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给弟兄们报仇啊!

第一百四十三章 给弟兄们报仇啊!

    小张环坐在桅杆上对着下面向他观望的长兴军一耸肩,做了个无奈的手势。顿时让长兴军们气势如虹,一个小孩都能用没装燧石的火铳吓得海盗自杀,更不要他们这群训练有素的长兴军了。

    他们呐喊着杀向海盗,反观海盗们不但要与长兴军们拼命,还得时刻注意头上的小张环。谁知道这小子啥时候装上燧石给下面来一下啊!分心的海盗根本就不是长兴军的对手,只是一交手就被长兴军杀了大半。

    见事不好的钱通悄悄的溜到船舷就想跳海逃生,他刚要翻过船舷就听见空中一声铳响。一颗铅弹打在他的左臂上,铅弹的动能一下子将他的左臂的骨头,他捂着左臂大声的惨叫。

    剧痛中的钱通抬头一瞧,正好看见张环收起火铳,还向着钱通吐了吐舌头。

    钱通的受伤让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长生岛海军一战就击沉鲨鱼帮战船三十七艘。俘获了二十六艘福船,其中1号福船就有三艘。打死打伤海盗无算,光是从海中捞上来的幸存者就有两百多人。

    这些海盗都被赶到青檀岛的沙滩上,在长兴军的长枪威胁下所有人都被脱成了光猪。

    接下来就是给这群俘虏海盗剃掉身上所有的毛发,有表示反抗者一律就是一枪戳死,然后再吊到一旁的树上。

    在死亡的威胁下,海盗们屈服了。他们排着队伍挨个被剃光毛发,再被赶进石灰水中清洗身体。尽管石灰水刺激的每个海盗浑身生疼,但再没有人有怨言。他们只能默默的忍受,因为反抗的都被挂在树上风干呢!

    葛义是鲨鱼帮海盗中普通的一个小头目,掌管着一条鸟船。他曾经是海商的伙计,在东家被鲨鱼帮的海盗杀掉之后,也成了海盗中的一员。

    凭借着不错的身手,还有不要命的敢打敢拼终于熬成了一个小头目。可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就被长兴军抓了俘虏。

    看着自己等人被长兴军先是剃毛,然后又赶下石灰水洗澡,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葛义拉住前面一个海盗问道:“强哥!这群吃生米的新人,不会吃人肉吧!小的怎么看咱们怎么像待宰的猪呢!”

    他这么一问前面那个叫强哥的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在地,强哥赶紧转身说道:“葛义你小子别瞎说!要吃也是先吃你小子!”

    他们还要继续说,一个长兴军士兵走了过来。怒斥道:“赶紧快点!再磨磨蹭蹭的小心你的脑袋!”这下子谁都不敢说话,海盗们都低着头默默的向前走,都不知道这些人要怎样对待他们。

    当走到地方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搭了棚子。一大锅米粥已经熬好,香气直接钻进每名海盗的鼻子里。

    艾伦走到了大锅前,对着海盗们说道:“要是按照我的想法,海盗都应该被吊死在桅杆上,可我家仁慈的领主大人不愿意这么做。他给了你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那就是捅这个人一刀,然后你们就能享用晚饭了!”

    说着艾伦一指,原来在一旁的柱子上还绑了个全身赤裸的男人。这人所有的海盗都认识,正是他们的二当家钱通。

    海盗们犹豫了,眼前这情况不下手肯定是活不成。如果下手了,这群海盗要是走了,张虎根本就不会放过他们。

    艾伦不着急,他用木勺舀起一勺米粥轻轻的吹着。米粥的香气更加浓了,让这群饿了一天的海盗们不停的吞咽口水。

    葛义双手攥紧拳头,用力的握了下。大踏步的走出人群,来到钱通的面前,拿起一旁的尖刀。

    钱通见到有人站出来惊声的见到:“葛义!你个王八蛋!当初你跪在老子面前苦苦的求老子,老子才饶你一条狗命。如今你小子恩将仇报,大哥张虎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怒目而视自己的钱通,葛义笑了。“钱通!当初你杀了那个舵手是我二叔!”说完他就把尖刀插进钱通的肩头。

    刺完的葛义没有理会钱通的惨叫,他来到艾伦的身前说道:“我可以吃饭了吗?”

    “哦!当然!作为第一个动手的奖励,你将成为他们的首领,只向领主大人效忠!”艾伦和善的说道。

    有了第一个带头的,陆陆续续又有海盗走过去在钱通身上刺上一刀,然后去吃饭。

    饭桌旁就是鲜血淋漓的刑场,这场面还真够诡异的。

    不愿意动手的十几个海盗都被带走了,至于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反正葛义是再没有见过这些人。

    艾伦来到张斗的房间时,张斗正在看铺在桌子上的地图。

    “大人!一共有二百一十六名海岛投靠了咱们。艾伦不明白,为什么要收服这群海盗?把他们全部吊死不是更好嘛!”艾伦说道。

    “艾伦!你看长生岛在这里,福建在这里。”张斗用手指着地图说道。

    艾伦点点头,他知道长生岛距离这里非常的远,但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收服这里的海盗。

    “咱们杀光了福建的海盗,又会有新的海盗来占领这一带。到时咱们再来还要杀光他们吗?这么做太麻烦,不如在这里培养一个海盗来控制这里。那样这里不但不会成为长生岛的阻碍,还会成为长生岛今后的钱袋子!”张斗给艾伦解释道。

    “大人的意思是,今后咱们将长期占领福建沿海?”艾伦惊讶的说道。

    张斗点了点头,“不错!这里海运发达,就算不打劫过往的海商,只要在这里收取平安银子都是一笔巨款!”

    当初的郑一官就是这么干的,他将这一带海盗都收拢到自己的麾下。再收取过往商船的保护费,几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大明沿海的第一势力。

    要不是他的大腿情节发作,想要抱上满清的大腿。没准还真能做一个海外王,在东南亚再开辟一个海外华夏。

    张斗拍了拍艾伦的肩膀说道:“让那些海盗剃光毛发和一系列的举措不过是让海盗们养成服从的意识,让他们从心底里害怕咱们长生岛。日后就算他们强大了,也不会生出反叛之中。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将这条黄金水道抓在手里,那时咱们的海军才会有足够的银子建造战列舰!而你将会成为这支无敌海军的指挥官,去征服视线所及的一切地方!”

    听着张斗描绘的场景,艾伦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的迷醉。男人就没有不想征服大海的,一想自己的舰队将横行整个东方,他的心也激动起来。

    艾伦单膝跪地,做了个骑士礼。“艾伦以家族的名义起誓,艾伦及后代将永远效忠领主大人!”

    “我接受你的效忠!”

    张虎在派出钱通后就一直心绪不宁,他叫喝酒玩乐都没有了兴趣。

    这天张虎在屋内待的憋闷,他走到院子里向海面上眺望。他的营寨修在南鲨岛唯一的一处半山腰上,这里的视线很好,可以看到港口处的情况。

    看了一会的张虎收回目光,他转身就向大寨门口走去。他实在受不了岛上的憋闷,他要带着海船去接应老二钱通。

    还没等他走到码头,就听见前方一片混乱。张虎紧走几步来到码头,却看见了一条满身弹痕的福船正在摇摇晃晃的进港。

    张虎的到来,让海盗们给他让出一条道路。看着那破烂的福船靠港,张虎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这条不是钱老二的座驾,百余条战船出海只回来一条破船,这说明什么?

    一声哀嚎从福船上响起:“大当家的!给兄弟们报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