,骆拓手中的火铳冒出一股白烟,铅弹准确的命中张斗身前的锦衣卫。

    那人惨叫一声就倒在地下,再没有了动静。其他人见到骆拓竟然真的开了铳响急忙向后撤退,他们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倒霉蛋。

    见到自己一击没有建功,骆拓急忙再次给火铳装填弹丸。而张斗却一个健步向着骆思恭冲了过来,面对状若疯虎的张斗,骆思恭赶忙叫道:“拦住他!快拦住他!”

    其他的锦衣卫只好挡在张斗的面前,但他们哪里是张斗的对手。只是几下就被张斗放倒了好几个,正当张斗再次往前冲的时候,一声铳响过后,一颗铅弹正中张斗的胸口。

    张斗的身子摇晃了几下,慢慢的坐到地下。骆拓见一击建功,他高兴的叫了起来。连忙要再次装填火药,再次射击张斗。

    骆思恭见到侄子不听他的话,一铳打死了张斗,他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他回手就给了骆拓一巴掌,怒道:“你怎么不听老夫的话,他要死了你就得给他陪葬!”

    骆思恭的话吓住了骆拓,他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他将手中的火铳一丢,说道:“叔叔!小侄也不知道啊!随便一铳就打中了张斗的要害,叔叔可得救我!”

    这时一个身影从阴暗处走了出来,这人边走边笑。“张斗啊张斗,你也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