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瑶台山庄

第一百二十四章 瑶台山庄

    张斗来到天王殿前空地的一个大鼎旁,这个青铜大鼎已经有些年头。他被放在这里作为信徒上香之用,里面满满的都是香灰,还有几只没有烧完的香烛。

    张斗弯下腰双手抱住了鼎身,只见他双臂用力,爆炸般的肌肉一下子就把衣服撑得鼓鼓的。

    他的双腿发力,用力的伸直腰身。口中大喝一声“起!”,重若千斤的大鼎竟然被张斗抱起。

    只见张斗脸涨的通红,呼吸急促,但他还是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向天王殿走去。他的每一步落在地下都发出“咚!”的一声,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张斗的巨力惊呆了。

    他们呆呆的看着张斗,忘记了一切,就那么的看着。

    当张斗走进天王殿的时候,慧行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高声叫道:“不好!”就要上前阻止张斗,但他却被长兴军士兵给拦了下来。

    慧行干着急却没有办法,只能对廖世杰说道:“廖参将!赶快拦下张斗,他这么做是要冒犯佛祖的!”

    廖世杰被慧行一提醒,才想起来此行的目的。刚想要上去阻拦,可张斗却已经走到了中央的蒲团附近。

    他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双臂猛地发力,将怀中抱着的大鼎扔向了中央的那个蒲团。

    大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落到蒲团上面,却没有去众人意料中的翻滚着砸向佛像,而是瞬间就没入地面。

    一听见咕噜噜的滚动声过后,就是“铛!”的一声,大鼎似乎滚到地下还撞到了什么东西。

    接着地面上那漆黑的大洞里似乎传出了人说话的声音,不过经过洞穴的隆音已经听不清下面的人在说些什么。

    张斗则是转身对着慧行冷冷的一笑,说道:“慧行和尚!你不要告诉本将这个地洞你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慧行刚要狡辩就被张斗的话堵了回去,他转头看向廖世杰说道:“廖参将!这人破坏佛门净地,赶快将此人抓起来!”

    廖世杰犹豫了,他当然知道白塔寺干的什么勾当。但他也同样知道张斗是万岁眼前的红人,虽然无诏调兵。但人家却在白塔寺发现的东西,搞不好人家没事自己还要搭进去。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张斗一把抓住了慧明往地洞里一丢。说道:“你这秃驴还是下去给本将探探路吧!”

    慧行惊叫着就顺着地洞滑了下去,接着张斗也紧随其后的跳了下去。田尔耕见状犹豫了下也一咬牙跟着下去,长兴军的一队士兵害怕张斗有危险都跟着跳了下去。

    廖世杰看到这里就知道今天的事大了,不管张斗会不会因为调兵受罚,白塔寺算是完了。

    他还是明则保身的好,廖世杰一转身就带着人快速的离去,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在白塔寺一样。

    张斗在下落的过程中就听见前方传来一声惨叫,接着就是一阵的惊呼。

    他的神经一下子就绷紧了,全身关注的注意脚下。突然眼前一亮,他落到一间石室中。

    眼前站着两个僧人都手持带血的钢刀,而慧行也是身中数刀倒在血泊之中。

    这两个僧人看见张斗落了下来,先是一愣,接着举刀就砍。张斗一轱辘身,闪过这一刀。

    他抽出腰间宝刀就与两名僧人战在一团,这两人武艺不凡,都是好手。

    但他们不了解张斗,在张斗举刀劈下的时候竟然抬刀格挡。张斗的宝刀瞬间就劈断了僧人的钢刀,接着就把僧人斜肩带背的斩成两段。

    剩下的那人惊呼一声师兄,竟然从腰间抽出一把精致的火铳。张斗一见到这支火铳眼睛就红了,这把正是他送给孙玉秀的定情信物。

    他一张手就把掌中的宝刀扔了过去,圆明和尚还没有将火铳对准张斗就被张斗丢出的宝刀削断了手腕。

    火铳一下子就落到地上,张斗不理捂着手腕惨嚎的圆明。他从地上捡起火铳,小心的擦拭点上面的灰尘。

    “这支火铳的主人呢?”张斗冷冷的问道。

    圆明还没有回答,从一侧墙上的窟窿中接连的掉下来一群人。最下面的田尔耕惨叫道:“老弟!看在老哥这么帮你的份上,快来拉兄弟一把吧!”

