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夺船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夺船

    感谢黄少龙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灯火见人家打赏的100起点币。今日七更,希望书友们阅读愉快!

    玉秀号的炮手火炮不负众望,一轮中就命中了两发炮弹。一发打中了阿姆斯特丹号的上层甲板,打飞了一块船板,击毁了一门火炮。四散的木屑雨杀伤了十几个尼德兰人,就连多明戈吓得都趴在了地上。

    另一发击中了船首,在那里开出来了一个窟窿。那里不是什么要害,没有对多活蹦乱跳的阿姆斯特丹号起到多大的影响。

    双方的炮战在激烈的交火中,尼德兰人的船只大,火炮猛造成的伤害也大。而玉秀号上的炮手打得更加精确,他们的命中率明显要高于尼德兰人。双方一时间打成了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

    此刻的多明戈有些后悔托大了,如果没有派出另外两条战舰,或者只派出一条现在肯定是另一番情景。

    他把千里镜对准了另外两条战舰,当他看清楚那里的战局时吓得差点将手里的千里镜掉在地下。

    鹿特丹号还好,只是主帆被烧点了几块,还在同那些戎克船周旋。而海伦芬号则是要危险的多,他已经停在海上不动,从上面不断传出火绳枪的爆响还有喊杀声。

    很明显那条船已经进入最后的跳帮作战,它的前后各有一条戎克船挂在了上面,上面的大明水手正在蜂蛹的冲上海伦芬号的甲板。

    在这条船的周围还有几条戎克船在四处的游弋,找准机会就会开上几炮给大明水手以支援。

    多明戈不明白为何海伦芬会被对手围住,难道他上面那些火炮都是吃干饭的不成?

    这和海伦芬号的船长劳伦斯轻敌有关,年轻气盛的他根本就没有瞧得起围上来的戎克船。

    带着雪白假发的他对围上来的鸟船都懒得多看一眼,他吩咐自己的大副:“将他们送去海底,咱们好去围攻梅丽夫人号。那才是男人该干的,这些讨厌的戎克船都该下地狱。”

    大副指挥着海伦芬号直接就插入了七条鸟船中间,尽管他船上的32门火炮发出了震天般的轰鸣,但是对上灵活快速的鸟船基本上都做了无用功。

    打了几轮后劳伦斯觉察出了不对劲,这些戎克船怎么会有那种速度。这让海伦芬号上的炮手极为的不适应,他们不断的开火也只不过是击伤了一条鸟船而已。

    接着两条鸟船就向他首尾冲了上来,大肚的尼德兰战舰在船的首尾各有一门火炮。他们根本就拿速度奇快的鸟船毫无办法,鸟船接近了海伦芬号就使用了张斗当初对付梅丽夫人号的战术。

    神火飞鸦一出,顿时让海伦芬号燃起熊熊的烈火。不但让海伦芬号上的主帆燃烧起来,还引爆了甲板上的一处火药桶。

    巨大的爆炸让海伦芬号甲板上的水手损失惨重,不光甲板上,就连操帆的水手也有不少的伤亡。

    指挥官劳伦斯的优雅也消失不见了,他的帽子早都不知去向,假发也被四处乱溅的火星给烧焦了。

    他站在尾楼上,声嘶力竭的喊道:“炮手还击,快还击!不要让该死的土著登上海伦芬号。”

    没有受伤的炮手赶快爬起来,向着疾驰过来的鸟船射击。正面的鸟船与海伦芬号相对而行,鸟船的速度又非常快。

    只是让海伦芬号的船首炮开火了一轮就撞了上去,巨大的力道直接让鸟船的船首破碎,整条船都在海面上猛烈的跳了一下。

    但是鸟船前段安置的撞角却深深的刺入了海伦芬号的船首,尽管鸟船已经散架,但它牢牢的钉在了海伦芬号的船首上,硬生生的让海伦芬号的船速降了下来。

    蓝贵田在鸟船与海伦芬号相撞的瞬间就做好了撞击准备,他死死的抱住了桅杆,还用绳子将自己绑在了上面。

    他的小心谨慎救了自己一条性命,在两船相撞的瞬间。体型上的觉得差异,让鸟船一下子就变了形。整条船都跳出了海面,又重重的落在海里。

    船上的长兴军有很多就是准备不足,那些仅仅是用手抓住船舷的人都被甩飞了出去。很多人都被摔入了海中,更有倒霉的直接就撞在了海伦芬号的船首上,瞬间就撞成了肉泥。

    蓝贵田也被甩了出去,不过他身上的绳子拉住了他。蓝贵田也被撞得头晕眼花,他使劲的甩了甩头,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

