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再过来就打死你们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再过来就打死你们

    孙玉秀掉进了一个通道,她顺着通道向地下深处滑去。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眼前一亮,孙玉秀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

    她揉着摔痛的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还没有仔细打量周围的情形,就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呦呵!下来的美人可真漂亮,这次可轮到师弟我先上了!嘿嘿!!”那声音说完,就是几声淫笑传来。

    “算你小子运气好,这丫头一看就是个雏。你小子快点,要是让师傅来了,可就没咱们什么事了!”另一个声音说道。

    此时孙玉秀才借着灯光看清楚了整间石室。这间石室不大,靠近一侧的墙壁上有一个大窟窿,自己应该是从那里掉下来的。

    另一侧有门,不知道通向何处。石室内站着一高一矮两个僧人,那个矮个的僧人正一脸淫笑的走向自己。

    看着那僧人的笑容,孙玉秀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她惊慌的叫道:“你别过来!我爹爹可是六品官员,你们赶紧放了我,不然当心狗头落地!”

    “呦呵!还是个宦官之女,小弟今天可有福了。师兄你可别羡慕啊!哈哈!!”那矮个的僧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反而孙玉秀的身份还让他更加的兴奋起来。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要喊人了!”孙玉秀惊慌的喊道。

    “你喊啊!在这地下,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哈哈哈!!!”那僧人竟然放声的大笑起来。

    他们每日轮流看守在此,每次遇到掉下来的姑娘都要先玩乐一番。不然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谁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在这留守。

    孙玉秀都要绝望了,她惊慌的向后退去。几步她就退到墙角,退无可退的她伸手一阵乱摸,摸到了一直在她腰间挂着的一物。

    她连忙从腰间摘下此物,一把抓下此物上蜀锦的套子,把它对准了矮个僧人。

    那个僧人见到孙玉秀拿出的东西吓了一跳,火铳?女孩身上怎么会带这杀人的利器。

    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孙玉秀手里拿着的正是张斗那日送给她的燧发火铳。

    自从得到心上人的礼物后,孙玉秀喜欢的不得了。她每日都会带在身上,还用蜀锦做了个铳套就挂在腰间。

    闲暇时他也会缠着哥哥们教她打上几铳,所以她对如何使用火铳一点都不陌生。

    她用小手费力的搬开击锤,大声的对两个喇嘛喊道:“再过来就打死你们!”

    看到矮个僧人的迟疑,高个的僧人说话了:“师弟!你连一个娘们的火铳都怕,还是让师兄先上吧!”说着他就要走上前去。

    矮个的僧人一听就不干了,他大声的叫到:“谁说老子怕了,不就是个火铳嘛!连个火绳都没有,老子怕个屁!”

    他又恶狠狠的对孙玉秀吼道:“识相的乖乖自己脱光等着佛爷临幸,不然等下惹怒了佛爷,让你三天下不了床!”喊完就恶狠狠的像孙玉秀扑了过来。

    孙玉秀见到恶僧扑过来,她双手握住火铳用力地扣下扳机。

    空旷的石室传出一声巨响,震的所有人的耳朵轰鸣。只见那矮个的僧人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正有一个大洞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

    他抬起手指向孙玉秀,口中只来得及发出:“你……”就倒在地下,再无声息了。

    孙玉秀见到一铳打倒一个僧人,她没有像其它女孩那样尖叫。而是飞快的取出火药,给火铳装填弹丸。

    那高个的僧人见到自己的师弟倒下后只是微微的愣了下,就发现孙玉秀正在给火铳装药。

    他几步就来到孙玉秀的面前,一抬手就打掉孙玉秀手里的火铳。一只手抓住孙玉秀的衣领,另一只手抡起巴掌就要向下打去。

    “住手!”一声爆喝惊醒了要行凶的高个僧人。

    此时从门外走进来三个僧人,为首一人有40多岁。长得却是慈眉善目,不过从他眼睛里却射出两道骇人的寒光。

    他来到高个僧人的身前,抬脚就踹倒了高个僧人,怒斥道:“这人可是英国公府点名要的人,也是你们能动的?”