    张斗苦笑不得的走过去拉起田尔耕,也不知这货到底是不是来帮忙的。

    他把火铳给田尔耕看,说道:“老哥请看,这就是玉秀随身携带之物。竟然出现在这秃驴的手上,玉秀肯定被他们抓走了。”

    说着张斗就走向圆明说道:“说!玉秀在哪里?”

    圆明捂着断掉的手腕,嘴里发出疯狂的大笑。

    “哈哈哈!!!那小娘们叫玉秀啊!咱们师兄弟可是整整玩了她两个时辰,最后死的时候可惨了。不过那娘们叫的声音可真好听,要是没死佛爷还想玩!”

    张斗一听孙玉秀惨死,他的眼睛顿时红了。只见他抬手对着圆明就是一铳,火光乍现时却被田尔耕推了一把。

    火铳打中了圆明的大腿,圆明发出杀猪般的惨嚎。而张斗却瞪着通红的眼睛怒视着田尔耕,最低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你干什么?”那声音就像两把钢刀互相摩擦发出的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

    田尔耕吸了口凉气才说道:“老弟!从弟妹失踪到现在也没有两个时辰,这人明显实在说谎,这你都听不出来?”

    被田尔耕提醒一下,张斗反应了过来,他连忙给田尔耕道歉:“老哥对不住了,小弟我……”

    “别说了!你要是信得过老哥,这人就交给我。你先去看看这里还有什么人?”田尔耕说道。

    半个时辰后,张斗出现在了白塔寺外。他的身边多了几十名衣衫褴褛的年轻女子,这些人在见到天日的那一刻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他们都是被白塔寺淫僧给抓来的,过段时间就要被卖到海外换取金银。

    白塔寺做这样的生意已经有些年了,他们用卖女人得来的银子来拉拢英国公府,让自己的势力越大的庞大。

    张斗在地下的洞穴中一共干掉了12个和尚,救出了30多名女子,可这些人中唯独没有孙玉秀。

    田尔耕不亏是锦衣卫的高手,他很快就带来了孙玉秀的消息。孙玉秀是英国公大公子张之极点名要的女人,早已被送到瑶台山庄。

    张斗刚要转身离去,却被田尔耕给拉住了。

    “兄弟慢来!瑶台山庄可是英国公的私产,那里可去不得。里面光是家丁家将就有数百,而且英国公掌管整个京城的京营。万一要是动起手来,咱们这点人可是凶多吉少。就算咱们打赢了,金殿上那一本咱们也受不了。

    那些勋贵都以英国公马首是瞻,咱们会变成众矢之的。听老哥的,赶紧回城找魏公公帮忙要人才是正理!”田尔耕语重心长的说道,他可不想看到自己刚刚结交下来的军中人物死于非命。他还要指望张斗多立战功,他好跟着分润一二呢!

    张斗却趴在田尔耕的耳边耳语了几句,田尔耕听完浑身一震。他吃惊的张大嘴巴说道:“此事当真?”

    “绝对千真万确!不然兄弟我也不敢擅自调兵,包围白塔寺。既然东西不在白塔寺,那就一定在瑶台山庄!”张斗笃定的说道。

    田尔耕的脸色忽白忽红了好一会,最后在张斗的一声“老哥若是不愿去,兄弟就先走一步!”的催促声中,才下定了决心。

    “兄弟!老哥这条老命就交在你身上了,此行要是没有收获,老哥的身家性命可就不保了!”田尔耕说道。

    “老哥放心!此行定能升官发财,名利双收!”张斗坚定的说道。

    田尔耕在派出一人去皇宫给魏忠贤报信后,就跟着张斗直奔瑶台山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