    当看清楚四周的情景后,他也吃了一惊。这回可真的成了自杀攻击了,现在还待在船上的长兴军已经不足十人。

    还有好几个浑身是血生死不知,向他一样完好也就六、七个,还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

    蓝贵田抽出腰间的钢刀,一刀就割断了身上的绳子,快步来到船头。

    他刚才隐约听见大夹板船上的西夷人的声音向这边传了过来,如果让西夷人站在船头居高临下的射击,他们船上的这几个人都活不下去。

    蓝贵田冲到船头,从怀里摸出了火折子在嘴边狠吹了几下,原本暗下去的火头猛然变得明亮起来。他从腰间一侧的皮囊掏出一个手榴弹点燃就扔向了海伦芬号的船头,这时海伦芬号船头却探出来两个脑袋,他们看到了正在抛射的蓝贵田。

    接着西夷人就是一顿叽里咕噜的惊呼,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向着船头汇集。

    “轰!”的一声巨响,好几个西夷人从海伦芬号的船头被炸飞,惊叫着掉进海里。更多的哀嚎从船头上传了下来,蓝贵田又掏出几个手榴弹点燃丟了上去。

    接连的爆炸让鸟船上的几人清醒过来,他们纷纷跑到船头也开始向海伦芬号丢手榴弹。

    不大的功夫,海伦芬号的船头就被硝烟笼罩。幸存下来的长兴军接着烟雾的掩护将绳勾抛上海伦芬号的船头,他们开始向上攀爬。

    劳伦斯听到船头上爆炸声不断暗叫了声不好,赶紧派人上去支援。但尼德兰水手都被刚才凶猛的爆炸给吓住了,很多人都迟疑了下没有立刻上前。

    他们的迟疑给了蓝贵田机会,他第一个登上海伦芬号的船头。登上船头的他没有立刻冲向尼德兰人,而是将手里剩下的最后一颗手榴弹丢了出去。

    一个冒着烟的竹筒从烟雾中丢了出来,尼德兰人惊恐的四处找掩体躲藏。他们是被手榴弹给炸怕了,躲在掩体后对着船头的烟雾就是一阵乱射。

    尼德兰人的乱射取得了效果,一个刚登上船头的长兴军被火铳打中,惨叫着跌入大海。

    劳伦斯一见火铳手取得了战果就命令所有的火铳手向船头射击,密集的铅弹打得蓝贵田和几个长兴军抬不起头来。

    他们趴在甲板上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火铳击中。手榴弹在船头爆炸产生的硝烟被海风吹散了不少,已经可以隐约的看清楚人了。

    蓝贵田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没有硝烟的掩护,他们根本就接近不了尼德兰人。

    就在他打算冒险冲击尼德兰人的火枪手时,又是一声撞击从船尾传了过来。这次的撞击没有刚才那么巨大,只是让海伦芬号微微的晃动了下。

    接着如雨的手榴弹砸向了船尾,船尾也被笼罩在硝烟中。火铳手们不用船长吩咐调转枪口,向着船尾射击。

    蓝贵田发现尼德兰火枪手调转了铳口,他大吼一声:“杀啊!”就冲向了尼德兰人。跟在他身后的四名长兴军士兵也举着盾牌,提着钢刀杀向尼德兰火铳手。

    蓝贵田冲到一个尼德兰火铳手身前,举起钢刀就当头劈下。那个尼德兰火铳手只能双手平举火铳格挡。

    刀铳相交发出一道火花,闪过二人的眼睛。