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三十章 圣旨?

第一百三十章 圣旨?

    袁崇焕用手指着秦石怒吼道:“食君之禄自当为陛下效力,如今见到金州空虚而不派兵收复你是何居心?”

    秦石还是同刚才一样的回答:“大哥没回来,我做不了主!”

    “我是长生岛县令,岛上的文武都要受本县节制,本县命令你立刻出兵金州!”袁崇焕气急败坏的吼道。

    可是秦石还是复读机一样的回答,“大哥不在,我做不了主!”

    “你~你~……”袁崇焕被秦石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他一甩袍袖,转身离去。

    在走出长兴沟的那一刻,他的眼中露出一抹凶光。既然秦石不识好歹,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秦石看着离去的袁崇焕,心里就是一阵的鄙夷。竟然趁大哥不在就像要来搞风搞雨,真是不知所谓。自己要是让他一阵忽悠就跑去攻打什么金州才是最大的傻蛋,二狗子早就把金州城的情报送过来了。

    那里就是皇太极挖下的陷阱,就连城墙都被破坏的摇摇欲坠,就等着长生岛的人去攻打呢!

    只要长生岛的人去了,皇太极就可以调动复州的正白旗力量突袭金州,到那时才是凶多吉少。

    可他还没有消停多久就有人来报,码头来了一条官船。说是皇上有旨,让他去码头接旨。

    这……,秦石陷入了沉思。这道圣旨来得太突兀了,自己这边刚将袁崇焕打发走,那边就来圣旨。

    秦石犹豫了下说道:“让人送信,就说本将方才骑马不慎落马。已经摔断了退,卧床不起。”

    秦石对报信之人说完,又交待了从即刻起封锁长兴沟,禁止任何人出入。就算是传旨的官员来了,也不许进来。

    龙王庙码头上的袁崇焕没有等来秦石,却等来秦石坠马卧床不起的消息。袁崇焕的牙齿都快咬碎了,他已经准备了最心腹的50名刀斧手埋伏在了当场。

    只要秦石到,接着传旨的机会就要将秦石格杀当场。到时长生岛群龙无首,他也就顺利的掌控长兴军。即使张斗从京城回来,也会拿他无可奈何。大不了找个罪名将张斗也一并除去,区区一个武夫还能翻天不成?

    在袁崇焕眼中,这大明的天下就是士大夫与皇帝陛下的。而他们士大夫集团还要排在皇帝之上,至于武将,呵呵……那不过是比百姓强点有限的家奴而已。

    听话的就给块骨头啃啃,心情好再给点汤水喝。对于不听话的武将杀了就是,反正天下人多的是,只要他们士大丢出的骨头上肉多,还怕没有人给他们卖命吗?

    所以他对长生岛的秦石下杀手一点犹豫都没有,可谁知秦石给他来个卧床不起。这让脱了裤子准备上阵的袁崇焕一口老血差点憋死,人都不来后面他一个人怎么演?

    站在原地的袁崇焕用力的一跺脚,大声下令:“去新兵营!”

    这新兵营全部都是从辽民中招募的新兵,由于长兴沟的军营有限,装不下太多的人,所以新招募的2000长兴军都被安置在了南台山。

    这里距离龙王庙不远,一旦龙王庙受到偷袭可以第一时间救援。所以袁崇焕把目标放在了这里,只要他能控制这2000新兵就能攻打长兴沟,到时一样可以控制长生岛。

    袁崇焕对于拿下南台山新兵是信心十足,他手上的圣旨可是货真价实的圣旨。是由内阁发出用印,唯独没有经过内庭和皇帝的许可而已。

    不要说没有见过圣旨的长生岛辽民了,就是一个熟悉大明官场的老吏都得上当。

    他们到了南台山大营就宣读了圣旨,南台山2000新兵在李光春的带领下会了黑压压一片。

    李光春能文能武,又在辽民中声望颇高,就被任命为新兵营的统领。

    当众人听完圣旨后就是一片的哗然,很多的新兵都流下泪来,一些人还嚎啕大哭。

    李光春颤抖着问道:“县令大人!大帅真的遇刺身亡了吗?”

