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有趣的事!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有趣的事!

    感谢l599xl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的票票,亲们的支持就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午时刚过,一队士兵就排着整齐的队列向着白塔寺跑去。他们呵呵盔明甲亮,动作整齐划一,引得百姓纷纷驻足观瞧。

    在队伍后面的两匹马上,一个中年人说道:“张斗啊!虽然你在金銮殿上救了皇上一命,但你这次实在是鲁莽了。无诏调兵可是杀头的重罪,你要搜查白塔寺老哥我带上几队锦衣卫就给你办了。现在可好弄得满城风雨,就是魏公公也不一定能护得你的周全!”

    “田老哥!这次确实是兄弟鲁莽了,可是这夺妻之恨张斗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张斗恨恨的说道。

    田尔耕看向神情坚毅的张斗,小声说道:“白塔寺和英国公府的关系不一般!”

    “嗯?”张斗刚想往下问,就被田尔耕制止了。

    “此话你再问老哥也不会承认的,要以老哥只见。你还是赶紧把兵带回军营,然后去皇宫门口请罪,兴许可以平安无事!”田尔耕继续的劝道。

    “老弟!老哥我刚才可在镇抚司收拾骆思恭叔子,老弟还是跟老哥回去瞧瞧那俩人的惨样。老哥保证让他们尝尽镇抚司所有大刑,还是跟老哥回去吧!”田尔耕还是没有放弃劝说。

    但是张斗却是铁了心要兵围白塔寺,任凭田尔耕说破了嘴也是无动于衷。

    在分析了孙玉秀有可能失陷在白塔寺后,张斗就找到了田尔耕,他说未婚妻被人掳走请求田尔耕的帮忙。

    张斗在金銮殿上救驾有功,现在可是天启面前的红人,这个帮田尔耕巴不得的想要帮。

    所以他就带上十几个锦衣卫就跟着张斗出发了,可到了城外他就傻眼了。张斗不但找了他帮忙,还把500士兵都带了出来。

    这是要闹哪样?无诏调兵可是杀头的重罪,张斗这是要找死吗?他有心想要回去,但是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同出来的,现在回去也晚了。

    没有办法之下,田尔耕只好派人回去向魏忠贤报告,而他自己则是在这里劝说张斗赶紧放弃兵围白塔寺的打算。

    张斗带上田尔耕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也知道日子调兵是死罪。只要找到孙玉秀,再给白塔寺安上一个私通建奴的罪名。在场的还有锦衣卫,那样他的罪责就会小上许多,无罪有功也说不定。

    而伪造的书信就在六太保高奇亮手里,现在高奇亮可是以张斗的马首是瞻。

    他的命是张斗救的,就连他出事后家小都被张斗接到了长生岛。他现在和张斗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只有跟着张斗一条道跑到黑,所以田尔耕一找人,他就跟了上来。

    他们的速度很快,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白塔寺。到了这里张斗大手一挥,长兴军们快速的就把白塔寺围得水泄不通。

    这时田尔耕硬着头皮走了上来,高声喊道:“锦衣卫办案,无关人等赶快离开!”

    锦衣卫三个字的震慑力是巨大的,仅仅是片刻白马寺的人就走得一干二净。

    “搜!”张斗的一声令下,长兴军们冲进白塔寺开始搜查。

    张斗和田尔耕刚走进白塔寺,迎面就遇到出来的监寺和尚。这个胖大的和尚一见田尔耕就口颂佛号:“阿弥陀佛!田施主驾临本寺,贫僧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哈哈!!”

    田尔耕认识这和尚,就说道:“慧行和尚,有人称家里的女眷在你这白塔寺失踪,你如有发现赶紧把人交出来吧!”

    慧行脸色瞬间一变,马上收起了笑脸。冷冷的说道:“田施主请自重,白塔寺乃是佛门清修之地。如何能窝藏女眷,英国公可是本寺的俗家弟子。如若你不下令让那些士兵停止搜查,但是休要怪小僧去英国公那里说个明白!”

    田尔耕立马尴尬的笑了下,然后转头看向张斗。

    张斗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京师这么大的寺院不可能没有背景。不然也不会干出强掳妇人的事,如果真要只带锦衣卫来恐怕什么也干不了!