    那个高个的僧人不服气的道:“师傅!她打死了圆通师弟!”

    “圆通色胆包天,死了也就死了,怎么?圆明你要给他陪葬?”那个师傅话里威胁的意味明显,听得圆通一愣,然后不甘的瞪了孙玉秀一眼,退到一旁。

    见到圆明退下,他恢复了慈祥的笑容对孙玉秀说道:“女施主有礼了!贫僧慧明见过女施主!”说完还对孙玉秀双手合什一礼。

    见到孙玉秀没有说话,慧明继续说道:“女施主不必担心,你是贵人指定要的人,小僧一定会以礼相待。还望女施主不要害怕,女施主请吧!”

    孙夫人拿好了香烛就不见了玉秀,她找了整个白塔寺也不见玉秀的踪影。问了知客僧也都说没有见到玉秀,孙玉秀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在白塔寺中消失了。

    后来知客僧提醒是不是孙玉秀自己回家了,孙夫人才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思回到家中。

    正午时分,孙元化和张斗正在相对小酌。二人正在聊火铳的事,张斗正说到线膛火铳可以在200步外轻松击中目标。

    这时孙夫人急火火的从外面冲了进来,二话不说直接就把桌子给掀翻了。

    “喝!喝!喝!就知道喝,玉秀丢了你们还有心思在这喝酒!”

    孙元化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夫人,他正和张斗聊的开心。突然被人掀了桌子,刚想发火就听到玉秀丢了。也顾不得发火好忙问事情的经过,张斗也是大吃一惊,媳妇都丢了他能不着急嘛!

    听完孙夫人的叙述,孙元化就失了方寸。一个劲的在那说道:“这可如何是好!……”

    张斗却问道:“婶婶离开的时候玉秀可是就在天王殿?”

    “正是!”

    “婶婶去买香烛用了多久?”张斗又问道。

    “不过就盏茶的时间!”孙夫人已经乱了方寸,对张斗的问话有问必答。

    孙元化却怒斥道:“你整天的烧香拜佛有什么用?到头来还把玉秀给弄丢了,这些破烂香烛就是用玉秀的命换来的!”说着孙元化夺过孙夫人手中的香烛,一把就摔在地下。

    孙夫人也是失魂落魄的说道:“都是我不好,不该拉着玉秀去上香。……”说完孙夫人就快速的向墙上撞了过去。

    孙元化没想到自己夫人竟然会轻生,他拉扯不及要看孙夫人就要血溅当场。

    这时一个人出现在孙夫人前进的路上,孙夫人一头就装在此人的身上。她摇晃着倒退几步仔细一看,原来是张斗拦在她的面前。

    “贤侄还拦老妇人做甚,都是我没用,让我死了算了!呜呜!!”孙夫人放声痛苦起来。

    张斗考虑了下说道:“玉秀很可能就在白塔寺!”

    他的话让屋内的两人都安静下来,他们都眼含希望的看着张斗。

    “首先!婶婶和玉秀分开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这个时间玉秀根本就走不出白塔寺。

    其次,玉秀的性格世叔和婶婶应该比张斗清楚。她根本就不可能一个人离开,答案就是她被人挟持了。

    再者,婶婶买香烛的地方离天王殿并不远,玉秀如果发生危险肯定会大声的呼救,有什么动静应该能听到。而婶婶没有听到说明,贼人应该就是白塔寺中人,玉秀没有防备才被人无声无息的掠去!”张斗分析完,孙夫人也忽然想起了什么。

    “贤侄!老身在买香烛时似乎听到了一声炮竹的声音,但是声音非常沉闷,所以就没有在意!”

    “炮竹?寺庙里怎么可能放炮竹?那根本就是火铳的声音。”张斗喃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