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谁攻打瑶台山庄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谁攻打瑶台山庄

    仅仅是五轮射击,瑶台山庄的墙头就没有家丁再敢露头了。长兴军的射击已经吓破了家丁们的胆,他们都躲在墙下不敢露头。

    长兴军们可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机会,一名刀盾手快速的冲到大门前,将一个布包塞在门下。

    在点燃了布包后,这个刀盾兵将盾牌往背后一背,转身就跑。他跑出了十几步就一下子趴在地下,双手抱头捂住了耳朵。

    “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原来坚固的大门消失了。露出了一地的尸体,十几个挡在门后的家丁被剧烈的爆炸当场就震的七窍流血,死于非命。

    在家丁们惊讶的目光中,长兴军的士兵杀进了瑶台山庄。那些家丁见到长兴军们杀进来,吓得都快尿裤子了。

    这些身穿闪亮盔甲的士兵,每个人的头上都有一个带面罩的头盔,宛如地狱来的煞神

    这些煞神根本就不说话,看见家丁就是一刀。遇到成群抵抗的家丁他们就呼唤火铳手上前,家丁们根本就不是这些杀场老兵的对手。

    只是眨眼间,瑶台山庄的家丁就死伤一地。几个机灵的家丁赶紧跪地请降,他们忐忑的看着从身边路过的士兵,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长兴军们势如破竹,直扑瑶台山庄的后院。

    张之极正和弗朗西斯谈的高兴就被眼前这个鲁莽的家丁给惊扰了,他把手中的酒杯砸向地下的家丁。

    “你疯了不成?还有人敢进攻本公子的瑶台山庄?混账东西今天不给你长点记性,就是……”张之极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巨响给打断了。

    接着从前面隐约传来了喊杀之声,张之极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顾不得训斥家丁,急忙问道:“到底是谁攻打瑶台山庄?他们有多少人?为首之人是谁?”

    那个家丁没有去擦头上的酒水,他急忙说道:“锦衣卫带来的人,那些士兵足有500人。他们都手持火铳,打得兄弟们死伤惨重。大公子!不能耽搁了,快走吧!”

    张之极听着越来越近的喊杀声,他一咬牙说道:“走!”

    张斗带人一路杀到瑶台山庄的后院也没有遇到激烈的抵抗,一盘散沙的家丁根本就不是长兴军的对手。

    接着长兴军就开始对瑶台山庄展开了搜查,让张斗郁闷的是在这里既没有抓到张之极,也没有找到孙玉秀。

    玉秀你到底在哪啊?张斗在心里默默的想。

    田尔耕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他手舞足蹈的连蹦带跳。一下子就跑到张斗的身前,说道:“老弟!还真让你说对了!你看这是什么?”说着,还把手中的两张纸在张斗的面前晃了晃。

    心情不好的张斗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找到了什么让老哥如此的高兴?”

    “书信!与建奴勾结的书信!哈哈!!”田尔耕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张斗心中一动,自己安排的证据可不是这个啊?难道田尔耕找到的这个证据不是自己安排的?

    “老弟你看!这是张之极与鞑子相约交易火炮的密信,这里还有他们之间商议火炮数量和价格的,这里……”田尔耕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此次跟着张斗得罪英国公他可是冒了天大的风险。如果不能找到切实的证据,英国公的报复可不是他这个新上任的指挥使可以抗的下来。

    张斗也是暗自吃惊,他不过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还真被他给蒙对了。

    自己准备的那些后手用不上了,既然张之极和女真人做交易,就应该小心谨慎,为什么还要冒着抓孙玉秀呢?而且在瑶台山庄也没有找到孙玉秀,玉秀会被张之极藏到哪里呢?

    打破瑶台山庄不但没有让张斗的思路清晰,一连串的问题反而让张斗的头大如斗。

    田尔耕却高兴的说道:“老哥已经让手下那帮猴崽子把整个书房里的每一张纸都带走,这次定要让英国公府上下脱一层皮!”