    袁崇焕冷脸看着这群新兵,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此刻的他万分庆幸,如若不是在圣旨中说张斗在京师救驾用身体挡住了炸药的攻击,重伤不治身亡。

    那么即使有圣旨他也不一定能控制得了这些新兵,现在他告诉新兵们张斗死了,所有人都要听他的调遣,自然那些有心人就会向他靠拢。这样他就能不费一兵一卒接管长兴军,到那时他袁崇焕也是为朝廷夺回失地的英雄。

    “李光春!你可愿听从本县的调遣?”袁崇焕说道。

    李光春一时间犹豫了,想他本是秀才出身。因为不满女真人的残暴,才与大哥李遇春一共揭竿而起。怎奈他们组织起来的辽民不是女真人的对手,他的大哥惨死在女真人的刀下。

    他则是带着大哥的儿子盘儿,和妻子逃亡长生岛。在这里他又一次的感受到了激情,他在长生岛上收拢辽民组织辽民建设长生岛。

    最后又毅然从军,好不容易才升到长兴军新兵统领的位置。让他就这么放弃,还真的是心有不甘。

    他正犹豫的时候,袁崇焕在他耳边一声爆喝:“李光春!你要抗旨不遵,要造反吗?”

    李光春一个激灵跪在地下,他以首触地说道:“臣!李光春接旨!”秀才出身的他对圣旨有盲目的崇拜,袁崇焕的声音提醒了他。他还是大明的子民,大明的子民就要听从圣旨的安排。所以他心中那最后一点疑虑也打消了,开始对袁崇焕恭敬起来。

    至于下面跪着的士兵听闻大帅张斗身亡,都乱了方寸。他们自己没有什么主见,自然而然的听从了袁崇焕的调遣。

    袁崇焕拉过李光春到隐蔽处说道:“光春啊!你有功名在身,长兴军中本县最看好的就是你,你可不要让本县失望啊!”

    李光春听完袁崇焕的话连忙跪下谢恩,他现在把宝都压在袁崇焕的身上,对袁崇焕释放出来的善意自然感激无比。

    “长兴沟的秦石抗旨不遵,拒接圣旨。本县打算让你带兵去攻打长兴沟,你意下如何?”袁崇焕接着说道。

    李光春听完袁崇焕的话,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他没有想到秦石居然没有接旨听从袁崇焕的调遣,那么长兴军里恐怕只有自己接受圣旨了!自己不就成了长兴军的叛徒了吗?

    一想到这里,李光春的汗如雨下,身体也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他的样子袁崇焕看在眼里,伸手从怀里摸出圣旨往李光春手里一拍说道:“看看吧!”

    李光春打开圣旨仔细观察,发现这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圣旨才长出来一口气。他擦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大人!以卑职看,攻打长兴沟是万万不可!”

    袁崇焕一听李光春的话,就是一皱眉。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个命令就会被李光春拒绝,不由得怒道:“李光春!你要违抗本县的命令不成?难道你还是同那些乱臣贼子有所关联?”

    李光春赶忙说道:“大人!卑职的新兵营虽然有2000人,但是这些人才训练不到月余,根本就不是长兴沟那些老兵的对手。如果非要让他们去进攻长兴沟,恐怕士兵都得哗变,还望大人三思!”

    “这样啊!”袁崇焕听完李光春的分析就陷入了沉思之中,现在已经严重偏离他所设想的轨迹。

    威逼利诱秦石不成,袭杀也失败了。虽然控制了2000新兵,仍然不能控制长生岛。如果时间一长,他还没有控制长生岛而张斗又安然而归。

    到那时假传圣旨的罪名肯定会落到他的头上,内阁才不会为他这样一个小角色去抗雷。

    到时他就只剩下身败名裂,抄家灭族一个下场。袁崇焕不甘心失败,他寒窗苦读十年才考中进士,又丢下安逸的县令不坐跑去辽东苦心经营,还不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出人头地。

    他把牙一咬,富贵险中求,拼了!

    “集合左右人马!兵发金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