    “监寺和尚是吧!”张斗看着慧行的眼睛说道。他常年在战场上养成的杀意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看得慧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阿弥陀佛!正是小僧,不知这位施主是?”慧行说道。

    “小子叫张斗!失踪的孙玉秀是小子的未婚妻,这夺妻之恨和杀父之仇等同,慧行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哦!”张斗慢慢的说道。

    “施主请问!”慧行在张斗的逼视下额头已经渗出点点汗水。

    张斗一字一句的问道:“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孙玉秀在哪里?”

    “额!额~小僧不知,……也许回家了吧!”慧行在张斗的逼视下回答的支支吾吾,他看张斗的眼神就像择人而噬的野兽,眼中充满了杀戮的光芒。

    但是一想到事情泄露的后果,他也只能咬牙死不承认。

    这时搜查白塔寺的士兵陆续回来报信,“报!将军,已经将白塔寺搜查一遍,并没有发现孙姑娘的踪迹!”

    听到士兵报告的声音,慧行终于长处了一口气。刚才他的心几乎要从嗓子眼跳出来,生怕被那些丘八发现蛛丝马迹。

    现在听到士兵的声音如同天籁,慧行不由的直了直身体说道:“张将军,这搜查也搜查过了,佛门清净之地,将军还是早些离去的好!”

    怎么会没有呢?张斗看到刚才慧行的表情可以肯定这白塔寺有猫腻,一定是隐藏的太深了,士兵们找不到才是。

    田尔耕也不想再多生事端,他用屁股都能想到那些言官御史肯定在家里写折子参奏他们二人!

    明天朝堂上肯定又是一番刀光剑影,他没准也得跟着倒霉!于是就说道:“老弟!找不到咱们回去在从长计议吧!”

    “慢!早就听说白塔寺的天王殿雄伟,既然来了兄弟自然要见识一番!”张斗不但没有,还提出要参观寺庙。

    慧行在听到张斗要去天王殿,他的嘴角扯动了几下。带着二人就往天王殿走去,不多时几人来到了天王殿。

    站在大殿前的院中张斗先看了要偏殿问道:“那里就是卖香烛的地方吧”张斗用手一指道。

    “额!佛门重地怎能提那些黄白之物,只要在偏殿捐些香油,自然可以得到本寺一些开过光的香烛!”慧行一提到他的得意之作,就摇头晃脑的解说到。

    张斗看了眼偏殿和正殿的距离,才大步的来到天王殿。

    天王殿里面供奉了三尊佛像,张斗没兴趣知道哪都是些什么佛。他几步就来到中央的蒲团附近,发现中央的蒲团竟然是新的,和其它两个的颜色明显不同。

    他有瞅了眼一旁的知客僧,问道:“正午时分!可有位年轻女子前来进香?”

    那个和尚说道:“每天来进香的女施主都有好多,贫僧不知施主问得是哪位!”

    张斗用手指了指那知客僧,笑着点点头说了句“好!”就开始围着天王殿四处打量。

    慧行也跟了进来,见到张斗四处寻找,就说道:“天王殿只有这么大,张将军看完咱们还是出去吧!不要惊扰了我佛为好!”

    张斗冷笑着来到中央的蒲团附近说道:“这个蒲团为什么是新的?”

    慧行的脸上肌肉顿时就是一阵的抽动,他支吾的说道:“原来那个破损了,自然要换一个了!”他边说边用袖子擦额头上的汗。

    张斗用力的跺了跺脚说道:“还是让本将来试试这蒲团吧!”

    慧行心里一阵的发苦,他在心里一阵的咒骂自己的徒弟。怎么去五城兵马司调兵去了那么久都没有回来,再让这位张将军找下去白马寺可就要露馅了。

    这时外面一阵的喧哗,不多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长兴军士兵说道:“报!将军,五城兵马司的人说咱们的人无故骚扰佛门清修之地,让咱们赶紧撤走。”

    “让领头的进来,本将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赶老子的人离开!”张斗不屑的说道。

    时间不长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的将军,此人一见张斗就说道:“张斗你无诏调兵,就不怕掉脑袋吗?”

    田尔耕赶紧在张斗耳边小声说道:“此人叫廖世杰!是英国公的人,五城兵马司参将!”

    张斗笑着对廖世杰说道:“廖参将!张某让你看个有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