    张之极和弗朗西斯还有几个家丁护卫从隐蔽出钻了出来,看着金碧辉煌的瑶台山庄张之极心里一阵的愤怒。

    这是他经营多年才修建起来的产业,如今就这么被人给打了下来。最要命的是书房里的东西,张之极根本就没有想到瑶台山庄会被人攻击,也就没有将那些要命的信件藏在隐蔽之处。

    只要进入书房的人都能找到那些东西,一想到这他就是一阵的心惊肉跳。

    “京营的人到哪里了?”张之极问道。

    “有人攻打瑶台山庄,小的就派人去送信了。现在应该快到了,只要他们一到,咱们就安全了!”那家丁狗腿的回答道。

    “安全了?哼哼!敢到瑶台山庄撒野就得做好死的准备,如果放任这些丘八离去,我英国公府的脸往哪搁?”张之极发狠的说道,他是放心不下书房的东西。

    那些要命的东西可不能落到锦衣卫的手里,否则整个英国公府都要倒霉。

    而他这个主事者肯定要被英国公府上放弃,到时就算是老爹英国公张维贤也保不住他,所以这次他要来个赶尽杀绝,毁尸灭迹!

    张斗把瑶台山庄掘地三尺都没有找到孙玉秀,只是将慧明这个白塔寺的主持给翻了出来。

    慧明没等张斗用刑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给交待了,早在半月前张之极就指名道姓的交待了慧明,近期一定要将孙玉秀弄到手。

    但是由于孙元化出事,孙玉秀连经常去的教堂都不去了,整天就待在家里。这可愁坏了慧明,眼看着大公子交代下来的日期越来越近,他冲进孙府劫人的打算都有了。

    就在他们要冒着动手的时候,孙玉秀竟然主动到白塔寺来进香。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所以他们就毫不犹豫的下手。

    等慧明将孙玉秀送到瑶台山庄时,张之极却将孙玉秀交给几个红毛鬼给带走了。

    慧明还没回白塔寺呢!就被张斗给堵在了瑶台山庄。这货被长兴军抓住的时候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抓个孙玉秀会引出张斗这头猛虎。就算大公子给再多的好处,他也不干啊!

    慧明再后悔也没有用,他的下场恐怕只有千刀万剐这一个了。当田尔耕的人赶着马车要满载而归的时候,瑶台山庄外出现了一支人马。

    张之极对着身边一个将军说道:“王参将,此次剿灭进攻瑶台山庄贼人的重任,本公子就交到你手上了。希望王参将千万不要让本公子失望,京营骑军主帅的位置本公子可给王参将准备好了!”

    王参将一听,大喜过望。他赶忙谢过张之极,当下拍着胸脯保证肯定能杀光贼人。

    瑶台山庄大院,看着眼前跪着的一群家丁,张斗露出了一丝冷笑。

    “没人知道晌午运来的姑娘去哪了是吧!”张斗一抬手,慧明就被人押了上来。

    “这就是跟本将作对的下场!”张斗用手一指慧明下令道:“斩去他的右手!”

    随着他命令的下达,只见刀光一闪,慧明的一只手背就飞上了空中。接着就是烧红的烙铁烫在肉上传出的“滋滋”的声音,慧明的声音根本就不似人发出的惨叫。几息过后,慧明的声音嘎然而止,他竟然疼晕过去了。

    随着一桶冷水泼在慧明头上,他才悠悠的转醒。

    家丁们都被慧明的惨状惊呆了,都害怕自己是下一个慧明,一个个都低下头不敢瞧慧明的惨状。

    张斗看了看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家丁们,用手一指说道:“你!你!还有你!”

    被他指到的三个家丁都急忙把自己缩到人群里,如狼似虎的长兴军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们冲入人群,拖着三个人就往外走。

    张斗看着被吓得体如筛糠的三人说道:“你们不能说出让本将满意的答案,慧明就是你们的下场!”

    张斗见三人谁也不说话,给长兴军士兵打了个颜色,立刻上来几人按住这三人就要动手。

    一个家丁被吓坏了,他惊恐的叫道:“张管事肯定知道人送到哪去了,小的们只是家丁,将军放过小的吧!”

    其他两人也赶紧说道:“对!对!张管事是大公子的心腹,他肯定知道!”

    张斗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张管事出来下,告诉下本将孙姑娘的下落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